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佛理(外一篇) 小 草 微型小说
Friday, 18 March 2016 04:43

佛理(外一篇) 小 草 微型小说

⊙小草
佛理(外一篇)
兰青不是佛教徒却钟爱泰国的四面佛,尤其喜欢充满佛教气息的泰国文化。她第一次来泰国旅游,就被这个到处是庙,随处拜佛的国家所吸引。十年来,她几乎每年来一次泰国,走遍这里的山山水水,访遍全国有名的寺院。她说,即使是以参观者的心境走进庙堂,也会感到庄严、肃穆,心灵被净化。
说来她的佛缘还得从她儿子说起。十年前,她儿子面临高考,尽管学习成绩一向名列前茅,可能否考上理想大学还是个未知数。孩子每天起早贪黑,拼命用功,一心想进清华。兰青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决定春节带儿子去泰国旅游,让儿子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于是开始了她与四面佛的佛缘。
在从芭提雅回曼谷的路上,导游介绍四面佛是泰国香火最旺的佛像之一,该佛虽是印度婆罗门教神祗,但在东南亚法力无边。佛的四尊佛面,分别代表爱情、事业、健康与财运,信奉者无论求事业、祈爱情、盼发财还是保平安,皆能照顾到,而且“有求必应”。导游还特别强调位于曼谷爱侣湾凯悦酒店边、崇光百货公司旁马路转角处的那尊四面佛尤其灵验,很多旅游者都前去参拜。当天,兰青就前去为儿子祈福,希望四面佛保佑他考上清华大学。
她买了香、蜡烛和花环,顺时针方向在每一面佛前的香炉里插上三根香,安放一根蜡烛,并将每根蜡烛上挂上一个花环,虔诚地在每一尊佛面前扣了三个头。当年,她儿子真的如愿以偿,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这让兰青心花怒放,尽管她知道儿子是重点中学的年级学霸,但还是把功劳归功于四面佛的神灵。第二年春节,她带大一的儿子专程到曼谷为四面佛还愿,而且举行了隆重仪式。他们每面佛前摆上一个香炉、一对花瓶、一对蜡台、一杯清水和一小碗香米。每个香炉内插上7根香、花瓶内插入7枝不同颜色的花,并请舞者献艺给佛观赏。最后给寺庙捐赠了两万株。
后来,我问兰青:“你真的那么相信四面佛吗?”她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她说:“对佛不是信和不信的赌注,而是敬畏!有一句话说得好,‘自信者不迷信,迷信者不自信。’我不相信,一个人不努力,靠天上掉馅饼就能生存。四面佛只能给人精神力量,暗示人去努力奋斗,锲而不舍地实现自己的理想。我这么做是给儿子看的,让他对自己多一份信心。”一席话让我对兰青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位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中年妇女竟然对佛有如此深刻的见地。我接问:“既然儿子已经考上理想的大学,为什么一定要来还愿呢?”她的回答让我震撼。“知恩图报是做人的起码良知,还愿是让儿子懂得这个道理。同时也要他认识佛对人还有一种法度的威慑,促使他去建立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要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成为智商高,情商低的人,愿他心里多一种阻止他为所欲为力量,他是我的希望。”
听兰青深沉而富有哲理的佛理,我汗颜了。

水云

水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第一茬独生子女,深得祖母宠爱。本来母亲叫她云儿,可奶奶说她命里五行缺水,非要在云前加个水字,以提高其名字的含水量。岂不知水补多了,以至于她的婚姻生活大雨滂沱。
水云的丈夫是她大学时认识的泰国留学生,叫钱坤。因长得像泰国人气影星Pchy,曾在《爱在暹罗》电影中成功扮演成年Mew的演员,让她一见倾心,因为自打这部电影在中国一上放映,剧中那位俊秀、腼腆的主人公Mew就成了她的梦中情人。或许真是有缘,恰在水云升入大四那学期,坤被母亲赶去中国Y大学进修中文,他们在校图书馆邂逅。
水云兴奋不已,想方设法接近坤,毛遂自荐做他的中文辅导老师,主动带他去品尝风味小吃,陪他游览名胜古迹。由于她是泰语专业的学生,很快就和说不了几句中文的坤成了朋友。当她得知坤尚处单身后便展开了情感攻势,可坤却欲拒还迎,少言寡语,始终与她保持距离。水云感觉不到坤有就范的意思,可又不愿轻易放弃,至少在女同学那里有个帅气的男友有资炫耀;此外,跟他走在路上回头率很高,感觉甚爽,可心里并没抱太大希望。
出乎水云的意料,就在毕业前夕,坤突然向她求婚,水云激动不已,看到心怡之人终于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她醉了。可水云的母亲却忧心忡忡,她总觉得这个过于沉默的泰国小伙儿心里藏什么,怕自己的女儿吃亏,因而对这桩婚事一直持反对态度。然而,铁了心的水云根本听不进母亲的话,毅然决然地跟钱坤走了。
水云的婚礼在曼谷湄南河畔希尔顿饭店举行,阵容豪华,场面盛大。她做梦也没想到坤竟是个家财万贯的独子,其母亲在泰国商界这么有影响。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袭来,她忐忑不安,唯恐自己胜任不了钱家少奶奶的职务。让她深感安慰的是婆婆对她格外疼爱,特别是她怀孕后,什么都不让她做,几乎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令她不解的是,一直像温开水的坤,开始冷却了,常常借出差之名,夜不归宿。
水云十分懊恼。她听说泰国男人都很花心,一些有钱的老板都有两三房太太,她们分别生活在各自的别墅,由丈夫定期临幸。水云想,不会是坤瞒她在外面养了小三?可这才结婚几天呀,未免太快了?她百思不得其解,伤心地偷偷落泪。她抚摸肚子里的孩子,担心无法给小家伙一个幸福的家。她渐渐意识到当初妈妈话的份量,“你了解坤吗?”
然而,事情比水云想得还坏。婆婆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只要坤一回家,老人就把儿子拉近自己的房间,一说就是半天。水云觉得他们母子有秘密瞒她,便心生一计,把自己的手机预先放进婆婆的房间。于是,她听到了这样一段录音。婆婆:“坤,你不能这么对待水云,她怀了你的孩子!”坤:“那不正是你要的吗!钱家有后了,我做到了,你还不满意?”婆婆:“水云怎么办?她是你的妻子。”坤:“可我更爱路文。”婆婆:“可他……”
水云几乎晕了过去,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年多来,睡在自己床上的这个男人竟然还是个同性恋!她认识那个叫路文的家伙,大高个,长方脸,眉毛上有一颗黑痣,说起话来不男不女,时不时地做兰花指的手势,一看就令人作呕。她无法按捺自己的愤怒、委屈和后悔,嚎啕起来。……
水云清醒过来,耳边再次响起母亲的话:“你了解他吗?”扪心自问,她真不了解坤,也算不上多爱他,只是喜欢那张酷似Mew的脸罢了。说来也是命,没想到他连性趋向也跟Mew一样,有点传奇。此刻,水云宁愿坤是在外面搞女人。
眼泪湿透了枕头,水云绝望地看天花板,无奈地品自己酿造的苦酒。她没脸给母亲打电话,当初离开家时那么绝情。她不想再当这个少奶奶了,可孩子怎么办?眼泪又泉涌一般流了出来。……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18 March 2016 0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