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理论纵横 贾宝玉论(上篇)──从佛家文化视角看宝玉

贾宝玉论(上篇)──从佛家文化视角看宝玉

刘再复(中国)

贾宝玉论(上篇)

──从佛家文化视角看宝玉

(节录者按:这篇“贾宝玉论”(上篇),是刘再复教授特为泰国朋友而作,从佛家文化视角看宝玉。我读了数遍“红楼梦”,总觉得贾宝玉太痴,却未能从心灵的角度来研读、来体会、来感悟、拜读刘教授的全新论述,精神为之一振。可一比:从“心是菩提树”向“菩提本无树”的质的升华。

 

由于篇幅所限,刘大师的讲稿未能全文刊登,笔者不揣冒昧,加以节录,以享读者。由于摘录者水平有限,挂一漏万,在所不免。且本节录未经大师过目,文责当由笔者自负。好在教授留下句话:讲座是在你们国家举行,你们可自行处理(大意)。稍感安心。节录者:林太深识。)

 

 

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具有多重甚至千百重暗示,不可本质化地用某个概念来规定他。

 

所以必须用多种视角观关照才能看清看明。我选择的是释、道、儒三个文化视角,并用上、中、下三篇阐释“释之宝玉”、“道之宝玉”和“儒之宝玉”。从儒的视角上看,宝玉是拒绝表层儒(君臣秩序)而服膺深层儒(亲情)的“赤子”:从道的视角上说,他是不为物役也不役物,逍遥自在的“真人”;从释的视角上说,可以用一个字表述,这就是“心”字。今天我们就讲“释之宝玉”。“贾宝玉是谁?是什幺?”我将断然回答:贾宝玉是一颗心。贾宝玉的心灵是创世纪第一个黎明出现的心灵,永远清新。

 

从哲学上说《红楼梦》是王阳明之后中国最伟大的一部心学,是意象性、形象性的心学。“心者,性者,天者,一也”(《传习录》语),一以贯之的是心灵一元论,我所以不薄高鹗的续书,就因为他保留了曹雪芹原作的心灵一元论,在一百一十七回中,挂在他胸前的“玉”再次丢失,当宝钗与袭人慌张寻找时,他说了一句石破天惊之语:“我已经有了心,要那玉何用!”这是他对人生的一次总结。人生的根本,是“心”而不是“玉”,即不是“物”。

 

从俗谛上说,贾宝玉是贵族府第中的“富贵婴儿”,从真谛上说,他则是超越父母府第的宇宙婴儿,心灵仍然是包容天、地、人。它天人无分,物我无分,内外无分。它爱一切人,宽恕一切人,接纳一切人。在他的心目中,既没有敌人,也没有坏人。带有“神性”、“佛性”。

 

贾宝玉的心,说到底是一颗大慈悲之心。更重要的是始终守持一种无分别心,也就是没有等级分别、门第分别、尊卑分别、高低分别的情怀。他一直保留着一个本真的自己,也用本真的眼睛本真的心灵看到他人真实的存在,即不是看到被概念所歪曲的面目(“奴才”、“奴婢”等)。他常颠倒世俗世界的位置,忘记自己的贵族主人身份,贾宝玉的心未被世俗的概念所遮蔽,也就未被世俗世界的等级观念、门第观念所遮蔽,也就保持原有的本真之心,毫无势利之心,也正是最美最纯的心灵。

 

他的无分别心,乃是天性,乃是自发性,无意识性。心灵深处,天生所具有的佛性。这种自发与无意识,便是心灵。

 

他的无分别心,也正是佛心。

 

贾宝玉的悲天悯人,没有世俗缘由(功利原因),也没有特定对象。它的大慈悲,乃是无缘无故的慈悲,无边无际的慈悲。佛家称这种无对象(爱一切人的无量对象)、无目的(无功利目的的无量之爱)、无原因(无动机的无量关怀)为“无缘慈悲”,这乃是慈悲的最高境界。

 

贾宝玉的慈悲属于无目的、无动机、无对象也因此而无界限、无局限的“无缘慈悲”,无故慈悲,因此,宝玉这颗心可称为慈无量心,悲无量心,爱无量心。心在慈悲最高境界。

 

贾宝玉这种无分别的纯一之心,形成他的许多世俗世界中十分罕见的心灵状态。

 

即以真诚的态度对待一切不真之言和一切不真之人,以善良的态度对待一切不善之语和一切不善之人,总之是以“佛”的态度对待非佛不佛的万物万相。

 

他所有的行为语言都表现出这样一种做人的心灵准则,并非“他人如何对待我”,而是“我如此对待他人”。他人欺负我、欺骗我、损害我、负我,那是他人的事;而不欺负他人、不欺骗他人、不损害他人、不负他人,这是我的事。

 

这便是《中庸》所倡导的道德品质是“止于至善”。

 

宝玉说男人是“泥作的”(少女是水作的),男人是泥浊世界的主体,他们总是被“权力”、“财富”、“功名”等三大污泥所腐蚀,但宝玉身在又富又贵的权势之家,却蔑视权势与钱势,更不追逐功名。在他身上,我们看不到世俗人常有的生命机能,如嫉妒机能、算计机能、贪婪机能、仇恨机能、猜忌机能、报复机能等等,这种生命特殊性,便是佛性,神性。

 

因为宝玉的“本质”是一颗“心”,所以他的恋情也是一种不同凡响的心恋。我曾说他与林黛玉的恋情乃是“天国之恋”(不是和薛宝钗的那种世俗之恋)。除了指前世在灵河岸边三生石畔的神瑛侍者与绛珠仙草的天界恋情之外,还有另一层意思是地上的心灵之恋。贾宝玉始终爱着林黛玉,其所爱并非肉体与外形,不仅有爱,而且还有“敬”。但从心灵深处而言,只钟情于一个知己,一个知音人,一个知心人,也只爱一个人,专爱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林黛玉。

 

从第一次相见开始,贾宝玉和林黛玉就开始相恋,恋了整整一生即恋到死,没有一天停止过。他们“心心相印”,“心心相思”,都在发生灵魂的共语与共振。

 

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心灵热恋,正是二千多年前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所揭示的“精神之恋”。这是人类文学史上最纯粹、最精彩并且是具有最深刻的思想内容与心理内容的精神恋爱。尽管少年时曾与袭人与秦可卿有过肉欲之情,但这种偶然的、短暂的情感表像,都不是恋情与爱情。

 

因为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情爱其“本质”是心灵之恋而非世俗之恋,所以他们一旦使用世俗语言,总是不免要“失语”(即辞不达意),因此总是要吵架。只有在使用另一种语言即超世俗的语言时,他们才能心心相契,彼此进入心灵的“狂欢”。

 

贾宝玉的前世原是一块女娲补天时被淘汰的石头,通灵之后来到人间。这是首度通灵,由石化为玉又化为人,是被泪水所净化而再度通灵,也就是二度通灵而提升为“心”。最终有了一个“心至上”的大彻大悟。我说《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心史,就是贾宝玉所呈现的这种由石到玉、由玉到心、两度通灵的心灵史。

 

贾宝玉这个文学形象,其内涵太丰富,要充分描述它,绝非易事。用“性格”、“性情”、“典型”等概念来把握,难以深入;用“气质”、“理念”、“精神”等范畴,又显得抽象。最后,我想首先应以释家之念解说,贾宝玉就是贾宝玉,贾宝玉就是一颗心。一颗人类文学史上从未有过的最纯粹、最温柔、最广阔的心灵。

 

(2012年9月7日)美国科罗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