Cheap NFL Jerseys Nike Cheap NFL Jerseys Paypal Basketball Jerseys Cheap   文藝營
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文訊 文藝營

文藝營

Monday, 01 August 2016 03:11
Print PDF

 

由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主办的第十五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在东主国的精心策划下,成功的顺利完成,为本届的文艺营划下圆满的句号。
尽管两年一度的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是在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等五个条件比较具足的国家在中轮值主办。在历届主办国的努力争取下,会员国逐渐增加,但是已经是十五届了,在亚细安十个国家里,还是缺少了老挝和柬埔寨的华文作家代表,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
我们泰国团,在团长杨玲的领队下,在七月八日一早出发,按照行程表,应该可以在中午时分到达马尼拉,但是据机长的报告,说是因为马尼拉机场的拥挤状况,我们乘搭的泰航在菲律宾灰蒙蒙的上空盘旋飞行了一个多小时,才能够降落跑道。
马尼拉机场的规范,比泰国的素旺纳普机场小多了,滂沱大雨乍停的机场,潮湿而显得寂清,只有我们一架飞机,所谓拥挤,我想应该是跑道少的问题吧。出了海关,来到机场大厅,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的大厅,竟然见不到来接机的人,幸好杨玲手机上还有联络人的电话,于是请机场的工作人员帮助拨个电话,才知道原来接机的人必须在机场外另一个地方等人,不知内情的,就变成接机的人在外面等,而到达的人在找不到接机的人,错过了也只好自己雇了的士进入市区了。
八日晚的宴会,同时举行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第十一届理事会就职典礼,以及举行菲律宾第二届尤扶西青少年文学征文比赛的颁奖仪式,三项活动一并举行,一时衣香鬓影,场面热烈。
菲律宾新届作协理事的就职礼,全体约四十名理事,服装整齐的在演奏菲律宾国歌,与中国国歌之后宣誓就职,将竭心竭力,以推动会务为己任。
望着台上清一色的高龄菲华作协理事,我们都望着林太深笑,而他,也会意的呵呵笑着。“二大爷,你还年轻,至少还有十年的荣景,加油!”杨玲说。
虽说是菲华作协的理事都是高龄人,但是在整个亚细安文艺营活动的过程中,菲华作协理事会分工合作的全心投入干劲,和认真态度,都展现了全力以赴的推动中华文化发展的坚毅意志,对扶掖年轻文化接班人的一片苦心,也真令人感动。
从大会主席,菲华作协新届理事长吴梓瑜的致词,可了解菲华作协成了至今,刚好二十周年,但是菲律宾的华文文坛,还是遍地荆棘,欲见到繁花如锦的胜景,还将是社会有心人士的不缀努力奋斗指标。这与印尼、泰国,与汶莱的华文文坛状况,真是何其的相似。
菲律宾作协主办的第二届尤扶西青少年文学征文比赛,第一届的参赛者为菲律宾华校的中学生,参加的人数二十多人,选出一、二、三等奖各一名,及佳作奖十名。第二届的征文比赛,改为年龄不超过二十八岁的菲华青年,参赛者三十九名。在当晚的颁奖仪式上,但见获奖者清一色是年轻女孩子,而颁奖者却又清一色是祖辈的作协理事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祖父在嘉奖与鼓励小孙女们。
固然,参加征文比赛的应该是男女青年都有,但为什么获奖的全是女孩子呢?个中内情,真值得令人为之深思。难道男孩子就对文艺创作没有兴趣吗?我想如果对文艺创作的兴趣,是普及性、蔚然成风的广泛受到青少年关注,那么,作品获奖的就不会清一色是女孩子了。
七月九日,为文艺营活动的高潮,发表论文、会员国会务报告、研讨会等都安排在一天的时间内举行。
通过会务报告,可以管窥各会员国的华文环境。居于各异的客观环境限制,各会员国的华文环境也有很大的差距,在聆听各国代表的报告后,最令人艳羡的就是马来西亚百花齐放的华文发展状况了。曾沛团长称,为了鼓励马华青年的写作热情,不定期的主办邀请国外著名作家主讲的文学讲座,与创设写作创作培训班,这一期的培训班,报名者三百余人,筛选后剩下八十余人。马华征文比赛,参赛者的条件,也规定必须是年龄不超过三十五岁的马来西亚公民……。
我们在四年前参加吉隆坡举行的第十三届亚细安文艺营时,参观了当地各个社会团体联合主办的文艺活动时,已感觉到马来西亚华文的繁花如锦,华文的前景正如旭日东升。尘望马来西亚所表现出来的华文水平,在会员国中,已是遥遥领先了。
在二〇一〇年于曼谷举行第十二届亚细安文艺营时才参加为会员的缅甸,在过去两届的文艺营,出席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朝气勃勃的显得充满了活力。于上一届在印尼举行的文艺营活动上,已经信心满满、摩拳擦掌的有意接办新届的文艺营活动,此番时机成熟,终于如愿以偿,约定两年后在缅甸曼德勒再见。
七月十日,由菲华作协的老前辈们亲自出马,带领游览马尼拉英雄纪念碑,与带往据说是东南亚最大的商场购物。但是各国团友在作了一番物价的比较后,只有新加坡的代表是满载而归,其他的会员国代表,都是两手空空的望价兴叹了。
十日晚,菲华作协举办欢送晚会,两天的紧张忙碌,现在尽情欢笑取乐,各国推出代表,表演除了摇笔杆外的其他才华,最后是骊歌高唱,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