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網友文選 泰国博物馆

泰国博物馆

文/黎紫藤

对一个地方要有总体上的印象,到当地的博物馆(或叫文化艺术中心)是个不错的选择。
去泰国博物馆看看,一直是我来泰计划内的景点。恰逢我们风俗学老师也要组织我们去参观,也就免了很多麻烦。,尽管作为课程任务的考察是带了些粗糙,但总算从展出的实物和文字说明对泰国作了基本了解。
讲解员竟是馆长。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是外宾的缘故。尽管之前我们等馆长,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但来泰这么久对于泰国人的这份拖沓闲散,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再说馆长是那种发胖得带了点可爱的圆墩脸,永远地笑容可掬,话语也和蔼,一见着他,内心的那点怨又怎么都发作不了了。
馆长首先给我们介绍的是泰国各个地区的方言,而泰国是分东部,东北部,中部和南部的。想不一个幅员不是很大的国家,各地区的方言竟差别如此之大,尤以东北部和南部差别表现得最为突出。语速也由北向南减慢并且越来越简洁。大抵这与生活的安逸程度有关吧,。单说热带这一天然环境也够优越了,而越往南越滨海,而环境的优裕,却往往削弱了竞争意识,语言表现仅仅是一方面。
语言学从来就是很枯燥的,即使对于学语言的人来说。好些同学已经向前探了。
博物馆是地下室洞型构造。入洞口就是两塑野人,正在用石器切兽肉的场景。这反映的正是班钦文明,介于新旧石器时期之间。这是泰国考古界的新发现,而班钦人是何许人,至今还是个谜。但很奇怪仍需待考的事情竟这么快这么早就定位了,我不知道他们的子孙后代都怎么想像自己伟大祖国的历史。而放置在玻璃窗内的石器和陶片,却怎么看都觉着心里毛毛的。平素学的那点东南亚历史常识又加重了这份心绪。
一路上,馆长都滔滔不绝。当讲解到苏可泰时期,泰国第一王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整个展厅从入口到出口,就是整个泰国的历史。而大王城后期和吞武里时期部分无疑是最我们关注的,不仅是因为我们修过东南亚近现代史,对被侵略和侵略有着不自觉的警觉,更因为这对历史有着令我们和泰国人都倍感骄傲的华人儿子。
当介绍到各地的风俗起居时,我好奇地问了一下,现在还有有吗?同去的泰国朋友说有阿,说他都见过。余秋雨在《千年一叹》的感喟“其实,很多地方是与现代文明无关了”一下子就笼罩了心绪。谁会想到那曾号称“亚洲五小虎”拥有着亚洲最大的国际机场和最大香米出口的国家,竟还有用三牛践踏的办法来脱粒稻谷的,且拜田神不说,放迦那(一种龙模样的烟花)不说,且许多风俗的东西可以做为传统传承去理解不说,那么那巨大的香米出口,又都应该费多少牛力和人力支撑呢。先前来泰时总嫌泰国的米贵,现在竟觉有些惭愧了。
我们还参观了民间传说尊塑,而这些传说又多是神佛故事。有个叫十面佛的,馆长叫我们数出十面来,却怎么数还只是九面,原来所谓的“佛”是带了面具的,最后一面就是真脸了,很有点玩IQ的感觉,接下来馆长介绍的几尊,也都颇有这玩笑的成分,只不过有两尊是类似男女青年起舞的佛,少了些神的神秘而显得更接近人性。原来,先前我们学的泰国舞蹈关于划臂这一动作的含义仅只是“来去”。
最后是了解泰国文字的演变。泰国文字创造较晚,是苏可泰时期一个叫兰甘亨的国王根据孟文和吉蔑文创造的,受巴利文和梵文影响较大的,自然,受广西的壮语影响也很大,广东潮州话和广西的其他方言也有一些,诸如泰文发音是“nong”这一词汇,竟与玉林话出奇的一致,语义都是“孩子”,而泰国历史是有源于百越之说的,从这方面上看,确实有可信之处。
从泰国博物馆出来时,馆长还心致昂然说了好些时候,还谈到有个大学以兰甘亨命名的呢。本想问问大学都怎样他们的语言学专业又都怎样的,可惜我们负责接送的校车已经等候在大门了。只好辞别。
大概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我想。不然,那就太有对不起老国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