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天地 机上遐想
Monday, 11 February 2013 06:46

机上遐想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林太深
机上遐想

置身一万公尺高空,任它腾云驾雾,作庄子逍遥游。空中活动空间不大,但思想活动可无限伸延,任我驰骋。

人在外,多会想起母亲。那位没有文化未出远门的乡下人,却兢兢业业于相夫教子。由于时代的误会,这位中农出身的农妇,虽不该受她却责无傍贷的为这个破碎的家去代罪、去受刑,甚至无缘无故的拉去充当“陪杀”导具,以完成杀人祭典,以完善那首叫“革命”的时代乐章。

我的母亲生我之时,正逢日机常来潮州狂轰滥作,为避空袭,全家只好逃难到离城七八公里外的塘边乡外婆家。潮州陋俗,只有犯了七出之条的人才返娘家生产,这很受人鄙视,于是只好跟隔壁老婶婆借屋生我。

我出世之后,眼睛长满了白色的眼姤,睁也睁不开,战时医疗条件差,也不知是谁教的,或许是从猫儿洗脸得到启发,母亲每天早起,都用舌头舔去我眼睛上的污姤,也许用了一个月,也许半个月,至愈方休,写下了母爱第一章,每念至此,我的鼻子又酸了。一个才五十来岁方当壮年的农村妇女,过多地尝遍人间忧患,更不该遭受世上种种酷刑之苦,过早地让病魔夺走了她的生命。她曾说她将死不瞑目,事实果真如此。往事不堪回首!往事堪嗟!

想起母亲,自然会想到父亲。他生于1906年曼谷,周岁即被爷爷偷偷抱回唐山,也不告知奶奶,奶奶痛惜之情,可想而知。事隔若干年后,奶奶的贴身佣人要落叶归根,奶奶吩咐她:回乡后有好女人,留意给我儿子找一个。佣人后来回话:她有个侄女,年岁相当,家中劳力充足,收获也丰盈。奶奶随即寄去数百银元作娶媳妇之用;唐山奶奶则尽量省俭,留些银元买了数亩薄田,以作生活保障。不想此举竟成了日后划为地主的祸根。

父亲一生从未沾染政治,廿世纪廿年代,受到“五四”洗礼,民智渐开,教育之风渐盛,我乡离城才三四公里,得风气之先开办学校。父亲因勤奋好学,几年徒工生活几乎把书局里的书读完了,从而成为远近有名的有学问者,遂被推为校长之职。小时和父亲进城,熟人都称其为“校长”而不名。后与邻乡因水利之争而致械斗,父亲遂与双方乡绅协商,化干弋为玉帛,共同开挖“龙塘”,防涝又防旱,费用由受益户摊派。之后,父亲即夙兴夜寐,日夜操劳。午饭从家中带来饭包(饭团)和咸菜菜脯,从不拿公家一分一厘。后来土改时,有人诬指父亲在挖龙塘时贪污,随即被辈属老叔的老者站起驳斥,说他本人交财政钱归他管,林某某从未沾过一分钱。此举虽保住父亲名节,翌日该老叔却被除名村贫农会长,世道如此,夫复何言?

父亲在刚解放时离开故乡,第三次返回出生地曼谷,开始了艰难的博斗,在最坚苦暗淡的日子里,生活几成问题,更遑论每月需寄侨批接济我们一群嗷嗷待哺的子女,但他毅然辞掉清迈华文学校校长之职,虽待遇丰厚,怕有台湾背景,会连累了唐山我们的安全。这些都是我返泰后亲戚告诉我的。

浩劫过后,雨过天晴,曾以不实不当标签贴在父亲身上诸如“地主”“恶霸”等名衔全被推翻了,在新修订的“花园林氏族谱”中,将家父誉为花园林氏乡贤,并有如下文字:“XX为人正直清白,他立下一个做人原则:凡为乡亲办事,做带头人可以,但不沾钱,挖龙塘建宗祠,赢得了乡亲的美誉。”

自父亲离乡去国,到母亲含恨归西,相隔十一年。父亲于1980年往生,俩老阔别卅一载;约廿年前,家乡因开发需要,勒令迁坟,我只好返乡收拾母亲骨殖,火化之后再迎回泰国,后来择吉合葬于佛统之原的父亲阴宅傍,完成了父母的心愿。是日定居香港的兄嫂也前来祭拜。

至此,前段思绪已经落幕,飞机即将降落墨尔本,此来目的地是悉尼。澳洲自发现金矿之后,成为英国冒险家的乐园,为得到劳动力,用招工,用巧取豪夺,用暴力绑架,也用“契约劳工”从中国、从非洲运去许多因生活困苦挺而走险的人,特别是从潮汕来的“猪仔”,所谓“猪仔”,有二个说法:一是乡下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猪主拿了钱,猪仔就是你的;一说为了防止“猪仔”逃逸,把反抗者套上猪笼,故称“猪仔”,此说见于杜松年先生的“潮汕大文化”。不管用什么形式交易,出国劳工的命运都是可悲的,在妈屿岛等待开船之时,每天都要从船上拖下几具尸体,甚至有的还未断气。这就是掘金者的悲剧,不管是北半球的旧金山,或是南半岛的新金山──此刻我脚下的这片宁静沃土。文献上载:“英国主要运到英属新加坡,有些贩卖到奎亚那和悉尼等地”。清政府档案载:咸丰十年两广总督劳崇光在给美英法等国在穗使节的照会中说:“本 部堂所属潮州府、汕头、妈屿一带地方,查得内地拐匪甚多,诱骗良民,私行贩卖,也有外国船只,接受被拐华民,私运出洋之举。”当时也有一些人贩子被判死刑的,如同治年间海丰人邓得周和中山人杨俊洗等。

机上闪念,有的如电光火石,一闪即过;有的如哲学命题,久久萦迥,挥之不去。时光就这般溜走,悉尼已达。只好随人流入世俗。猛然想起伟人的二句诗:“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正是此情此境写照。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1 February 2013 07:17
More in this category: 风采湄南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