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理论纵横 蝉,又说蝉(外二首) 岭南人 小诗
Friday, 18 March 2016 07:14

蝉,又说蝉(外二首) 岭南人 小诗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岭南人
蝉,又说蝉(外二首)

慌慌张张,一只蝉飞进我的山居
把追捕它的鸟赶走,让它在我的蜗居疗伤
伤好,放归山林

一天,惊见一堆蝉灰烬色的翼
与红叶飘落在人行道上
一季呕心沥血的吶喊又过去了!

附记:最近又写了《蝉,又说蝉》。对蝉我情有独钟,一而再写了五首咏蝉的小诗。第二首“蝉”收入《小诗磨坊》泰华卷二,曾得青岛大学张龙福教授赏识。诗如下:“吶喊了一季炎热/喊空了一腔激情//空了的躯壳晶莹如玉/挂在树梢//留下一身空明/给秋风说蝉。”
人生不同阶段,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感悟。少年时,在乡村长大,一到夏天,村内村外,满山遍野,都是蝉声,尤其中午与傍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给我留下写之不尽的灵感。

找到一片自己的天空
──致周扬

飞越哭泣的山河,一只惊弓之鸟
飞来无风无雪的佛国寻梦

从北到南,寻寻觅觅
找到一片自己的天空
云白
天蓝

佛的因缘
──致凌志文友

你是晋人,王维同乡
到我的故乡游学
再到佛国来

我生长天涯海角,海瑞同乡
北上寻梦到了太原
转了几个圈圈,也到佛国来
机缘不期而至,终于
相遇相识相知
前世今生,佛的因缘

附记:5月24日,从朱拉医院出来到作协领奖,领到一册《泰华文学》76期得奖与入围作品专辑。回来,读了一编,一篇入围作品:“地瓜的念想”,作者凌志,读后印象深刻,如此微小的题材,放在大时代的背景下来写,既有时代气围,又具地方色彩,时空交错,写的如此大气。读其文而想见其人,乃请杨玲与周代找。不久,周带他到我家看我,从文到人,倍感亲切。短短几个月,他与周三次到我家看我。
最近一次,12月5日,泰皇陛下万寿节,周约姚文鑫总编,凌志,与厦门来的苏教授,在老山东酒家餐会,餐后,再到无线电路星巴克新店,品香醇的咖啡,畅谈甚欢。
回来,写下《佛的因缘》,记下我们的相遇相识相知。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18 March 2016 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