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1 18小草2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39

18小草2

小草
替补新娘
妙丹睡了,脸色灰暗,面容憔悴,这个不知疲倦的妻子终于累倒了。华光心生愧意和怜爱,这个他未曾爱过的缅甸女人,从不抱怨,无论日子多难,都默默忍着,十几年来为他持家,生儿育女,甚至养家糊口,他的眼睛模糊了。
看着熟睡的妻子,他发现,妙丹并不难看,她的眉宇和她姐姐尼拉长得一样美丽,只是鼻子比较平。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端详妻子,因为他心里一直装着那个酷似他初恋情人的尼拉。尤其是尼拉的体型、脸型和神态太像他在剑桥大学的恋人——斯琪。彼时,他们俩都是爱国青年,决定一起回国参加抗日,等胜利了再结婚。于是,他回到云南,参加了民国远征军,开赴缅甸配合英军作战;她回到上海,参加了文化界救亡协会,为前线的将士募捐。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约定的胜利之日竟成了他们永别之时。
抗战胜利后,华光所在的国军回不了中国大陆,只能转战于泰缅边境。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华光,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心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朝思暮想的斯琪。在反攻大陆彻底失败后,他绝望了,开始酗酒,到处寻找长得像斯琪的姑娘。他像做拼图游戏一样,今天找到一个眼睛像的,明天找到一个脸型像的,后天找到一个嘴巴像的。可以想象,在热带国家的深山老林里要找到中国江南那种美女,实乃天方夜谭。然而,华光不管这些,他像疯子一样,锲而不舍。
或许上帝看他太可怜,终于让他觅到了林妹妹——尼拉,他欣喜若狂。那是一天傍晚,华光郁闷不已,独自来到一片茶园,看到一对男女手牵着手在他前面,女孩子的纤细腰肢和走路的姿态很像斯琪,他急忙向前赶了几步,责令他们停下。当尼拉回头看时,他惊呆了,心想这不就是斯琪吗?!他热血沸腾,不顾一切地把尼拉搂在怀里,胡乱地亲了起来。这让旁边的小伙子始料未及,义愤填膺。于是,他冲上前去打华光,从他怀里往回抢女人。一阵混乱后,华光放开尼拉,小伙子不依不饶地和他拼命。这时,华光掏出手枪,对着天空放了一枪,小伙子无奈,镇静下来。
第二天,华光带着卫兵来到尼拉的家提亲,跟她的父母说三天后来接人,拜堂成亲。这对老实憨厚的夫妇不知如何是好,当地人都知道这些军人不好惹,如果不从,就别想有安生日子。所以,就劝尼拉嫁了。可尼拉已有了心上人,不想嫁给这个老兵。第二天,她和情人偷偷地逃跑了。
第三天,华光带着一队人马来接亲,没想到新娘跑了,气得他浑身发抖,朝着天空连开数枪。这可下坏了尼拉的父母,没办法,他们让听话的妙丹顶替姐姐出嫁。华光考虑到,军营里已经大摆宴席,等着他和新娘,如若只身返回,实在没面子。就这样,作为替补新娘的妙丹跟华光举行了婚礼。
没娶到尼拉,华光的脾气越来越大,几乎天天酗酒,甚至夜不归宿。妙丹知道丈夫没娶到姐姐,气不顺,所以小心翼翼,免得火上浇油,可心里却美滋滋的。她感谢姐姐,要不是她逃婚,自己怎么也没机会嫁给华光,一个有文化,有本事的中国人,而且人也长得英俊。可是,她没文化,不懂得爱情,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丈夫喜欢,她只会逆来顺受,用尽自己的耐心和温柔去暖化丈夫那颗受伤的心。尤其在军队解散后,家里没了收入,妙丹夜以继日地做女红支撑起这个家,让华光颇为感动,从心里接受了这个替补新娘。
他们有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个个长得像父亲,白净,高挑。一看就不像缅人,妙丹甚是得意,感到骄傲。她要让孩子们都能去曼谷读书,将来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出国留学,做个有知识,干大事的人。她起早贪黑,不辞辛苦地开山种茶,由于她对采茶、晒青、摇青、炒青、包揉、烘干,道道工序,样样精通,制出的茶清香甘醇,远近闻名。家里的日子不愁了,可她的身体则每况愈下,她太累了。
华光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只见妙丹的眼角流出两行热泪。

孤  雁
李丹记下泰国巴蓬寺(Wat Pan Nanachat)的电话和接机人巴颂的手机号码,关上电脑,走出家门。她决定去这个国际寺院住几天,借助佛祖神灵想清楚今后的生活之路怎么走。

她是一家大型私企的投资总监,年薪近百万的白领丽人。七年前在美国M公司工作时,她迷上了中国合作伙伴H公司的总裁刘明齐,便一发不可收拾,并为此欣然回国。她凭自己的直觉笃定,刘明齐是她的菜。

李丹的直觉没错,刘明齐对她确实情有独钟。那是七年前,他带领考察团去美国M公司寻求合作,李丹负责他们的全程接待,其流利的英语、娴熟的业务和超前的国际投资理念,让刘明齐感到楚才晋用,求贤若渴;其素颜淡妆、落落大方,又让他看到久违的清新和典雅,喜爱有加。当他听李丹说,在M公司只是为获取国际投资经验,其目的是将来更好地报效祖国时,便立刻向她投去橄榄枝,幽默地说:“我代表H公司热烈欢迎美丽的、天使般的投资专家,李丹小姐来我们公司任职。”考察团的成员立刻附和着鼓起掌来,弄得李丹红着脸,不知所措,不过心里却美滋滋的。

自那以后,刘明齐时不时地就给李丹打电话,因为时差,李丹接电话的时间常常都是深夜,尽管说的都是闲话,却让这个二十八九的姑娘无法入眠。她满脑子都是刘明齐那张棱角分明,略带沧桑的面孔,尤其是做决策时,眯着眼睛,右嘴角微微上翘,若有所思,又有点狡黠的劲头,还有最后右手按一下左手中指,发出一声清脆的决断信号的动作,那神态和举止太迷人了。她无数次遐想,这位身价几十亿的民营企业家就是这样绘出一张张蓝图;就是这样抓住一个个商机;就是这样带领企业跨越一座座高峰,才50多岁,大有可为。她越想越兴奋,不仅崇拜,还想追随,于是决定接受他的邀请。

李丹被任命为H公司总裁国际事务助理,并立刻投入到企业收购美国一家创业公司的项目。她如鱼得水,无论是对欲购企业的调查和评估,还是收购方案中需注意的风险和法律程序文件的准备,都得到企业投资领导小组成员的认可和赞赏。刘明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一有空就叫李丹到自己办公室聊上一阵,情投意合,相识恨晚。她坐在刘明齐对面,看着他欣赏自己的眼神里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心里甚是愉悦,为自己旗开得胜暗喜,而且有点儿骄傲。因为,在这位不可一世的企业家面前,她不是傍他的小秘,而是帮他的助手。
如果说李丹对刘明齐图谋不轨,也不冤枉。但她确实是靠自己的实力站稳了总裁助理的位置,赢得了他那颗心。收购项目结束后,刘明齐不仅工作上离不开她,感情也彻底沦陷,每天晚上都给李丹打电话,电波传情有半年多。可当李丹提出要实实在在感受他时,刘明齐却退缩了,他不能欺骗她,怜爱地说:“对不起李丹,我爱你,但无法给你一个家。妻子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嫁给我,吃尽了苦头,如今落了一身病,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下她不管。”没想到李丹听了尤为感动,这种“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品格让她更确定刘明齐是个靠谱的男人。她哭着说:“知道!我不要家,只要你,有你的爱就够了。”

就这样,他们成了情人。在李丹31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刘明齐把她揽在怀里,说出他唯一的请求:“每年中秋和春节,我都要去新加坡与妻子和孩子团聚,不能陪你。”六年来,李丹毫无怨言,直到母亲去世,她才认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在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炮竹声中,她则守着空旷老宅里的父母遗像过除夕。孤独、寂寞,甚至恐惧,最糟糕的是不知这日子何时到头。她痛苦至极,想到分手,可一想到37岁的老姑娘,要找到真命天子的机率微乎其微,又动摇了,有他起码还有半个家,即使熬不过刘夫人,还有……

李丹走进飞机一等舱,扫视了一下这熟悉的贵族空间,发现三排豪华座椅只有她和另外一位女士,不由得一声叹息,心想,此时此刻,这个世界的孤雁不止她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