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09范模士 0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23

09范模士 03

范模士
打太极

王有桃每天早晨都上天台打太极。
这座楼一共有五层楼,上面就是王有桃打太极的天台。
有桃住的是第三层楼,太太秀清和小孩一男一女住在其中的一个单位。
隔壁住的是另一人家,女主人叫作碧华。与秀清很谈得来。女人与女人谈的不外是丈夫与孩子的家杂事。
碧华对秀清埋怨着说:“我的丈夫时常晚归说是为了应酬,不知是真是假,真担心外边有个第二,男人总是花心萝卜,你的丈夫,实在是个好丈夫,一放工就回家,你呀,太有福气了。”
丈夫被人赞赏,心里当然甜滋滋地。她也承认,丈夫没烟没酒没有不良嗜好,上工放工都正常,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去搞女人。
秀清不免对碧华炫耀着说:“我的丈夫确实是个好丈夫,除了早上天台打太极,然后洗澡吃早餐、上班,下午放工,准时回家,什么地方都没去过。”
“唉!我家实在没有什么温暖可谈,为了怕塞车两个孩子早早就得赶着去上学,没有见到他们的爸爸。晚上睡着了,他们的父亲未回家,又未见爸爸。我呀!睡也睡不着。只有等等,我真怕熬不下去了。”
秀清总是唏嘘一番不免同情碧华,也庆幸自己的好运。
就在秀清称赞丈夫的一个星期后,那天是星期六,早晨,王有桃照常上天台太极。
秀清已经准备好早餐,等着有桃下来,可是等了很久,尚未见有桃的影子,便叫儿子上去催爸爸。
上到天台,儿子并没有见到父亲,觉得奇怪,呆了一下,便即刻转身,匆匆想下楼告诉母亲。就在下到五楼时,五楼的房间呀地开了,儿子看见一男子扶着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爸爸!”那男子正是有桃,听声音他认出是他的儿子叫他,不免吓了一跳。
这时,里面也有一个孩子的声音“爸爸,我也陪妈妈去医院。”
有桃把儿子拉到了一边,紧张地对他说:“你切不可告诉妈妈,不然我就惨啦!”
纸是包不住火的,儿子终于告诉了他妈妈。
秀清哭闹起来:“你这个人面兽心,想不到打太极却打出个妖精来。”

我住在哪里?
王大成己经七十多岁了,可是他不服老,人家问他:
“你老人家几粒了?”他不满地顶了过去:“谁说我老,你才老哩!”
今年起来,家里的人发觉他有点患上失忆症了。他想要去厨房拿点什么,可是入去又出来,想不起他要拿的是什么;朋友来访,问他吃过饭没,他说尚未吃饭,家里人告说,刚刚吃过饭,怎么,就忘记了?大成说:“我还认为未吃嘛。”
一日,他到屋前溜达,不觉一步一步走到屋后去,竟找不到回家的路,在那里兜了几个回合,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家。
他问过路的人:“我的家在哪里?”被问的人觉得莫明其妙,一头雾水。要不是住在附近的人认识了他,才把他带回家。
在这种情况,王大成的儿子王必有把他送去医院检查,确认他已患上失忆症。
从此家里的人怕他偷偷蹓出去,便决定用一块小硬纸片,上面写上姓名、年龄、住处电话,把它放在他的衣袋里,并告诉他,如果认不出了路,就把这块卡片拿给人家看,包不会错失。
过不了几天,大成趁家人不防,又蹓出家去,等家人发觉,人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将近傍晚,尚不见大成回家。家里人急了起来,儿子必有正要打电话询问亲戚朋友,忽然电话响了起来,连忙接过来听,一听正是王大成的消息。
一家叫做“食是福”的食店打来的,老板收留了王大成,叫去领回来。
王必有照食店交代的地址,赶到“食是福”。
可是见到的并不是王大成,而是另一位不相识的老人,年纪也差不多七十多岁。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张卡片。
食店的老板对他说:“你的家人来领你了。”老人现出疑惑的眼光,仍然呆站着,王必有也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他接过老人手里拿着的卡片,一看,却是王大成的“失忆卡”,那么王大成到哪里去了?
“这张卡怎么会在你身上?”
“他拿给我的。”
“那么他自己到哪里去了?”
“我怎会知道?我问他‘我住在哪里’,他不说二话,只拿这张卡给我,我就走开了,才问到这里来。”
食店的老板插嘴:“这位老人家持这张卡来问我,看了这张卡,我才打电话给你们。”
本来是一个人迷路,现在却变成两个人迷路了。
问亲戚,问朋友,问警署,电话响个不停……

 

卖血

松猜出身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但是大学毕业后结交上了一些不良的朋友,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踏上了吸毒的不归路。
吸毒的钱,就像一个永远填不满的洞窟,谁能负担他的吸毒,钱的来源终于一条一条地被堵塞了。兄弟姊妹不再理他;父母不再理他;亲戚朋友不再理他。
某日,他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卖血的广告,触动了脑子,灵机一动,他想:“那不是给了我一条出路吗?哈!天无绝人之路啊!”
医院里,在卖血的行列中,站在松猜前面的一位中年汉,看来身体比自己强得多,心想,“难道他也是为了吸毒而卖血吗?”他轻轻地拍他的肩头,他转过头来,松猜问:“你为什么也来卖血?”他以为多一个同伴,不料那中年汉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小声地对松猜说:“不瞒你说,后天孩子就要上学了,学费还没着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