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2 26诈骗(范军)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56

26诈骗(范军)1

范军

诈 骗

薛大夫从没有下班晚回家。今天却下班两个多小时了,还不见踪影。薛大夫的太太在家里等得有些心焦。薛大夫是牙科大夫,很少有什么急诊,所以不像医院其他科室的大夫,总是加班晚回家。薛太太打了两遍老公的手机,不在服务区,打不通,咄咄怪事!

家里只有薛大夫和妻子,孩子在外地读大学。老公反常地晚归,让薛太太有些不祥的预感。饭菜已经彻底凉了的时候,薛大夫终于回来了。薛太太劈头盖脸就问:你干嘛去啦?怎么这么晚?急死我了!

知道你着急,这不一散会就赶回来了。今天下班后,全院职工大会,通报省卫生厅的下发的院长被纪检委‘三规’的文件。我们医院学术报告厅,屏蔽手机信号,电话打不出来,也接不进去。

你们院长出事了?这倒是新闻。快说说怎么回事。

唉,院长也算是我医科大学的学长,不过做了院长之后,就鼻孔朝天了!我的主任医师的职称压了我好几年,不给我评,这回也是恶人有恶报啦!

现在当官的有几个好东西?好在上面现在反腐力度大,让这些贪官污吏官不聊生咯!快说说,他究竟犯在什么事上了?

说来也怪!那么一个医学博士,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结果被两个骗子玩了!唉,别愣着,把饭菜热热,我们边吃边说。

薛太太张罗着热饭热菜,薛大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打开了,斟了小半一杯,慢慢喝着。菜热好上了桌,薛太太顾不得吃饭,再次催丈夫说院长的事情。

一杯红酒下肚,薛大夫面色微红,打开话匣子:

我这位老同学家世好,大学毕业就分在这市内最好的三甲医院,不像我要苦哈哈读完博士才有机会到这里来工作。可是人家也什么没耽误,在职读博,还比我早两年毕业。早早就做了科主任、副院长,也是本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前两年又被提拔为院长,一上任就大兴土木,我们现在用的学术报告厅就在新落成病房大楼的顶楼。可是问题也就出在这座大楼上。搞基建油水大,一定是有了经济问题。可是他做事严密,大家虽然私底下有所揣测,可是谁也没有拿到他的什么把柄。他上个星期还在会议上作反腐倡廉的报告,大肆标榜自己两袖清风。

他也算是有点背景,怎么就查到他的头上了呢?

这事说起来也是一个奇葩!最早是因为一桩诈骗案。上半年警方查获一个连锁作案的诈骗团伙,经审讯,诈骗犯供出了他们之前得手的案子,也就牵连出了他们诈骗院长的那一出。

薛大夫放下酒杯,端起饭碗往嘴里扒着饭,含糊不清地说:

堂堂一个院长博士被两个农民骗了。这两人一个在北京打过工,一个当过武警,曾在中央机关做过警卫,也了解一些官场的内幕。他们利用贪官们做贼心虚的心理,假冒中央纪检委的地巡视组成员,说是收到举报,院长的在建病房大楼贪了不少好处。

骗子们怎么就这么容易就可以得手呢?

一则贪官们做贼心虚,一则骗子们也确实做了些调查,掌握不少证据和把柄,这些秘密不少都是他们之前诈骗其他贪官得手时了解到的。他们用了解到的一些把柄镇住贪官们之后,说吐出一些赃款就可以息事宁人。结果贪官们有不少就中了圈套,被骗子们骗到了大笔钱。我们院长一直都没有察觉有诈,直到诈骗案被牵连出来,他才知道被骗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