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4老羊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16

04老羊3

老羊

重新构思

从小公车好不容易挤出门,下车后突感身上仿佛缺少了点什么。用手按按上衣袋——天!钱包不见了。
说起这个钱包,里头钞票并不多,丢失也就算了。有好几张自己的和别人刚送的名片,也不太可惜。噢,有一张领稿费单,数目不大不小,就算作已经领取去喝了咖啡得啦!——唯是一张公民证,丢失了得去报案补领,不能不花点时间。
报了案,再隔一天就领到新公民证。现在手续比以前简便得很多,前后一个钟头,便办理完毕。
再隔一天,我到报社找文艺副刊老编。耐心听我口沫横飞地讲完钱包遗失以及补领公民证的经过,老编即时给我补发稿费单,于是谈到而今人心不古。两人同声慨叹,古时有人拾到一袋黄金,耐心坐待失主来寻,如今一个钱包也有人贪。……老编说,你就此事写篇杂文吧!——向你特约。
答应了老编,再忙也得挤出时间来挥毫。冲好咖啡,端坐桌前,提起笔,写道:
自幼读书,读过不少拾金不昧的感人故事。可是现今的社会,出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现象。人心越来越贪。连一个小小钱包,也有人把它从我的衣袋中取走。试想,拾到一袋黄金,还不赶紧提回家去。……
正暂搁笔享受一口浓咖啡,大门门铃响,出去一看,邮差送来一个挂号小邮包,我急急签了名,急急打开一看,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钱包!丢失了的钱包!开开钱包:公民证等等俱在。
略一思索,急忙给老编去电话。我跟他说:所约文章,待重新构思。

纯属巧合

先生,请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编辑先生,我是到楼下来领稿费,顺便上来拜访你的。这是我的名片。
太好啦!我正想写信提醒你,以后写文章,千万不要再抄袭了。
什么,我抄袭?谁说?  
我收到两位文友的信,都提到你……
提到我什么?谁写的信?
没有必要告诉你谁写的信。重要的是所提的是不是事实。……
什么事实不事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哪些王……哪些人写的啰!你知道

吗?编辑先生,咱们这个城市这么大,就是有那么几个——几个人,专门在跟

我过不去,说到底,就是眼红。那几个家——那几个人,看我拿的稿费多,看

我出了名,恨得我要死。写信来破坏我,真是不要脸!
请你别太冲动。来信的文友,不是你所说的那样。他们出于好意,热心维

持我们文坛的纯洁,也出于好意要你知错能改。……
我一点也不冲动,我是受不了。我知道,那些王——那些人吃太饱,就是

专门制造是非,编辑先生,你何必相信他们呢?
我怎能不相信?来信所提,有证有据。再说,我自己手头就有如山铁

证。——这一篇,请你仔细看看,你写的,不会错吧?昨天收到,我读了第一

段,猛然想起曾经在什么地方读过,好像是哪一本香港出的文艺刊物登载的,

我耐心的查阅,终于查出来了。请看看,是这一本登载的,题目是:《那棵高高

的椰子树》,你这篇是《那一棵高的椰树》内文呢,除了开头一段有一句不同,

和结尾摘用的几句老歌的歌词不同,其它完完全全相同。──你有什么可解释

的?
编辑先生,你没有看到我稿子后面的按语吗?
按语?你等等,我看清楚一下,哦!哦!‘本文是文艺创作,如有别篇雷同,

纯属巧合。’——我的天……

小精灵窃鞋

 

大头舍向来不喜欢养宠物。自从好友大目送来一只白色黑花点的小狗以后,他开始转变了态度,继而日深一日喜爱起这只精灵的小狗了,并为之取命小精灵。

有一天,大头舍心血来潮,顿起训练小精灵捡鞋子的雅兴,搬来一张大藤椅,摆在屋前院子中间,又搬来十几双鞋子,放在椅子前面,胖敦敦的躯体塞在椅上,吹一声口哨,小精灵应声奔来,对大头舍摇头摆尾,舐手舐足。大头舍提起一只红色拖鞋向左方掷去,伸手拍拍小精灵的头,指明方向,一声口哨,小精灵果然精灵,向被掷落地的红色拖鞋追去,快速俐落地把猎物衔回来邀功,获赏饼干一片。……如是演练再三再四,左拋右掷,前掷后拋,小精灵连连建功,一次又一次上缴战利品,一次又一次荣获嘉奖。

数日后,大头舍外出归来,进门不禁呆若木鸡。

呈现眼前的是,院子里像仙女散花一样散落着一只只鞋子,各款各式,大大小小,五颜六色。……

尽管大头舍平日不善动脑,此时不太动脑也可猜得出:小精灵小巧玲珑,左邻右舍好多家即使关门,它也可以从院子前铁栏杆大门钻进去,快快乐乐衔鞋来归。

然而,大头舍就是不解:小精灵怎么不怕邻居们的恶犬?可怜小精灵没学会讲人语,否则,它会告诉主人,它选择钻进去的十多家都没有养狗。此刻,小精灵正大摇其尾巴,向大头舍讨赏。小精灵虽然精灵,可它怎么猜得到:眼前大头舍脑海里翻腾的波涛,是如何向诸家失鞋的左邻右舍解释得清此宗窃鞋案件的原委及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