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網友文選 投稿(原创-首发) 李良旭

投稿(原创-首发) 李良旭

我能堵住

墨西哥湾是美国最富饶的渔场之一,全美70%的捕虾都来自在这里,年产值达4亿多美元。此外,墨西哥湾还是鱼蟹的主要产卵地,也是牡蛎养殖场所在地。震惊世界的墨西哥湾海底漏油事故发生后,原油泄漏形成的油污带正日益逼近墨西哥湾南部的墨西哥湾暖流,一旦油污与墨西哥湾暖流汇合,将会在暖流的带动下,向美国东南部旅游胜地佛罗里达移动,而附近海域的珊瑚礁等生态系统将面临严重的威胁。

英国石油海底开采公司采用“灭顶法,”以期堵住海底管道漏油,这个方法被认为是堵住墨西哥湾漏油的最后方法。但是,几天后,该办法已被英国石油公司正式宣布失败。美国总统奥巴马闻之此消息后,面色凝重,沉痛地表示:“既让人愤怒又让人心碎。”“灭顶法” 的失败,在美国民众中引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抗议浪潮,绿色环保组织表示,墨西哥湾漏油事故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场灾难,它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海洋污染,将无可估量。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同样牵动着国人的心。人们也在深深地思考着这一事故产生的原因,以及如何才能堵住墨西哥湾海底漏油,避免带来更大的环境灾难,这也是拯救我们整个人类自已。

中国一汽集团现已退休的68岁的管道工程师易老,也一直在关注着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故。他认为“灭顶法” 之所以失败,主要是思路不对。他说,油井泄漏,地下原油受地壳压力压迫,啧出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想从外面去堵住,这就是相当于田垮了,从外边去堵一样。为此,他认为只能疏导,而不能堵,这就是“引流切除法” ,具体的做法是在发生泄漏的油井外再打一个直经的更大的油井,从而套住泄漏的油井,将泄漏的原油从新的油井中引出来。为此,易老还绘制出祥细的图纸。

美国海上石油钻井公司闻之,大为惊喜。通过实验,他们认为,易老的“引流切除法,”是目前解决墨西哥湾海底石油泄漏事故,最为科学和切实有效的办法。墨西哥湾海底石油泄漏事故,是一场灾难。但是,在灾难中,充分展现出中国人的智慧和才能。“我能堵住!”这是一种力量、这是一种精神、这是一种智慧。


假如盖茨想不开

晚上,一家人围扰在一起吃饭。饭桌上只有几样小菜,但一家人有说有笑,有时还互相搛着莱、谦让着。那一幕,给人一种天伦之乐的温馨和幸福。

儿子说,今天他看报纸,看到一条新闻,一个亿万富翁因不堪于生活压力跳楼自杀了。

母亲正吃着饭,听儿子说了这个新闻,于是,停下了碗筷,轻轻地问道,什么大的生活压力,能让一个亿万富翁选择跳楼自杀?

儿子说,听说这个亿万富翁今年少赚了二千万,被当地的另一个亿万富翁赶了上去,他不再是当地的首富了,所以感到生活压力太大就跳楼自杀了。

母亲吃惊地问道,一个亿万富翁,就是因为少赚了二千万,被另一个亿万富翁赶了上去,就为这事想不开跳楼自杀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按照这个亿万富翁的逻辑,那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被墨西哥的电信大享卡洛斯-埃卢超出90多亿美元,禅联多年世界首富的帽子被易主了,盖茨要是想不开了,岂不也要跳楼自杀?

顿时,儿子好像不认识母亲似的,不禁睁大眼晴,紧紧地盯着母亲。母亲看到儿子这个怪样子,不免有些含嗔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儿子这才缓过神来,笑道,妈妈,您说的真有点道理,假如盖茨想不开来,也有跳楼自杀的理由。

母亲有些严肃地说道,生活总有它不如意地一面,不可能处处笙歌不断,也有它另一面,另一面就是不幸、挫折、甚至是天灾人祸,你必须要有直面生活的勇气。死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如果动辄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自杀,这是一种逃避现实,回避矛盾的懦夫的表现。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你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在你的身后,还有你的父母、孩子、亲人,你一死了之,留给亲人的却是无尽的伤痛和悲哀。

儿子不知不觉已忘记了吃饭,全神贯注地听着母亲讲述。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深深地触动了儿子内心的柔软。

母亲继续动情地说道,无论在什么社会环境下,人都是需要一种灵魂为寄托的,这才是充实和明智的,否则,物质生活再丰富,手中握着钞票再多,内心世界也是空虚的,目光也是空洞和茫然的。

一直没有言语的父亲,这时也忍不住插上了话,说道,前几天看电视,看到一则访谈节目,就是那个在中央电视台 《百家讲坛》主讲《论语》的于丹,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当人在被世界改造时,应该是一种滋润的、舒展的、找到自我灵魂的状态,同时凭自己的力量又一次改变自己。于丹说,她觉得现在许多人完成的只是一种生存,一种默然存在,一种物理现象,不在一种精神状态,更多地追求一种外在的物化的东西,在互相竞争、攀比、倾轧中,却离生命中最本质的呼唤越来越远了。当遇到挫折和不幸时,根本没有想到其它解决的办法,跳接自杀成为自己唯一的选择。跳楼,好像也成为了一种“蝴蝶效应,”在竞相效仿。

父亲接着又说道,我曾看过一本书,书名叫《等待灵魂》。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别走得太快,请等一等灵魂。”书中告诉人们,人活着的世界,应该帮助我们完成心灵的遨游,灵魂的充实,这才是接近生活中最朴素、最自然、最壮美的一种人生穿越。

儿子静静地听着,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深深地击中他内心的柔软,他突然离开座位,走到父亲和母亲的身边,轻轻地拥抱了他们,目光中早已泅上了一片晶莹。


老翁旁边的小女孩

央视著名记者柴静深情地回忆起了十年前采访吴冠中时的一幕感人情景。虽然已过去十年了,但谈起那次采访,柴静依然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吴冠中说,鲁迅先生曾写过一篇小说,叫《过客》。在这篇小说中,描写了一个叫过客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一直在路上奔走,很辛苦、很艰难。有一天,快到黄昏的时候,他碰到了一个老翁,就问这个老翁,前面是什么?老翁说是坟墓。他又问,坟墓之后呢?老翁说,不知道。

这时,老翁旁边有个小女孩说道,不,不,不是的,旁边还有许多野百合花、野蔷薇,我经常去玩。

仿佛石破天惊。老翁惊讶的目瞪口呆,嗫嗫嚅嚅地问道,我怎么没有发现过?

吴冠中说,生活中,有人往往用《过客》中老翁的目光去看待生活,无论身处什么样地生活境遇,总是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目光所及,就像是一个个坟墓,心如死灰,昏昏噩噩,活的毫无生机、毫无色彩。在他们的生活中,缺少的正是小女孩的那种发现,发现生活中的美、发现生活中的艳、发现生活中的丽。

吴老说,他刚从巴黎回国时,他的绘画曾有一种很深的“梵高的印记。”绘画上有一种很深的灰暗、沉闷的色彩,与现实生活有着一种很大的差距。

看着这些画,他常常柔媚千转,心绪难平。他感到,他的绘画缺少一种活泼、轻松、明快地的色彩。痛定思痛。他一改往日的颓废、灰暗的色彩,用一种明快、艳丽的色彩去描绘生活、赞美生活。

他欣喜的发现,从此,他的绘画,跳出了以往的窠臼,绘画出的是人生的欢快和精彩、人生的妖娆和娉婷、人生的婆娑和绽放。

就这样,他一路走下来,从没有颓废和萎靡过。即使是在“文革” 期间,他被迫下放劳动,他仍然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十分简陋的环境下,用手中的画笔,画出一副副精美的作品。

特别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吴冠中在下放劳动中,在恶劣地生活环境下,吴冠中得了严重的肝炎,就连医生也感到束手无策。吴冠中听说后,哈哈一笑道,噢,那我可要抓紧时间了,我还要抓紧时间去画几副画呢。

吴冠中回到家中,立刻抓紧时间作画。画,画了一幅又一幅;笔,画了一根又一根;纸,画了一张又一张,他就这样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沉浸在美的生活向往中,将身体上的疾病早己忘的九宵云外了。

“文革” 结束后,吴老忽然想起自己得的严重肝炎,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于是,他画完一幅画,抽空到医院去检查了一下。医生检查后,吃惊地说,你的肝炎已痊愈了,一点问题也没有了,真的不可思议啊。

回忆过往,那一幕一幕情景仿佛又在眼前浮现,不再感到遥远和陌生。吴冠中诙谐地说道,他的肝病不治而愈,这也许是他一直用老翁旁边的小女孩的目光,去看待这个世界,用美好、乐观的意念战胜了疾病啊。

吴老的一席话,顿时,让人心里溢满了柔软。

柴静说道,吴老是智慧的,他教会我用老翁旁边小女孩的眼光去看待生活。用这种眼光去看待生活,再多的灰暗,也会变得一片明媚和锦绣。

那一刻,柴静的眸子里泅上一片晶莹,她仿佛沉浸在一种巨大的幸福之中,沉浸在无限地憧憬和希望之中。


都是苍蝇惹的祸

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东厅就医改问题发表演讲时,发生了一件非夷所思的事。一只苍蝇不知从哪里飞到这间十分干净、清洁的房间里。这只苍蝇对奥巴马好像很有好感,它不停地在奥巴马脸旁飞来飞去,还发出嗡嗡的声响。

这只苍蝇发出的声响通过麦克风,不时传到正在现场采访记者的耳旁。人们这才注意到,是一只苍蝇正对奥巴马“情有独钟,”“脉脉含情” 的围绕着奥巴马头顶旋转。

奥巴马几次用手驱赶这只苍蝇,可这只苍蝇过了一会儿又飞了回来,甚至一度还停在总统的嘴唇上“亲吻,”数次中断了奥巴马的演讲。奥巴马瞅准时机,眼疾手快地顺手拍死了这只苍蝇。这一幕,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的真真切切。

没想到,奥巴马拍死一只苍蝇,却招来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不满,他们走上了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因为这只苍蝇惹的祸,白宫卫生大臣不得不引咎辞职。奥巴马的这一“神掌,”还被美国《时代》周刊评出年度十大动物新闻。

人们戏笑道,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苍蝇对奥巴马“情有独钟,”奥巴马很有可能是一只有缝的“蛋” 。

美国一名叫马克-波特的主持人,近日在NBC电视台的“今日秀” 节目中,报道墨西哥湾漏油事故时,遭遇了一只苍蝇的“骚扰。”驱赶未遂后,马克急中生智,张嘴吞下了这只苍蝇,然后,面不改色地继续主持节目。

没想到,马克吞下了这只苍蝇的画面被全程直播,许多美国观众目睹了马克吞下这只苍蝇的情景。人们在一阵惊愕之中,不禁对马克的敬业精神所钦佩,观众顿时好评如潮。马克主持节目的收视率,一度扶摇直上,成为电话观众最喜欢的节目之一。

马克吞下这只苍蝇后,不仅受到电视台老板的嘉奖,而且他还收到了许多妙龄女郎的求爱信,在信中,女孩子们写道,马克先生,你能毫不犹豫地吞下一只苍蝇,并且面不改色,气神淡定,使我看到了你的勇敢和果断,嫁给你这样的人没错。

苍蝇在人们眼里尽管形象萎缩、丑陋,而且总是依赖肮脏生存、传播病菌,但是,在澳大利亚人眼中,苍蝇却是美丽的天使化身。人们敬畏苍蝇,热爱苍蝇,与苍蝇共舞,成为一种生活时尚。

在澳大利亚,人们还将苍蝇的形象搬到钱币上,给了苍蝇无上尊崇的地位。苍蝇,是澳大利亚人的骄傲。原来,澳大利亚是个美丽得上人羡慕,洁净的令人吃惊的国家。苍蝇为了生存,已经彻底改变了饮食习惯,不再吃腐烂、变质的东西,而是专吃植物的浆汁,像蜜蜂一样采蜜,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幸福和甜蜜。在澳大利亚,青年男女谈恋爱,馈赠最美的爱的信物,就是用苍蝇做成的美味食品。

相传,在18世纪初,澳大利亚白人与当地的土著人曾暴发出一场激烈地冲突。原因就是土著人对苍蝇不恭,随意剿灭苍蝇,使苍蝇惨遭涂炭。冲突的结果是,苍蝇也成为土著人敬恭的生灵。白人与土著人,从此和睦相处,莺歌燕舞,一片亲如兄弟的景象。

真可谓是,成也苍蝇,败也苍蝇。苍蝇,它让人欢喜,有人忧。苍蝇,演绎出几多欢歌、几多悲伤,真的剪不断、理还乱。这一切,都是苍蝇惹的祸。


大人的世界

他说要带儿子到饭店去参加一个聚餐。儿子才七、八岁的样子,听说要到饭店吃饭,立刻显得很兴奋,连跑带跳的。

一路上,他不停地殷殷地叮嘱着儿子,见到人,一定要喊叔叔、阿姨好,吃饭时,不要只顾埋头自己吃,要学会给旁边的人搛莱,看到那个坐在正中位置的人更要多喊他几句,那是个最有权的人,一定要多拍拍他,还有,要不时看着我的眼神行事,要会察言观色。

儿子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显得有些失望地望着爸爸,说道,爸爸,带我去吃个饭,我要做这么多事吗?还有,什么叫多拍拍他?什么叫察言观色?

爸爸听了儿子的话,将眼睛一瞪,说道,那当然!拍拍他、察言观色这些东西你慢慢就学会了。

儿子听了,小脑袋耷拉了下来,刚才的兴奋已一扫而光,神情变得有些落莫。

餐桌上,儿子变得循规蹈矩,不时用眼晴瞥向身旁的爸爸,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爸爸仿佛一点没有瞧见,只是不停地和那些大人说笑着。他们又是碰杯,又是递烟。儿子看到,爸爸和那些大人们吃的很开心。那个坐在中间位置上的人不知说了一句什么,爸爸和那些大人们立刻赞不绝口,连连称好,那个人的脸上就露出一种得意的神色。爸爸还和身边一个胖阿姨不停地说笑着,有时两人还有手互相打来打去,显得很亲密的样子。儿子看见了,说不出为什么,心里面,还有一种酸酸的味道。

儿子不知道大人们在餐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话要讲。他被香烟烟雾呛的不停地咳嗽。他有些困惑地用眼晴瞥向爸爸,仿佛有点不认识似的。爸爸在家可不是这样的啊,餐桌上,轻声细语地和家人交流几句,哪像现在这样子,声音很宏亮,震的他耳朵都发抖,这酒喝的一杯又一杯的,眼珠子都红了,真吓人。

这餐饭终于吃完了。儿子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觉得这餐饭吃的一点也不快乐。他看到,爸爸和那些大人们一个个面红耳赤,手握了一篇又一篇,还有说不完的话。爸爸还和那个胖阿姨不知耳语着什么,逗的那个胖阿姨咯咯地笑个不停,全身的肉都在一颤一颤地抖动,还娇媚地骂了爸爸一声死鬼什么的。

晚上,儿子做作业时,听到爸爸对妈妈嘀嘀咕咕说起在饭店吃饭的事来。只听到爸爸说道,今天在饭店吃饭,我们主任那个傻样,说话一点也不风趣、幽默,我假装喝彩、叫好,他也听不出来,还在那傻笑。我看到他那个榆木瓜脑袋,恨不得用酒瓶去砸他那个光脑袋,以解心头之恨。他凭什么当主任,写不能写,讲不能讲,只会拍马屁,我恨不得哪天他给车撞死,这主任让我来当。我要能当主任,能力肯定比他强,我要是当了主任,一定要让咱们家早日走上富裕的生活;还有我们科里的那个肥婆,长的一身横肉,难看死啦,我和她逗趣都恶人,要不是看着她老公是局长,我才不和玩嘴呢。没办法,喝了那么多酒,抽了那么多的烟,全是逢场作戏。

儿子吃惊地看着爸爸,这爸爸说的话,怎么和在饭店吃饭时讲的一点不一样呢!儿子惴惴地小声问道,爸爸,我听到,你说主任讲的话最有水平,一直是你学习的榜样,和家人常常念叨着他的好;还有你说那个阿姨长的很富态很漂亮,心里面一直想着她,没有说她长的像肥婆啊?还有,您说的“逢场作戏” 是什么意思啊?爸爸,您也会演戏吗?

爸爸听了,把眼一瞪,又把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掷,发出“咚” 地一声响,吓了儿子一大跳。只听见爸爸严厉地说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懂什么?这家里家外能说一样的话吗?

妈妈在一旁也帮腔道,这大人的事,就是这样的,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儿子两眼露出迷惘的神色,眉头紧锁着,仿佛有了重重的心事,心想,这大人的世界真怪啊,为什么必须要这样说话?这就是爸爸说的“逢场作戏” 吗?我长大了也要学会“逢场作戏”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