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5陈博文 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17

05陈博文 3

陈博文

棋先一着

孩子终于决定和玛莉证婚了。他自己会不会欢喜?我们不知道,但老伴却为之笑得合不拢嘴,而我呢!也为之觉得欣然,总算今生应负的责任全部完成,当有一天要回归天国的时候也不会遗憾了。

说来很觉奇怪,在我们年青时,都是男的追女,而时代完全变了,现在竟是女追男,而且常常追到家里。我的孩子(最小的)生得五官端正,固不是鼻涕流入目之流,加之握有一页硕士文凭,拥有一个月入数万职位,尤其是尚称孤家寡人,于是在群雌粥粥办公厅中,他就像一片令人垂涎欲滴的肥肉,多位女孩子都想得之而甘心,于是暗潮汹涌,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斗争的危险。

竞争已不限于办公厅,而扩大至草舍了。起初是电话成为他们的私产,只要是晚间或休息日,那真是线无虚位。接下去众位娇女却化整为零跑到家里来。自从女儿们出嫁之后,家里已久不闻少女声音,没想到现在又再响起娇声软语了。而且时有老伯坤仑甚至爸爸的称呼回响耳际,原来又有人愿意做我们的媳妇了。

在那批娇憨女孩子中,我似乎只认得三个,大概因为她们长相还不错吧,所以略有良好的印象。阿玲、阿捷、阿莉,在人们心目中都是好女孩,她们是唐人仔弟但却讲一口流利暹罗话,潮语说得不三不四。唉!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孩子就这样周旋众位女仔之间,青春岁月,悠然自在,人生有多少时间属于青春?享受吧尽情享受。然而我们两个老头,却希望他来一次决定,不但认定自己终身伴侣,也可使其它两位女孩子,不再浪费青春,回头找寻别的目标。不过,孩子还是举棋不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三个女孩子真是难分轩轾,连老头儿也为之茫然哩!

这一天傍晚,刚好是中秋前夕,阿莉忽然推门进来,手中还携着一袋东西,她把东西安放在桌上,然后合十对我说:莎耶里!阿伯,明天是中秋节,阿莉买两盒月饼来,莲蓉双月,我知道阿伯喜欢莲蓉。她从袋里拿出两盒月饼,笑容可掬,说话有点调皮。说真的,我一向就较喜欢这个颇懂世故的孩子,她每次来家,都懂得与两老打关系,搞得两老头心花怒放。

就这样老小三人有说有笑,吃月饼喝香片,不也乐乎。等了一会阿莉起身告别,她拿出一包东西说要交给阿越代为保管,问她是什么?她笑笑不答。

隔了两天,阿越一早对他母亲说,他要和阿莉证婚了。我问他是偶然决定吗?他点点头说:阿莉给他一包东西,觉得很有意思,就决定跟她证婚了。是什么东西?数十个请帖。未定婚就预备请帖了?不是!朋友们历年来送给她的喜帖。这是什么意思?阿莉写着几个字说,她希望收回这些应酬费。我想了一会才悟出其中道理。

这个小精灵蛮有意思,旁敲侧击终于把你收服了。父子不由相视哈哈。

杀 机

在朦胧睡意中,听到充满杀机的对话:

我必须想出缜密计划,把他们全都杀掉。

为什么你对他们这样仇视呢?

难道您不觉得他们可杀吗?

我认为把他们赶走算了。

对这些东西,讲什么慈悲为怀呢?这些坏蛋破坏我们生活安宁,一不提防就被他们咬了一口,甚而还传播病毒,这还不该杀吗?

坏东西本来就该消灭,可是他们种族繁衍,前仆后继,你有这么多时间和他们周旋?

所以啦!我正在落力研究,要用什么方法来把他们全族杀掉。

全族杀掉?有可能吗?

当然要下一番工夫,不然难消心中恨!

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疾恶如仇……

你还不知道哩!不但我受尽这些坏东西的欺凌残害,我的妻儿亦难幸免,最近这批坏东西肆意向她们侵袭,你想,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是这样无法无天?

就是嘛!我那小儿子竟被他们残酷迫害,现在已住进医院了。

啊!那真可怕,我家的孩子也要预防了。

所以我说坏东西必须全部赶尽杀绝,不然我们就要受他们的残害。

我们应该全力合作,敌忾同仇,把这些坏东西歼灭。不过,你有什么方法可把他们干掉?

当然,我手中已握有秘密武器,我正在等待时机,一经发动就要他们全部覆灭,绝不能让他们一个漏网。

什么时候采取行动?我将效劳。

很好,曾听过‘拂晓攻击’,对这些丑类不适合,我计划来一次‘黄昏行动’。

那么,这时正是时候了。

呯!

我被突如其来响声震醒,睁开眼睛,电视机屏幕刚好映出一幅画面,一瓶巨大灭蚊油喷射出阵阵烟雾,好多小蚊虫扑通扑通坠落地面。

压 力

办公厅里廿多位男女职员,其中只有那个叫小汪的,我对他比较注意。小汪是一个循规蹈矩青年,工作时间他总是坐在计算机前,处理他的事务,很少和其它同事交头接耳,在办公厅中高谈阔论,放浪形骸更是少见,所以我对这个青年,颇有好感。不过他有点令我不了解的就是他会无缘无故的对着计算机发笑,这样的情形,已发现过多次,使我对这个勤奋青年,有点担心,他的心理,他的思维,是否正常?

有一次在午饭后,他忽然走过来和我闲聊。

主任,如果存款五万铢,复利一保升计算,十年后母利共有多少?

这么!会计处或许有纪录,你可以去问问他们,怎么!你有五万存款了?

不,只有一万多,我想将来会有的。他腼腆笑着。

隔了一段时间,在食堂中又见到他,他笑笑走过来,主任,好久没有机会谈谈,上次谈过复利问题,现在我有三万多存款了,不过什么时候才能凑足五十万?你说靠复利能……

真的,我为这个老实青年人担心了,他受到什么压力呢?我应该设法为他解脱一下,于是我说:小汪,你还年轻哩!凡事顺其自然最好,强求等于自寻烦恼,有储蓄就让其慢慢积少成多吧!

可是……有什么困难吗?说来听听。

哦!芳芳要我储存五十万才答应结婚,可是我每月最多只能存五千铢。他表情很懊丧。

啊!原来如此,不要气馁,有志者事竟成。我尽力鼓励他,现代青年很不容易抵住压力,我心里深怕他有一天垮下来。

不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经理忽然叫我,在他办公室中,他拿出十多张客户来往卡,这是什么意思,每张卡片的下面都有五十万数字,是谁主管这架计算机?他把一卡片交给我。

可怜的小汪,我帮不了他,他的爱情幻梦,五十万铢的希望,剎那间已破灭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