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3思奇 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27

13思奇 1

思奇
破晓时分


“当当……”
守更华伯敲了四下铜锣声,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了,这条他住了十多年的第三巷,还是黑漆漆的,平时他与阿旺分别受雇看守(打更)这社区六条巷,一向来都平安无事,可是近来却传说纷纭,有人说巷内有了贼踪啦,三更半夜有鬼魂出现啦,绘声绘影的传开来,弄得全条巷都鸡犬不宁,日头才落山,家家户户都把门关闭,全巷寂静无声。
华伯心地良善,是个鳏夫,没有家室,所以每月替公社守更所得雇金,除每日三餐费用外,有余时都乐意帮助巷内一些生活捉襟见肘的穷困居民,由此获得个慈善家的美誉;可是人虽不可有恶念,也不可无防备,他虽不曾与谁为敌,却也不敢大意,每夜守更,身上总带着一把尺来长的利刀,预防万一。此时四更已过好久,守更责任已接近完毕,他悠闲的坐在巷口小咖啡摊旁的木凳上休息,正感陶然自得时,朦胧间突见巷中段的电灯柱下有人影移动,并且传来“仆仆……”的声音,责任感的驱使,他急忙向来声奔去,一面大声呼叫:
“喂,你们干什么?”
渐行近,才看清楚原来是三个恶少正在围攻一个跌倒在地面的少年。
“阿根?住手!你们干吗打他?”华伯在昏暗的电灯光下,依稀认出是巷内卢贵祖的儿子──卢根,便急忙奔过去,一手按在腰间,大声的叫喊;众恶少见有人向这边奔来,一齐向后急退,等到看清楚只有一个老人,便不畏惧的站住,其中那个年龄较大的尚大声调侃说:
“老头儿,我看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要不然……”
“不然又怎样?!你们无理打人,我偏要管!”华伯大声叱喝,并拔出防身武器。
众恶少见华伯态度强硬,手中又有利刀,也似惧怕的向后再退,那个较大的也机警的转换口气:“他欠钱不还。”
“他怎么会欠你们钱?”
“他拿走我们两粒。”
“什么两粒?”
“狂药。”
“狂药?!”华伯一听惊呼的低头凝视着伏在地上的阿根,只见阿根老低着头不敢响应,至此华伯已完全明白了,他转头再发问:“多少钱?”
“五百。”大恶少耸耸肩的说。
“看你们年纪这么小便敢干起这勾当,不怕警察捉去坐牢吗?”
“废话!大哥有钱,连警官都不管,你管得着?老头儿,你究竟还不还钱?告诉你,等下我大哥来了将有你好看!”
对于毒枭,华伯是痛心疾首的厌恶,却也自知人单势薄,此时也没时间可考虑,只得两者相秤取其轻,便从裤袋里掏出尚存的一张五百钞票,递给那个大恶少,并历声的警告:“以后不允你们到这里来,不然将打断你们的腿!”
众恶少得了钱,便嘻嘻哈哈的互相呼啸着向朦胧的巷口扬长而去。
“阿根,你怎么吸起毒来啦?”华伯望着伏在地面的卢根,又怜惜又气结;他跟卢根的爸卢贵祖是好朋友,卢贵祖是个水泥匠,为了生活,应聘往中东国家工作时曾付托他若有空多来他家巡视,可是孩子长大了,也不能日夜守着他,自身也有工作,应惩罚的是那些万恶不赦的毒贩,他们贩毒伎俩,真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不知毒害了多少青少年。
“华伯伯,我是初次尝试,我知错了,我要改过自新,求你别告诉我爸,以后我再不敢了。”卢根抹抹脸上泪水,跪在地上轻声的哭泣。
“你爸离乡背井的跑去老远的国家工作,为的是什么?你怎可辜负他一片苦心?阿根,你若能杜绝恶习,勤奋念书,将来毕业能做个有用的人,阿伯欢喜,你爸将更高兴,回家吧。”华伯扶起卢根,仁慈的拍拍他肩头,催促他回家。
“是,谢谢华伯伯。”卢根振起精神的站起身,往巷内的家走去。
华伯这次虽又做了善事,可没与往时般宽慰,他紧闭着咀,缓慢又没目的地向巷口走去,偶尔抬头望望天,只见此时东方天际也已出现了微微的鱼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