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網友文選 今石 诗集

今石 诗集

今石,原名辛华,祖籍中国山东,出生中国海南。现居泰国,为泰国华文作家协会会员。业余时间爱好文学创作。写诗、散文、小说,作品散见国内外华文报刊。 2002年和文友合集出版《湄南散文八家》。

黎明

一只瘦弱之手
吃力地剝着蛋殼
苍白对着苍白
等待着,深深地等待着
浑身裸裎

〈诗外〉我每天常日未出而作,吃煮鸡蛋吃出“黎明”。相信想象应奇险,又,“功夫在诗外。

春天

一支歌展翅 从天空飞落
原野上 千千万万只
鹅黃色尖尖的小嘴
合着和谐的节拍 唱了起来
太阳把歌声录在光盘上
在广袤的土地播放

〈诗外〉我歌唱生命,我的诗在春天的原野起舞。

血泪九‧一八

我们不记恨某个民族
只是警惕那一只黑手
会不会再长起来 再伸出来
让中国人耿耿于怀的
“精神胜利还魂曲”的箫管
时至今日 有几张嘴皮还在吹

〈诗外〉昨日的血与火,使我的诗加倍沉重起来。

蜻蜓

从沙漠飞来的直升机
向我俯沖 沒有发射导弹
只给了我一个飞吻:你好
有幸来到你的荷塘
参加青蛙王子的婚礼
停在綠色机坪, 点燃红色蜡烛

〈诗外〉大自然的和谐。人呢?

寻找

在你的眼睛里
那条红线的头
在我的眼睛里
钉挂轴的地方

〈诗外〉情诗写得含蓄蕴藉,朦胧且有情趣,是我追求的方向。

咖啡

她离去的午夜
我隔窗把你扔掉
在你弧形的流浪中缩短我

隔夜我又把你寻回来
在小诗磨坊里延长我

〈诗外〉交友要直肠直肚,写诗当拐弯抹角。另记:当今心静谈何易?我静心写不来诗。这不,啜饮咖啡间,恶耗传来:咱们的小诗没座位了!

打坐


朋友坐在树叶上
我說:我从天上转了又转
还是坐回了地上
朋友问:你没带回啥?
我說:有啊 六袋蟠桃
还有呢?呵 王母身边一小丫

〈诗外〉写诗用暗示法,心更明。

嘴功

亿万吨的口沫
汇集成洪災 淹沒
隆隆机声
无边稻菽 听──
饥馑的肚皮
在哭泣

〈诗外〉诗在历史这面镜子前,时时掩之,时时思之,时时有感发之。诗是要写史的,能留得给后人最好。

柿子熟了

光禿禿的树上
挂满灯笼
照亮了秋天的原野
在往后生命有限的岁月
让我也成为一盏吧
就挂在路边

〈诗外〉诗是我生命之灯。是我心灵火花一闪的剎那,抓来点燃的。

雨夜

人生掀起了台风 这夜
雨是带著情绪来的
心中顿成一派茫茫泽国

洪水泛著酸甜苦辣一齐涌上。
远处是谁推过来一条小船?
呵!船头站立着一盏璀璨的明灯

〈诗外〉想起那条船,想起那盏灯。湄南河的水手呵,您去了哪?我的船正在河中央打着转儿。诗要形象思维,心境刻画尤须。

心在荒郊踯躅
它把眼睛给甩了
眼睛装下太多的事
还责怪心
不去命令手和脚

〈诗外〉诗无“留白”,味同嚼蜡。“留白”为我主攻课题。

脚踏实地

跑累了 纵身跳进湄南河
悠哉乐哉 我随波逐流
河水把我冲进大海

才逃出鲨口 又落入暗流
河水把我又揽回怀里
一掌推回岸上

〈诗外〉大写我之歌,“自己的灯塔,自己的路”。交愿意交自己的友。不羡慕谁,不看低谁。不抬高自己,也不压低别人。一切隨緣易知足。

风兰花

你是一只洁白的鸽子
站在春风綠色的头顶
展翅欲飞往何方?

往北飞?啊!真好!
请衔起我的心愿和您的芬芳
一起交给那块黃土地吧!

〈诗外〉故乡,您是我诗流之万源之源;是我诗情之万爱之爱。


松树

你搂紧岩石 岩石搂紧你
山沒有倾斜
天沒有挪移
地沒有陷落
鸟儿高唱
花儿开放

〈诗外〉爱,就有鲜花,就有歌声。爱的春天一直站在我的笔尖。


蚂蚁

那天我扛着米袋
你们扛着几粒米
迅即排起雄壮的队伍

齐步走一二一 军歌嘹亮:
咱们一肩扛起山一座
这就回家把饭做

〈诗外〉用心观察大自然,发现和谐。

台风雨

让上升飞行的纪念
随着这眼窝里的泉源
降落在干热的土地
渗进黃色的尘埃下
埋着的鲜红色的河流

〈诗外〉苦难和挫折咽到肚子里,竟发酵成一缸诗。


下雨

岁月走过来
携起清风
打开窗子

让天泉淋下 涤去我
心上厚厚的灰尘

〈诗外〉找到诗就找回自己。

新鲜的我
喷薄着无边的热
太阳织出
一条七彩绶带
为我披上

〈诗外〉自己理解自己,真好!

石头

昨天播下心去
今天一鼓
轰!就蹦出一只猴王
舞动起如椽大笔

〈诗外〉我的笔名之由来。

苍蝇

在窗玻璃上写诗:
看到光明 並不等于
就有出路

谁来做第一只?
勇敢地用头去撞击
击出一条小径

〈诗外〉诗当自辟蹊径。

蜂鸟

你是认同那蓬荨麻的么
你也认同我吧 与我分享早餐
在汗湿的锄头旁
共听露珠从你的心头
滾过我的心头 弹唱起
各自小小的幸福

〈诗外〉爱,从爱小生命开始。这些年,我的笔关注着自然与人之和谐。


演奏会

手指牵着音符飞上天
头跟著起舞 晃起笑靥
靜靜的天籁 响起一泓清泉

心飞起来 整个身体飞起来
山凝神 海屏气
枪炮止了息

〈诗外〉诗是喝止不了炮口的。她亦明此,却仍顽强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蝴蝶

几十年前的手指
曾悄悄地触动
像电流传入心中 颤抖至今
我停留在花丛中 呆呆望著
这条红黃相间的裙子

〈诗外〉诗一旦插上想象的翅膀,就海阔天高。

嫁接

植物学家在蕉茎上嫁接
接活了“红富士”
伟大的文学家
“波”的一声
把滾热滾热的初吻
贴在了祥林嫂的唇上

〈诗外〉诗不尽然是琴,也是针。

因为

因为人要吃老虎
老虎才吃人
因为蚊子要吸人的血
壁虎才吃蚊子
因为要补身
有的人把壁虎吞了

〈詩外〉人性的證明。

秋山图

空山当须空心来画
方显得天更高山更远

至于那一抹綠来一抹的黃中
更生色的 用枫来点

画家說 枫着色
絕好采自诗人之心血

〈诗外〉生命之诗当用心血来写,余一贯笃信“诗品乃人品”。

不忘七‧七

这两只石夯
一只夯在我的头
一只夯在我的心

七十年来,分分明明

〈诗外〉在历史面前,我把燃烧的诗句高高拳起。

秋思

白桦树叶铺满
乌苏里江北,被切割去
那一大块奶油蛋糕

我抓着心 在分辨
那一片叶子是清朝落下来的
失去的 就再也回不来了

〈诗外〉民族的屈辱,令我的诗辗转难安。心就是诗,诗就是心,“自有诗心似火烈。”

反叹问

昨夜玉皇下巡东海
我急去请问:桥成可有时日?

它神情凝重 戚然问我──
背祖离宗邪气上升

祥和之气必然稀薄
唉──桥成可有时日?

〈诗外〉我向诗神祈愿:一桥飞架两岸,天堑变通途。

我努力挖掘內心深处的水井
要和万千甘泉汇集一起
流向荒漠,流向火焰山

一天清早 那万紫千红的梦
终于让鸽哨牵着
捎给了太阳
〈诗外〉在枯涸的心灵,我当努力用笔去掘出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