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6林家私塾 张弓长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38

16林家私塾 张弓长1

林家私塾
张弓长
北柳府林家开设一私塾。私塾开了十年,只有一晚清的老秀才和林家的儿子师徒俩人。
林家的主人林森,父亲为其取名寓意林家枝繁叶茂。祖居汕头,养猪为业。十八岁那年,一场猪瘟,死光了二百头猪的林家彻底破产。父亲不堪打击而逝。林森生计无着,背起一个包袱过番。
三十八年后,积得不大不小家业的林森,膝下唯有一子,名曰“林木”。有道是“仓廪实而知礼节”,林森时常忆起父亲临终嘱咐:“我林氏五百年前曾出尚书、进士,近百年林氏衰落,愧对列祖列宗啊。日后一旦富有,务要令子孙读书求功名,以光宗耀祖。”
二战后的46年初,停运多年的泰国—汕头航运恢复通航。首航的船舱里拥挤的人群中即有林森。回到汕头的他,不为寻亲访友、祭拜祖先坟茔,也不屑于他人忙于倒卖废旧汽车生意。一月有余,走州越县,四处打探,但为寻得一饱读经典的秀才。
踏破铁鞋,终遇一乡间秀才。茅草陋舍里,却见此人身材清癯消瘦,一副淡泊超然神情中,又有桀骜之气。林森说明来意,请其为师以教幼子,并以高薪相诱。未待语毕,老秀才俨然君子耻于言钱之态,滔滔而曰:“君子固穷”,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在回也!”林森急转话题,自述其林氏一支,远祖五代间,自中原固始入闽,福州林浦定居。明末祖上迁徙入粤,迄今十余世。并含泪述及父亲临终的遗恨,及己立誓再续祖上人文源脉,教子习圣贤之书,不愧对列祖列宗。老秀才即刻为之动容而曰:“林浦林氏,谁人不知!明朝林元美及其子孙‘三代五尚书,七科八进士’的荣耀。五百余载,举国仅此一家。”语毕,高声诵出“进士难进士不难难是七科八进士;尚书贵尚书非贵贵在三代五尚书”一联。并言此联道说了当年林氏一门的繁华。
暮春四月,老秀才作别陋室,一袭长衫、银髯飘飘、两手空空便随了林森上路。船行海上,蓦地想起:“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这句孔圣人之语,不禁潸然,心想今之国人已不读圣贤书,远走也罢。
万里路遥,到了北柳,一路奔波,甚是劳顿,一日歇息。翌日,林森带儿子拜师,跪拜过后,私塾开坛。林木方惊异于老秀才空空两手,书无一本,但见其提笔即书下《三字经》,方正小楷,字正行端,如方印之书。继而,摇头晃脑高声朗读,令林木随之。此后几年,四书五经,圣贤之书,莫不如此。
如此这般,三年有余。不虞世事大变,泰中音讯断绝。老秀才知得难回唐山,恐终老异邦,顿时肝肠寸断,痛彻心肺,大病一场,数月有余。任凭林森百般劝慰,心常戚戚焉。
岁月无痕,十载春秋。老秀才虽心中块垒依旧,但与林家朝夕相依,情同家人。林森以家兄事之,老秀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林木习得圣贤大略,老秀才亦至风烛残年。
是年春节,年糕食罢,众人围坐闲话。林木曰:“今华语式微,泰华人因要生根发展,子女多已不习华文。吾十年之功,来日何为?”老秀才和林森彼此相顾,无言以答。
晾季一日,老秀才一病不起,气息奄奄。守候床前的林木问曰:“吾师可留一言否?”老秀才气弱声微:“汝林氏五行为木,双木为林,木众方为森……。吾有一言,盖棺论定汝父与余一生,亦是。汝父百年后,吾二人墓前当生一物,届时观之,吾言尽在其中矣。”语罢,气绝。
三年后,林森亦病心故去。葬毕家父,林木去了曼谷,四下谋职,终仅求得华文报记者一职。时越战正酣,被派西贡战地采访。一去五年,方归曼谷旋赴北柳华人义塚。行至墓前,惊见两座坟前,生出松树一棵,树干挺直,已然一人之高。
林木忽忆起老秀才临终之语,苦思多日,方悟,老秀才乃寓意 :天下大势已去,独木不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