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1司马攻
Thursday, 06 October 2016 10:56

01司马攻

司马攻

这是真的

天刚亮,史老六弯着腰,气呼呼的走进云天堂,这时云天堂帮主段云霸,和赵三计等几个好兄弟在大厅喝早茶。史老六进了厅大声的唤了一声:大哥,便扭开衣扣,把缠在腰间的搭连解开,御在地上。他喘了口气:大哥,这回可好了,你看,一边说一边从搭连中取出出了四条黄亮亮的金条;还有呢!一共十二条……

这么多!段云霸惊异地;哪里弄来的?

昨天傍晚,我在悦旅客栈吃饭,见到一个汉子,背着一个布袋,步伐艰难的走进客栈。背上那个布袋看来并没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可他却有不负其重的样子,我觉得很奇怪,便在他住的房间的旁边,租个房间住了下来。我在木板钻了个小孔,见他一进房就坐在椅子上喘气,接着解开衣服,腰间缠着一个帆布做成的搭连,这个搭连很特别,有点像子弹带,这汉子解开搭连,双手捧着。这搭连好像很沉重,他慢慢把搭连放在床上,他疲倦的躺在床上,不一会就鼾声大作睡去了。

我趁他睡熟,撬开他的房门,闪身进去拿了搭连,这搭连里藏着十二根金条。

咱们这地方是云南的一个小镇,这汉子带这么多的金条来这里干什么?段云霸满腹疑云:莫非是个汉奸!带这些金条来这里做间谍工作的?近来日本鬼子正疯狂的轰炸滇缅公路,要切断重庆与国外的唯一交通线。老三、老六,咱们去客栈看看,如果是汉奸,便把他给杀了。

段云霸一众来到悦旅客栈,一个汉子愁容满面的向客栈老板哀求:老板你行行好心,帮我把失去的东西找回来,这是……"

史老六指着汉子,对段天霸说:就是他,

客栈老板稍稍的讨汉子说:你的东西能不能找回来,都在这位大爷身上。

汉子连忙向段天霸打躬作挹:好汉,求求你……

我不是好汉,也不用求。你叫什么,从哪里来的?"

是、是、是,我叫李先国,从曼谷来的。

曼谷,你是从暹罗来的!来干什么?

我是暹罗成利昌批局的伙计,由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曼谷到汕头的海运中断,暹罗华侨要寄回家乡给亲人的钱和信,都不能寄出,只得由专人带着银、信,辗转由安南或进入云南、广西,然后到达潮汕。到汕头后交给汕头分局,由分局将这些金条向银行折换成法币。这十根金条是一百多户人家,数百个人的生活费啊!

你说的都是实话?

句句是实,李先国连忙走上楼去,在他的房间里拿来个布袋,从布袋里拿出几个小小的封信,他对着段天霸:大爷,这袋子里有一百多封家书呵!

段云霸接过信封,看了几封后,沉吟一会;李兄,我真的爱莫能助,盗金的人得手后,早已离开这里,要追回来,比登天还难。你还是从速赶路,把这些信带到潮州。虽然没有饯,报个平安也是好的。段云霸说完后,便和赵三计、史老六等离开了客栈。

客栈老板叹了口气,对李先国说:云天帮的段帮主一向古道热肠?为何今天这么冷漠,啊,十二根金条,十二根金条!人心难测啊……李兄,此地不宜久留,你快点上路吧!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有车乘车,遇船坐船,有时骑马有时步行,李先国终来到了人广东省兴宁县,算是到了潮属地界,再多一天便可到达汕头了。他为了失去金条而忧心忡忡,真的是近乡情更却。

他进住一家客栈,第二天一早睡来,听到了扣门声,他开了门,一个大汉闪进门来,随手关上了门:李兄,记得我吗?我是云天帮的史老六。他一边说一边从腰间解出了塔连,放在桌上:这十二根金条归还你,其实,段帮主知道这些金条,是华侨的血汗钱,要寄往家乡给亲人作生活费的。他当时就要当场交还你,可帮主想得周到,你老兄腰缠金条的事已风传开了,对你极为不利、路上多么危险。因此没有还给你,等你走后,帮主命我带着金条,一路跟你到这安全地区。李兄,你赶紧出发吧!我也要马上赶回去。

史老六交代完毕,就向李先国道别,离开了房间。

李先国以为在做梦,他拿着金条,又他用力咬一咬食指,好痛,他喃喃的说:真是,这是真的!"

 

贼(系列)

(之一)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三年后,曼谷发生特大水灾。一天早上水势猛涨,眼看就要把他的商店淹了。就在这时,一大汉开了一辆小货车,载着一车沙包和几个汉子,在大汉指挥下把沙包子围在他商店门口,把水堵住了。

大汉走过来,对他恭恭地行了个沙越礼:恩人,我是三年前的那个贼。你救了我,我痛改前非,在一家保安公司当保安,现在己任组长。公司就在你附近,以后你有什么要我做的,我赴汤蹈火,多少不辞。

 

(之二)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三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他家被盗,贵重的东西全部被偷走了,据警方说,窃贼不只一个。

在一间小屋子里,几个汉子喝得酩酊大醉,为首一汉子说:这个中国阿叔真傻,前次我因门路不熟,失足跌落,他不报警还送我去医院!真可爱。这一次我已摸清门道,就带你们去发财。哈、哈、哈!痛快!痛快!

一汉子说: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另一汉子;中国阿叔很多,应该还有机会的。

(之三)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二十年后,他生意失败,和他的的女儿相依为命。一天女儿伴他到朱拉医院看医生,在医院里遇到一老头,老头朝他打量了一会:你认识我吗?我是二十年前的那个贼。你因何瘦成这个样了?

他不肯开口,只是苦笑。

第三天老头来找他:你的心脏动脉狭窄,必须赶快做搭桥手术。

你怎么知道我的病情?

我的儿子是朱拉医院心脏科主任,他将亲自为你做手术,其他费用都由他付。

他摇头:我不做?

他女儿跪在地上:爸,求求你,你必须马上做手术啊,

他终于做了手术。

曼谷公园的每个早,有两个老个坐在石椅上,一个是二十多前做过贼的,一个二十多年前救过贼。现在他们是很要好的亲家翁。

(之四)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十年后,他去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一个在侨社身兼多个高职的富豪上台致辞。他吃了一惊,这个暴发户竟是十年前的那个贼。他想隐避,已来不及,这富豪已见到了他。

富豪脸色一变,但马上恢复正常。

他回到家来想把这事告诉妻子、儿子,但一转念;还是不说的好,知人隐私最为危险。

三天后,他在回家的路上被暗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