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7张锡镇2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39

17张锡镇2

张锡镇
教授家的“兰花”
我同颂猜教授夫妇成为好友,是因为我们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师从同门,但我们在那里却未曾谋面,前后只差个把月。我到该校时,他们已经毕业回到泰国。颂猜不仅从那里拿到了博士文凭,还领回了一位洋媳妇,他的同学玛丽。
第一次到他们家做客,给我留下的印象极深。一进门,一位四十七八岁的妇人接待我。我同颂猜夫妇一直用英语交谈,不料这位妇人也用英文招待我。她问我是喝茶还是咖啡,并把家里的中国茶的种类介绍了一番,一口地道的美语。
我打量着这位妇人,若有所思。颂猜夫妇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那妇人留着黑黝黝的齐肩短发,皮肤深暗,但长长的睫毛下闪烁着一双清泉般的大眼睛,微微透出熟女的妩媚。长相也证明,她不可能是他们的后代。会是颂猜的什么人?颂猜似乎猜到我的心思,便讲起这位妇人的来历。
那是30多年前的一个傍晚,玛丽下班路上遇到了车祸,她大腿和腰部多处骨折。从此,玛丽卧床不起,颂猜不得不为玛丽请一个保姆。颂猜试过多个保姆,都不满意。结果有一天,他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小女孩儿的身影。
“对了,是她,她是最理想的,一定去找到她。”颂猜回忆起两年前在碧武里府的一个卖水果的小姑娘。那是颂猜开车到外府出差回来,想买几个柚子带回家,便来到一个小女孩儿的柚子摊儿前。这女孩儿看上去有十五六岁,虽然出身农家,却穿戴干净整齐,头发光光地梳成一个高高翘起的马尾。水灵灵的大眼睛向颂猜投来期盼的目光,嘴角不时泛出微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皓齿。真正给颂猜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她帮他挑选柚子时,动作轻盈,利落,嘴里还不停介绍怎么挑柚子,语气轻柔,态度温和,待人亲切。
女孩儿帮他选了三个满意的柚子,说,“大伯,保你满意,不甜,来找我,我叫兰花。”颂猜笑着说,“好漂亮的名字,你真像兰花。”女孩向他莞尔一笑,算是回答。
颂猜把三个沉甸甸的柚子装到了车上。他钻进了汽车,打着了火,正要启动,小女孩在敲他的后车窗。他看见女孩举着他的钱包。颂猜急忙下车,接过钱包,连连感谢……。
事情过去两年了,这时颂猜突然想起这个兰花姑娘。
第二天一大早,颂猜便驱车300公里来到他曾经买柚子的地方。几经周折找到了兰花。他见到她的父母说明来意,并劝说他们让女儿到他家当保姆。
兰花家境贫寒,弟妹多,父母身体又不好,只好辍学摆摊,挣钱养家。父母一听,知道要去一个曼谷富人家里做工,工资也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就一口答应了,并同意简单准备之后就随颂猜同车回曼谷。
兰花聪明伶俐,勤学好问,很快就学会了自己该做的一切。她对卧床的玛丽照顾得无微不至,亲如父母;房间收拾得清洁整齐;连饭菜都做的香甜可口。这让颂猜夫妇对兰花欣赏有加。为了回报兰花的周到服务,颂猜夫妇决定给兰花制订一个学习计划,补回她失学的损失。于是,在玛丽养病的三年里,兰花学会了英语,可以阅读一些英文文学名著,而且还涉猎了家里的各类藏书。兰花从贫困乡间来到了一个精神天堂,她整个换了一个人。
玛丽康复后要上班了,主仆双方都遇到了艰难的抉择,是去还是留?很快,一切都被双方的感情左右了。于是,雇佣关系就这样继续下去了。当时,20出头的姑娘兰花默默做出了一个决定:一辈子不离开他们,为他们养老送终,报答他们的厚爱重恩。后来,颂猜夫妇几次劝说兰花恋爱成家,都遭到了婉拒。
颂猜夫妇的两个儿子从小就在美国长大,而且在那里成家立业。这也使夫妇俩慢慢接受了兰花的执拗。
……
颂猜停住了讲述,兰花端着一盘削好的苹果,面带微笑地对我说,“这是中国的苹果。我曾登上了中国的长城。我很喜欢中国。”我连连道谢,并答应将来带她再游中国。
我看着转身离去的兰花,心想,多么好的一个孝女呀!

寄托
刘浩先生,已是耄耋老人,自老伴儿十多年前过世后,就保持着老习惯。一起床,先打开CCTV4中文电视频道,然后,开始洗漱,接着便是在宽敞的客厅踱来踱去作为晨练。保姆把早饭摆好后,他一边进餐一边看电视。早饭后,便半躺在躺椅上看当天的报纸。
这天,他在躺椅上坐定,刚展开《世界日报》,电话铃响了。
“哦,哦,今晚?……好的”。他用沙哑的声音回应着。是他当中文老师的小女儿小萍打来的,说是要带她最好的一个学生李成功来拜见他。其实,这是他几个月前提议的。他听女儿说,她有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学中文非常努力,而且成绩突出,不到两年,便通过了HSK四级考试。刘老先生听了,很是激动,便让女儿找机会带他到家里见见。
放下电话,重又坐回躺椅,顺势仰面躺了下去。他没心思看报了,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他长吁了一口气:我的事业总算有了寄托了。
17岁那年,他只身从广东汕头乘船到泰国谋生。凭着他初中毕业的文凭找到了教中文的工作。但刚教了两年,政治风云突变,华文学校全部被封。虽然后来向打游击一样,从事了几年地下中文教学,但最终结束了他的华文教育事业。
后来,他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四个女儿身上,希望她们能学好中文,但前三个都令他失望。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小女儿小萍了。为此,他不惜代价,将小萍送到马来西亚槟城去读中学。高中毕业后回到泰国,正值中国开始大量接受海外留学生,刘浩一鼓作气,又将她送到北京师范大学读本科。小萍似乎天生就是学中文的料,成绩特别优秀,从而,获得了该校中文系硕博连读的政府奖学金,继续深造。
小萍到北京读书的第二年,泰国的中文教学解冻了,六十出头的刘浩重又教起了中文课,他好像又焕发了青春,似乎要把压抑了几十年的能量都释放出来。不料,刚教了一年,就得了喉癌,术后,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声带的发音再也不允许他从教了。好在,他从女儿小萍身上得到了安慰。
小萍博士毕业后,回到泰国,任教于G大学外语学院,从事非学历的中文培训项目。她好像继承了父亲教师的基因,特别善于教书,学生的口碑很好,很多学生都慕名而来。她教学中的每一个成绩和进步,都回来向父亲报告,共同分享喜悦。
一次,小萍告诉他,有一个年轻和尚,自费读中文,每次来回要花六七个小时来上课,而且特别用功,学得非常好。刘老先生十分感动,当即掏出1000铢,交给小萍,说是给这位和尚的奖励。
几个月前,小萍又讲述了李成功这个小孩儿的事迹,他便提出要见这个孩子。
······
傍晚时分,叮铃铃······,门铃响了。刘老先生喊佣人赶快开门。小萍领着那十二岁的成功走到刘老先生面前,他恭敬地拜了拜,响亮地喊了一声“爷爷,您好。”
刘老先生抓着孩子的手,问长问短。孩子说,他家里还有一个四岁的弟弟,也很喜欢学中文。每天晚上,成功都会教弟弟几个中文名词。他告诉爷爷,当爸爸第一次送他去学中文时,他还觉得有点恐惧,没想到,上了老师的第一课,就觉得很有趣,后来就越学越带劲。
老先生拍着孩子的背,慈祥地说:“好孩子,你的情况我早就知道了,很喜欢你,希望你听老师的话,继续努力。”“我知道,爷爷,长大了,我也像老师一样,教中文。”
老先生掏出了钱包,从里边抽出两张,说“这两千铢是爷爷给你的奖励,将来学得更好,还会奖励。”成功想推辞,爷爷做了个阻止的手势。孩子的表情显得十分激动,“扑通”一声跪倒在爷爷面前,拜了又拜,连说谢谢。
“好了,小萍,帮我把抽屉里的蓝夹子递给我。”老先生吩咐着。他打开夹子,掏出个黄色的存折,指给小萍看,“这里有20万,这是专门用来奖励你的学生的。以后,谁考过HSK四级,就奖励2000铢,考过五级3000铢,考过六级4000铢。”
小萍“啊”了一声,表情震惊,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