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贼(外三篇) 司马攻 闪小说
Thursday, 17 March 2016 08:37

贼(外三篇) 司马攻 闪小说

⊙司马攻
贼(之一)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三年后,曼谷发生特大水灾。一天早上水势猛涨,眼看就要把他的商店淹了。就在这时,一大汉开了一辆小货车,载一车沙包和几个汉子,在大汉指挥下把沙包子围在他商店门口,把水堵住了。
大汉走过来,对他恭恭地行了个沙越礼:“恩人,我是三年前的那个贼。你救了我,我痛改前非,在一家保安公司当保安,现在己任组长。公司就在你附近,以后你有什么要我做的,我赴汤蹈火,多少不辞。”

贼(之二)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三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他家被盗,贵重的东西全部被偷走了,据警方说,窃贼不只一个。
在一间小屋子里,几个汉子喝得酩酊大醉,为首一汉子说:“这个中国阿叔真傻,前次我因门路不熟,失足跌落,他不报警还送我去医院!真可爱。这一次我已摸清门道,就带你们去发财。哈、哈、哈!痛快!痛快!”
一汉子说:“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另一汉子;“中国阿叔很多,应该还有机会的。”

贼(之三)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二十年后,他生意失败,和他的的女儿相依为命。一天女儿伴他到朱拉医院看医生,在医院里遇到一老头,老头朝他打量了一会:“你认识我吗?我是二十年前的那个贼。你因何瘦成这个样了?”
他不肯开口,只是苦笑。
老头来找他:“你的心脏动脉狭窄,必须赶快做搭桥手术。
“你怎么知道我的病情?”
“我的儿子是朱拉医院心脏科主任,他将亲自为你做手术,其它费用都由他付。”
他摇头:“我不做!”
他女儿跪在地上:“爸,求求你,你必须马上做手术啊。”
他终于做了手术。
曼谷公园的每个早,有两个老头坐在石椅上,一个是二十多前做过贼的,一个二十多年前救过贼。现在他们是很要好的亲家翁。

贼(之四)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三年后,他去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一个在侨社身兼多个高职的富豪上台致辞。他吃了一惊,这个暴发户竟是三年前的那个贼。                     
他想隐避,已来不及,这富豪已见到了他。
富豪脸色一变,但马上恢复正常。
他回到家来想把这事告诉妻子、儿子,但一转念;“还是不说的好,知人隐私最为危险。”
三天后,他在回家的路上被暗杀了。

 

Last modified on Thursday, 17 March 2016 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