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6曾心象粪咖啡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20

06曾心象粪咖啡3

曾心
象粪咖啡
素粦府是泰国“大象之都”。乃梁一家三代人都以养大象为生。
父辈们养大象以伐木、开荒、筑路为业,现在处处保山育林,大象找不到工作,出现严重“失业”现象。
大象的食量大,每天需要数百公斤食物,才够填饱肚子。乃梁不忍“爱象”饿死,牵老带少来曼谷“讨食”。因为泰国人认为大象是吉祥物,是守护神。一路上,不断有人喂它香蕉、甘蔗什么的。尤其是跟着后面走的小象,更讨人爱。人们喜欢拿着泰币逗它,看那圆筒形的长鼻子灵敏地伸过来,卷着泰币忠实交还主人的精彩“一绝”。
一天,小象不料被卡车撞伤。连夜,乃梁哭丧的脸,牵带母象拖着伤腿的小象,一步一个“苦”字,经过半个多月的“求乞”,才回到了老家。
到了村头,见到远处那棵千年的菩提树下,挤满了村民。再走近时,发现来了几位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方人。经打听,像做梦似的,原来他们是要拿咖啡豆来给村民喂大象,然后买回大象的排泄物——象粪咖啡豆。村民一听都愣然:“天下哪有此奇事?”。乃梁因肚饿胆子大,看着瘦得只剩下一条长鼻子和两根长牙的大象,心想:“莫非是佛祖来救苦救难了。”便抢先一口应诺下来。
从此,乃梁的大象有咖啡豆吃,吃得身圆、耳大、鼻粗,拉出的粪便一坨一坨。他与妻子每天一早,便从大象的粪便里挑出发酵的咖啡豆,扛到河边洗净,晒干后,拿去卖给雇主。乃梁每次领到的回报,是一张张千头纸币,不禁暗暗发笑:“天下真有奇事,老外好傻,拿钱来买象粪。”
宋干节,乃梁一家五口人,第一次全家到曼谷购物,走进一家大百货商店,看到一间很时髦的咖啡店。店前挂着一副十分显眼的宣传品,孩子眼尖叫起来:“爸妈看,这是我家的大象!”乃梁夫妇一看,眼睛张得比大象的眼睛还要圆,还要大。
店里坐满人,烟雾袅袅,清香弥漫。乃梁躬身问:“你们食什么?”一位食客昂头说:“象粪咖啡唄。”乃梁的三个孩子一听都噗哧笑起来。另一位食客趾高气扬说:“我喝过猫粪咖啡?又食象粪咖啡,都是世界最昂贵的咖啡。” “什么口味?”“味道很特别,有点焦糖和巧克力的香味。”
听了这些话,乃梁更想尝尝他家大象所产的“咖啡”,于是摸摸自己的荷包,本想买五杯,每人一杯。一问价格,每杯五百铢,吓得只买一杯。五人居然轮流吸着一杯“象粪咖啡”,好不引人注目。店主好奇走过来:“味道如何?”乃梁脱口而出:“如母象发情时的荷尔蒙味。”店主翘起大拇指:“高!品味超凡!”
乃梁回到乡村,把此事传开,引起全村哗然。于是,在村长策谋下,村里大象生产发酵的咖啡豆,价格即刻提高三倍。
一年后,这个养象没落的穷村,变成有名“象粪咖啡”的富裕村。

 

屠 鳄

 

前年,泰国发生了特大水灾,乃岛家的水牛被淹死,妻子为搭救小女儿格玛的脱险,自己却被洪水冲走了。
乃岛对着墙壁上挂着妻子遗像,对着家里耕田变成一片汪洋,抱着啼哭的女儿,愁绪万千。
水患过后,乃岛在自己的高脚屋楼下,偶然发现一条头小脚短的小雌鳄,趴着昂起头看着他。乃岛眼睛一亮:捉它去卖给鳄鱼场,也许能得到五六百铢。但回头一想,不行,母鳄失去小鳄,就如自己失去亲人那样悲痛。于是,他把小鳄抱到村后的小溪里放生了。
第二天,他扛着犁耙下田,惊见那条小鳄向他家里方向爬去。他愣住了,想了半天:可能母鳄在村外的水库里。于是,他连忙骑着自行车,走了几里路,到那碧波万顷的水库,小心翼翼又把小鳄放生了。
谁知小鳄不肯走,仿佛懂得人情,那双小眼睛还流出泪珠呢。
半个月后,一个雷雨天,那条小鳄居然冒着雨回来了。这下乃岛目瞪口呆,傻了半天,蹲下去细看,也许是他一时的错觉,竟在小鳄的眸子里,似乎见到已死去妻子朦朦胧胧的影子。他毛骨悚然,脑子突然跳出佛教信徒固有的一个观念:莫非是孩子的妈妈来投胎?!
那晚,乃岛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他到寺庙“添汶”,还请了八尊和尚来念经,并用旧木板拼凑成一张睡床,让小鳄有个“窝”。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小鳄天天长大,小女儿格玛也很喜欢,好像就是她的“妈妈”,天天和它玩。鳄鱼是冷血动物,泰国天气很热,抱着它,胜过有冷气。格玛睡时把它当靠枕,醒时把它当玩具。小鳄爱洗澡,格玛一天不知给它洗了多少次澡,在水中跟它玩,好不惬意,好不开心。
当小鳄长到一岁左右,便有女儿那般“高”了。乃岛到田里劳动,就让它“看家”。一次小偷进家,它张开大嘴巴,露出两排犀利的牙齿,发出吼声,把小偷吓跑了。又有一次,一条大蟒蛇进屋,想偷吃家里的母鸡,它甩动有力尾巴,把大蟒蛇“击”得遍体鳞伤。
于是,在乃岛眼里,越来越觉得,这条鳄鱼就像他“妻子”化身来“保”家,来照顾孩子似的。今年,田里的水稻长势特别好,预计大丰收,屋前屋后的芒果、榴莲、山竹、红毛丹、椰子,果子又大又多。乃岛也奇发异想:也许是他妻子的灵魂来保佑的。
七月天,他喜滋滋摘了一箩筐芒果,准备拿到市场去买,正好撞到小女儿格玛,便递给她一个。
不料,一件不测风云的悲剧发生了。格玛喜滋滋地依偎着鳄鱼削芒果,不小心,削到自己的食指头,鲜血直流。鳄鱼闻到血腥味,本性发作,猛咬一口,把女儿的食指咬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乃岛不由分说,为了保护女儿的生命,拔出别在腰间的尖刀,跳到鳄鱼的背上,向它额头的“死穴”即将捅一刀。
女儿忍住疼痛,扑向父亲的身上:“爸爸,别杀它!”
乃岛愕住,那把锃亮的尖刀停在半空中……。

 

椰树下的咖啡店

两年前,娜莲在曼谷读高中,为牵一位残障老人过马路时,不幸被车撞伤了腿。由于自己也成了残障人,走路不方便,就辍学了,回到乡下开一间咖啡店。
店前有三棵高高的椰子树,一块旧木版写着“咖啡”(泰文)二字,钉在树干上,店里摆着几张长凳和方桌子。
一天,一辆轿车停在店前,走来的是乃立——当今饮誉全球A牌咖啡粉的代理商。
“请坐!要喝什么?” 娜莲问。乃立不禁愣住:“你不是娜莲吗!” “是!”她应一声。
原来两前的车祸,娜莲是被乃立的车撞到的,虽已赔款,但乃立烙下的“内伤”久久不能“痊愈”。今天的邂逅,在喜悦之后,他答应长期优惠售A牌咖啡粉给娜莲。
获得此意外的“商机”,娜莲好不高兴,立即把咖啡粉的广告牌高高钉在椰树干上。
自从,咖啡店的生意越来越兴旺,心情舒畅的娜莲也越长越漂亮,好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莲花。村头村尾,甚至远村或过路的小伙子喜欢来这里谈天、喝咖啡。   
一个夏夜,娜莲独自坐在椰子树下乘凉,一个流氓突然把她击倒,动手强奸她,剥掉她上衣,脱下她长裤,吓了一大跳。
她的两条腿都是木制的假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