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5符征 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37

15符征 1

无奈的抉择

“明天你一定要出来见我一面,如果你不肯出来,我就自杀,我再也活不下去了。”素珍哭着恳求威谦。
“你千万不要自杀,有话慢慢说,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威谦哀声央求着。
“你怎么这样对待我?这两天来没头没尾就不肯出来见我,谁都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现在却一刀两断,我犯了什么错?”电话筒另一端听到她的抽泣声:
“只要你答应出来见我,和我谈个清楚就没事,如果你不肯出来见我一面,我就自杀给你看,不然就杀死你,你自己选择好了。”她激动地继续说道:“你要抛弃我,也得和我说得一清二楚,如果你有适当的理由,我也可以放你走,可是你不能无端端就离开我,我受不了!”她的抽泣声更加急促大声。
威谦听她电话中这么一说,也真的一时拿不定主意。他前此以为今后不再出来见她,就等于和她了断前缘,可以和他的新欢美兰公开往来,编织他俩将来鹣鲽的美梦。可是,今天素珍的这一通电话非要他出来见她一面不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到了这一地步,确是让他感到进退唯谷。他心忖;就答应出去见她吗?很可能在双方谈话中不经意地大大伤她的心,到时她在忍无可忍的心绪下说不定挨她一枪,把他干掉,不然,就拔枪自杀了事?都有可能的。
“好的,明天下午六时在沙炎丽都老地方见。”他终于答应见她。
当晚威谦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不到早期心慕已久的美兰从中横刀夺爱,夙梦成真。而威谦想着明天该如何和素珍谈个“水落石出”,做个如意交谈而不致伤她的心,期待双方都能好来好去的分手,他要怎样做好合理的“圆谎”交代?他整晚都绕着这个话题胡思乱想。……
回想这三个多月来,每星期总和素珍在一起吃饭看电影,关系已经打得火热难分,甚至双方已经谈到将来的婚事,突然之间插进美兰的从中作梗占去了威谦的整颗心,而最后做出抛弃素珍的无奈抉择。
翌日,他整天忐忑不安,神魂不定,他终于准时到达沙炎商业区丽都咖啡厅赴约,一走进大门,老远就看到脸色憔悴的素珍坐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他也拖着沉重的脚步趋前坐下。叫了吃的喝的,稍后还是威谦先开口:
“我父亲已经为我安排好结婚的对象,两个月后就在南部家乡办喜宴结婚。这是突发的事情,我怎么向爸爸说道理他都不听。”他终于编造出了这样一个“圆谎”的借口。
“你事先都没有给过我这些讯息?为什么你不跟爸爸说我们的关系?难道他老人家没有讲道理的胸襟吗?”她置疑地问。
“爸爸说;阿娟是我青梅竹马的邻居,又是我的表妹,她在槟城念中学刚毕业回来,经过双方家长安排妥和我结婚。我也向爸爸提过我们的特殊关系,可是爸爸不准我和你自做主张的婚约,怎么说他都不认账。”
“就这么干脆的和我断绝感情?你怎么这么狠心?”说时,她眼泪像破了堤般流淌满面,同时在大庭广众面前不断抽泣。威谦也情不自禁的眼泪夺眶而出 ,没等再说下去,付了钱就把素珍带离咖啡厅,唤一辆计程车一起到是乐园去。
“我没有骗你的感情,我们之间的交往我是真心的,只是突发事件身不由己,而让你伤心。”说时,素珍更是红肿了双边眼眶,哭得无以言状。……
两个月后的一天,素珍到了威谦上班的公司找他,手上拿了一张机票递给他看,并说:“我在曼谷待不下去了,买了一张赴美国的机票,过两天就飞去美国和生活在洛杉矶的姐姐一起住,特地来和你道别。”
“祝你一路顺风。”他对这个画面感到诧异而无言以对,可仍冷静地道出祝福的话。
“我走了,再见!”素珍站起来,还递一封信给他,就转身离开了。当天,他拆开信看:尽是伤心的道别话。他情不自禁的感到伤心和无奈。   
此后再也没有见过她一面,是永诀吗?他俩仿佛隔着两个世界里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