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2 27澹澹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2:58

27澹澹3

澹澹
一个甲子的思念

车子离开曼谷清伯就开始有些紧张了,那么长的思念,该是一种怎样的相见啊!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内战,清伯的父亲逃出穷困的家乡远走南洋到了泰国的喃邦府,为了生存,他与当地的泰国女子结婚并陆续生下清伯等三个兄妹。可是清伯父亲却一心牵挂着家乡的母亲,也就是清伯的奶奶。就在清伯才满十一岁的时候,有一天,清伯的父亲乘着妻子下田的时候悄悄带着清伯上了红头船。父亲告诉清伯说先带他回家乡看望奶奶,后来清伯才知道,因为他是长子,父亲要把根留在家乡,要他回家乡伺奉奶奶并在那里成家立业,根本就没有让他回泰的意思。而且更让清伯愤怒的是,父亲后来还在家乡另外娶妻并带到曼谷做生意。奶奶说,泰国女子虽好,但她不是和我们同一个种族等云云。清伯迫于无奈和孝顺留在了家乡普宁,而且一直默认那个和父亲在一起的后母,可是心底里他又是多么思念自己的母亲啊!后来在和父亲的书信往来中,清伯偶尔提到亲生母亲和两个妹妹,父亲总说没有找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成家立业后的清伯,虽然已经把中文当成母语,心中却无时不在脑海里复习着泰语,虽然仍没有母亲和妹妹的消息,但清伯还是期待有一天找到母亲和妹妹时能和他们用泰语沟通。
八十年代开始,中国开放,许多人都有了出国的机会,清伯欣喜地拿到了泰国签证,带着最小的儿子来到曼谷父亲和后妈的家。清伯的父亲还是以“没有找到他们母女”推辞,后妈更是明说了不许去找她们。两个星期后,清伯没人帮忙也无计可施,只好带着失望离开曼谷。走之前他向父亲要求可否留下他的小儿子在曼谷,父亲答应了。其实清伯就是不死心,他交代十五岁的儿子留下,好好在爷爷的公司里打工,并暗中寻找亲奶奶。
时光荏苒,岁月磨人!清伯在期待中、盼望中已从黑发变为白头,而清伯的儿子仍然没有亲奶奶的消息。信念一点一滴在心中消磨掉,快七十岁的清伯常常和清婶说,大概苍天是要我们母子在阴朝地府相会了。
然而,亲情总是会感动人感动天地的。就在不久前,清伯接到父亲病逝的消息,他匆匆赶到曼谷奔丧,拿到了父亲给他的一笔最昂贵的遗产──亲生母亲的地址和电话。儿子说“爷爷临终前才告诉我,奶奶和姑姑还一直守在老屋。爷爷平时碍于曼谷奶奶的强势,都不敢和喃帮的奶奶联系。” 清伯听后老泪纵横,说马上要去见母亲。
车子在柏油路上飞奔着,清伯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好似他认得那条当年离开的路,生怕给司机开错一样。清伯左手扶着清婶的手,右手紧紧抓着一条旧得快认不出是红头绳还是什么的带子,带子上串着一块铜钱般的小玉,那是小时候母亲戴在他脖子上的,长大成人后绳子太短他就摘下来一直带在身边,那是母亲唯一的东西。
几个小时后,车子由柏油路转进一条黄土路,飞扬的土灰里一路有崭新的楼房,偶尔也见一些低矮的木屋。清伯一
直喃喃地说着什么,儿子靠近一点才听清楚,“Mae!Mae!”
清伯反复用泰语在叫着母亲。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清伯知道应该是到了,突然他把正要伸出去开门的手收了回来,紧张地问:“真是这里吗?能等一下吗?我母亲知道我要来吗?”
其实在来之前,清伯知道儿子已经电话联系好一切了,母亲还健在、妹妹也很好,大家一直在等着相见。可是这等了五十九年的脚步啊,怎么一下子就这么沉重了呢?
仿徨间清伯听到前面有一些吵杂的声音,定睛望去,一群人拥着一位银发稀疏、穿着崭新沙龙的老婆婆,正慢慢地向他的车子走来。那身影不是当年的身影,那面容也绝非当初的面容,只有那眼神──温柔而期待的眼神,不止千万遍地在清伯的梦里出现过啊!
抹开模糊的泪眼,清伯抓开车门,大喊着母亲跑过去对着母亲跪了下去。这积攒了一个甲子的话语和思念啊,都在清伯的一个下跪和一句“Mae”里。

同在一条船

自从市委书记的不雅视频曝光后,纪委调查了好多人,吴市长已经两个月不敢来找我了,我的钱也快花光了。
今天,我突然想到了她。一通电话后,才半个小时,市长夫人就到了我家门口,手里提一篮子水果的她笑容可掬的说:“ 妹妹啊,前阵子是姐姐不懂事,你和老吴也是。两情相悦,做姐姐的哪能这么小气呢!”
我忽然发现自己这步棋走得真好!
她见我不说话,轻轻从包里拿出一个胖胖的信封塞到我手里,说:“ 这点钱你先用着,只要你不去揭发咱家老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姐姐我!”
回想几个月前她来电对我的一番辱骂,到现在这般的唯唯诺诺,这转变还得感谢最近频频出现的“小三运动”啊!看来,我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我不禁窃喜。

灾区一角

地震的当天晚上,救灾人员把阿民和坤婶从废墟里挖了出来,坤婶受了轻伤,可是阿民的右腿断了。
医生正为阿民做手术,此时脚上的伤还不如心里的痛,阿民真希望当时那条柱子把他给压死。外面记者在采访坤婶,他听到坤婶说:“这孩子一早来我家帮忙的,突然家里晃了起来,他抱起我就往门外跑,刚迈出大门那柱子就倒了下来,他是个有善心的好孩子啊!”
“不!不是这样的!”阿民多想对外面喊,可是他该怎么说?他是否该如实告诉大家:今天一早他为了父亲的手术费走投无路而做了梁上君子,到坤婶家偷窃。坤婶发现时钱已经在他手上。
坤婶厉声问:“你要做什么?”
阿民吓坏了:“我爸病了,我想……借点钱!”突然间,阿民颤抖的声音似乎把整个屋子给震晃了起来。
没多想,阿民丢下手里的钱,跑过去抱起坤婶就往外跑,然后门柱子就在他身后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