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4亚 文2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37

14亚 文2

亚  文

门房的主人

设计院的门房主人老田,更正确的说是传达室,在一些机关或者学校,要找人,先登记来访者的单位,姓名。要找谁,登记好交给门房主人,由他给联系要找的人,带到会客室交谈,每个传达室都有一个会客室。这样倍显机关的威严与神秘。
传达室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收发信,设计院技术干部,来自四面八方,加上吃住工作都在一个院子里,连理头发都可以不出门。个个名字都能记得,有信来,都会送到你的办公桌上,一点不马虎。有人急着等得接信,会跑到门屠来借问他。“田伯有我的信吗?”他都会笑着回答:“不用着急,有信会送到你的桌上。”
那年来了一场文化大革命,是要能收灵魂的大革命,每次运动都有反革命被揪出来,这次参加多年革命的老干部,一夜间变成反革命分子,互相猜疑,互相揭发,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曰。
那天开会,突然有人提到老田,记忆力这样好,全设计院的名字都能记得,会不会受过特务训练,在极左思潮的年代,没有人敢提反对意见,你提出不同看法,你就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的同伙人。
可怜老田,年过六十,可以退休养老,由于工作负责认真,记忆力又好,总的来说,工作胜任,就留他继续做下去,这次可被人当特务斗争,在斗争会有人问他,为什么不退休,为什么记忆力这么好。种种优点,一夜间变成罪状。老田受不了受不了喷气式的斗争。即站在会场上,双手向后伸,有如百米游泳,下水前的姿势,红卫兵叫他为喷气式,这种动作,一分钟两分钟还不觉得怎样,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一整天,就受不了。老田不久就一命归天,魂归离恨天。

 

预算师

赵鸿举工程师,是一位造价的预算师,满族,是中央下放到地方来工作的预算师,工作纯熟干炼,他的工作劳逸不均匀。图纸没有设计出来,他闲作没事,有图纸出来,就赶工加班加点,赶出造价来。
赵工为人和譪,容易亲近人,业余爱好,玩玩收音机。那个年代,割资本主义尾巴,很多小手工业都不能做,因那是资本主义的萌芽。街上补鞋的小贩没有了,补衣服的婆婆没有了。不用说,修理收音机就更没有人修理了。那时半导体不多,多为两极管,三极管。很容易坏,正好赵工成了免费的收音机修理匠,收音机坏了,找赵工准行,准能修理好。
文化大革命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赵工成了里通外国的特务。隔行如隔山,设计院里没有人懂得无线电,不知如何审查。干脆报警抓入监狱,奇怪,公安部门也接受,来了两个穿警察制服,很神秘把他带走。四、五年后查无证据,放回原单位。赵工笑呵呵的说:“抓起来坐牢,就不须被群众私设公堂斗争。不受皮肉之苦,也不用下放农村劳动。”但在牢里生活如何,没说,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