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3倪长游 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15

03倪长游 3

倪长游

天价店铺

林海拥有一家阔四米,深十四米的店铺,在一条商业繁盛热闹的街巷,他自己杂货生意虽不怎样好,但铺角两旁租给两摊卖食物的,每月租金高达一万五千。

现因年老,想把店铺卖掉,得几千万铢放于银行吃利息,悠闲过日,便放出卖铺讯息。

陈强闻知,上门问林海想卖多少钱?

八千万,过名费用由买者负责。

陈强忍住笑,问:可以少吗?

可以商量。

若可少五佰万就差不多。 陈强似很想要。

可商量,只是一少就五百万,未免太多,就少给两百万吧。林海其实喜心翻倒,他本想有五六千万便放手,对方竟出价七千五百万,太理想了,只是尚假不答应。

这价钱已是天价,你不卖便吧!

可商量,可商量。林海连忙改口:你可先放定金,做合约,几时过名?

慢,陈强说:这样的大数目,我得与家人商量,这笔巨款也得设法筹措,明天我再来回复你,你且不可先卖给别人。说后,辞别而去。

林海满心欢欣,待他走后,方想起未问对方姓名及如何联系,很后悔。但还充满希望的等。

第二天,陈强没有来。三天,四天,十天半月……,还没陈强的影子。

之后,有多起人来问价,他认为陈强已失约,卖给别人也不违约,便依然开价八千万。来问者大多一听这天价便一笑而去,连还价都不敢,有的经林海表示可酌量减少,恳请尽管还价,或有确存心创业的,经不起他纠缠,只好说出,但没有一起还过半数的。

林海虽没当面嗤之以鼻;人家已还价七千五百万,你们真是没眼光,竟敢还这价钱!但表面却还是说可以商量。

一年,二年,三年……林海的店铺仍在,但他的人却再等不及的到天国去了。

是谁造成林海的店铺卖不出?

实际与例俗

这天午后,老邓伯一脸愤激的进入我家,我才招呼了一声:请坐。他尚来不及坐下,便愤愤地说:
养儿子,要养来做什幺?老张死了,他的那个第二子,连个头也不愿剃光,这样不孝,太使人寒心了!边说边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有四个儿子的邻居老张叔是老邓伯的老朋友,前晚他寿终正寝了。潮汕人的例俗,父母死了,儿子要剃光头。老张叔的大、三及最小的儿子也都循例剃光了头发,惟有次子阿洁只把头发剪短,没有全部剃光,因此引起老邓伯的大大不满。
我待老邓伯坐定后,一面插电饭锅煲水冲茶,边问说:老邓伯,父母逝世,为什幺要剃光头?是什幺时候,谁起的例子?
他显然对这问题也不清楚,但还是说:不论是什幺时候,谁起的例子,但父死不剃光头,便是不孝。要是将来我死,我的三个儿子不剃光头,哼……
据我所知,阿洁是任一家公司的出街售货员。他的上司告诫他:‘为了出街售货时的仪表,不用剃光头……’因此,他不敢违上司的命令,所以只把头发剪短的。
死了父亲,怎还去顾公司上司没有理性的话,做个不孝子?老邓伯还是愤愤地说。
话不是这样说!我说:论孝道,阿洁在他诸兄弟中,是对父母最关心的一个,他自己有妻有儿要养育,但一得空便来向父母请安,给钱与父母费用,买好吃的东西孝敬父母。老张夫妻都不止一次的在人前称赞阿洁有孝心。父母在生时能孝养,父死了不剃光头,又有什幺不孝?
何况,阿洁若不听公司上司的话,要是被公司解职,那岂不是要失业了?死了父亲已是够惨了,若再失业,那岂不是惨上加惨?老邓伯,你是一位通情达理的人,难道愿意看阿洁死父又失业吗?是实际重要还是例俗重要呢?
许是最后这几句给他戴个高帽子,老邓伯终于呆了一呆,啊了一声说:
那,那就怪不得了……
这时电水锅的水也沸了,我冲好茶,叫声请,老邓伯也已心平气和的答声请而喝起茶来。
五个月后,老邓伯病得很沉重,在一日较清醒时,他叫来三个儿子,对他们说:你们都是给人办事的,要是我死了,若对职位有不方便,你们都不用剃光头……。

拒 狐

丁伯每天早上往上班,经过大马路的一家小型旅店前,那里每晨有十多位来自大陆的阻街女郎,见到丁伯,总会招他去玩,可丁伯总以老了,没空等实情推辞。
这天又有一个女郎竟把丁伯紧紧抱住,硬要拉他上旅店。丁伯边挣脱边说:
我没空,要去上班。
一会儿就完事,费不了多少时间。
我老了,已没兴趣。
你还不老,还健壮,快走!
真的,我已八十多,那话儿不行了。
我会叫它行,给你吹也吹起来。
我劝你还是放手吧!我的心脏病很严重,要是太兴奋,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哀哉!那时你可就有大大的麻烦了。
经这一吓,她只好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