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天地 日历与月历 苏清强 散文
Friday, 18 March 2016 07:05

日历与月历 苏清强 散文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苏清强(马来西亚)
日历与月历

从前我们用的是日历。那时我还小,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渊远的过去啊。一个长一尺宽半尺左右的纸板彩照或彩图下用铁线串绑着一束三百六十五页的日历牌,够厚的,挂在客厅墙壁的一角,一天一张的用,让人知道时日,当日的吉凶运势,以及国事节庆等等。一天过去了,这一页日历的功能也就完成了。隔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参阅过的那张日历撕掉,底下的一张就呈现眼前,坐镇当日的时空运作。新的一天,新的一页日历,而当日的运程时序都已经印制的清清楚楚,好似日历的制作者都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十足得道的高人仙佛。
那时候的时日,似乎是靠日历来推动的。时日未到,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翻日历,看看新年还有多少天,清明时节又是个怎样的气韵。端午落在星期里的哪一天,以便先选购糯米器材,做好裹粽子的准备……如此这般的,有应对日常生活,也有瞻前顾后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日历也一页一页地撕。就像太阳总是从东边升起,朝西边沉落。也像脚踏车的轮子一滚蛋起来,总是向前面滑向前方去。世间的道理,浅显到无需什么解释。日子的轮替,我那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领悟,不知道深藏在时间里奥秘人生道理。
有时候忘记把代表过去一天的日历撕下来,甚至两三天也没撕,日子并没有因此而滞塞着。待三四页的日历一齐撕落后,才隐隐约约地思忖:日历页片只不过是一个标记,一个文字记载,一个代表,一个象征,一个提醒……而不是生活的实质。日历页片所标示着的生活,跟实际怎样过的生活,是两回事。然而,说它们完全没有关联吗,又不是。总之,纸面所推测的吉凶运势,只有自己真正的生活,过得有多惬意称心,还是多么地邋遢困窘,自己体味到了才算数。
无论如何,我还是怀念那些有日历相陪与引领度过的岁月。从浑懵的童年到鲜嫩无邪的少年,遐想与梦幻如天上星星般繁多的学生生涯,再到初入社会工作的青涩青年……。我每天睁开眼睛触目所及,总少不了一纸日历。仿佛,那是规范自己生活最珍贵的指针。于此同时,印刷精美篇幅大方的月历也出现了,渐渐也多了起来。有个时期,自己的家中张挂的不再只是日历罢了,也是日历牌几幅,月历表也几帧。不但客厅中不能没有此物,连书房卧室也有这种摆设。日历的纸板,月历的适当空间,印的不是风景照,就是明星像,特别是当红明星,都成了商家用在自己印刷的日历与月历的抢手图像。是的,每年年尾时刻,许多商家都会印制日历牌与月历表以飧顾客,作为答谢他们一年来忠诚的光顾,也借此机会广结善缘,祝福顾客下一年过得更好,常常前来购物消费。有的老板会把印有最红或最美明星照的日月历牌子送给最忠诚的顾客,博取他们的欢欣。那时的顾客,到各个商家购物,都会顺口讨个日历牌或月历表的。有的乐此不疲,多张日月历到手后,还可以做个人情,转送给知交密友,甚至互相比较和交换的。这个时刻,日月历的意义已不再局限于报日示时了。它扮演着促进情谊、提升艺术的爱好与鉴赏的角色了。
几十年之后,到了上个世纪末这个世纪初的时刻,日历渐渐从市面上消失。人们厌倦了参照核对日历来面对生活了吗?未必是的,然而,在社会发展经济成长的过程中,出现了价值的变更,人们的想法与观念也逐渐地转变。 日历的渐渐受到淘汰,根源于纸张的价格一涨再涨,几同暴涨,所有印刷品的费用也水涨船高,巨大幅度地增长。从前的商人可以从生意的盈余中拨些钱来印制日历牌酬客,到了这个时刻,也得缩腰节俭,印刷成了奢侈品。一些资金雄厚的商家,若想酬客,也不再动日历牌的脑筋了,要吗,就印些纸张少的月历权充场面好了。很快的,日历就成了市面上的稀有品了。翻惯了日历的老辈人家,也要去适应月历的一目了然,一张纸摆出来,就是一个月的规划,仿佛把时间看广看远了,那是另一种视野的开拓,另一种直面人生的坦然。时间还是一秒一秒地走,而一月中哪些时日有什么计划,有何约定,何时是某项工作的时限,都可以一一在月历表上圈定,作记,以便随时提醒。这样,时间的张力加强了,一分一秒仿佛多了一些弹性,可以推动更大的冲刺力量。
从日历到月历,时间走过了很多人生的门槛,从早年的朴素纯真到现今的繁华复杂,生活的步伐加快了,而生命的质素又提升了多少呢?这可不是一条单纯的习题。肯定的,现今人类的生活是更忙碌了。复杂的环境,尖锐是思想,纠缠交错的利益关系,对发展与进步的渴求……把人推入一个被缠缚得紧紧的网络中,世界很小,时间很快,人在赴约开会与种种交际中,一个月一个月像从前一天一天地过。生活的步伐是急促的,人的心胸也绷得好紧。这仿佛就是月历时代所带给人的冲击,所衍生出来的压力。我们回顾过去,只能感叹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就过那个时代的活!我们是怎样看待时间的,我们就活出时间所赋予我们的品质。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18 March 2016 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