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2 30诗雨 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3:06

30诗雨 3

诗雨
蜕壳  

眼看一年一度的水灯节又到来,老农夫妇真渴望远离家门的唯一儿子也回来,与两老高高兴兴的共同渡过幸福的水灯节日。
儿子自从离家乡到外府工作后,她数一数十根粗糙得如柴条般的手指,裂开缺了门牙的咀,对着老伴说,我们的儿子离家也快有五年了,怎么不见他回来探望父母亲呢,难道他这一去便把父母忘记了?
老伴只摇头说,这年头的年青人,那有我们这一代人重亲情呢。她痛惜的为儿子辩护着说,不,是孩子工作忙,不也有打过电话回来说了吗,他在泰国的名胜旅游景点某餐厅工作,也许走不开吧,她为自已也为老伴安慰着。
曾是那么美丽的农村景色,经常夹在他犹豫和憧景的困惑中,一个正在长大的男孩,很想穿漂亮的衣裙、涂口红抹姿粉,或烫一头长长漂逸的卷发,衬托在这美丽的农村景色多美妙呀,梦想深藏在他那花季的年华里,直至有那么一天……。
一幕朦胧的画面闪过,茅舍屋前不知何站立着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长发肩披、穿在她身上的红裙在风吹拂过漂逸扬起,让老农夫妇看得眼花瞭乱,少女如一朵出水浮莲般清新玉洁,她只站着低着头,咀角含蓄的微笑着,老农夫妇走出来问她,小姐找谁呀,她还是紧抿着小咀不吭声,且还扭捏的装出一副人见犹怜的娇羞样子,她的出现,也引来左邻右舍的居民的好奇心,纷纷围绕着把她当怪物般,从下到脚观看,不时还七咀八舌参插着一丝嘲笑,这是那家的卖春女吧,是从外府淘金回来的,怎么会是咱们村子的姑娘呢?
老农妇怕伤了少女的心,立即上前握住她的手温柔说,小姐进家吧,你找谁呢,此刻她的泪水像泉涌般,澘澘滚落在她洁白娇嫩的面上,尽不住的激动紧搂着老农妇喊,妈妈,妈妈,是儿呀!两老农夫妇一听,实时被吓得昏了过去。

承 诺

如花似玉的女孩,每天向这摊卖豆浆的女人买豆浆,女孩是每天来买给祖母和母亲喝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世上一代新人换旧人,老祖母辞世了,如今她的母亲也老了,女孩也不再是小女孩了,仍而还是每天来买豆浆奉养老母。
这天她对卖豆浆的女人说,阿姐,我要和你先订买长期的豆浆,今后你能每天送一袋豆奖水给我母亲喝吗?
阿姐头也没抬的忙着做生意,但爽快的答应她,好的!那我先付了数年的钱,她把一笔数目不少的钱放下给阿姐后,便转身匆匆的走了,临走前还回过头来说,别忘了答应我的承诺,每天一袋豆浆送给我妈哦。
这时卖豆浆的女人才惊愕的想起了什么,噢!每天,今年她已快70岁了,她还能再为她母亲送几年呢?
从这天以后,她再没有看到这女孩,出现在她的豆浆摊位了,她也忙,没有亲自送豆奖水上门给女孩的母亲喝,她是叫孙女送过去罢了。
半年过后这天,她突然想起了女孩,心里不觉浮上一阵怀疑,于是她决定亲自上女孩的家门一趟,傍晚时她沿着阴暗的小巷,走进了女孩的住家,这是一间非常简陋的屋子,幽暗的灯光中木门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满脸焦碎的妇人,妇人以惊愕的眼光望着她,她道出女孩的名字,妇人眼里实时含着泪光,咽哽着喉音说,她是我女儿。
她急着问她下落,妇人更是悲从中来,颤抖着声音说,半年前她走了,她患了肺癌不治去世了!她一听一颗心,像是被一颗大石压着般沉重,她踉踉跄跄的再步出小巷时,双腿更是举步艰辛。

天网恢恢

一辆摩托车经过警检查站时,被警截捕顽抗逃跑,却跑到这绝巷里的大沼池边来,歹徒见无路可逃,只好弃车跳入大沼池里,躲在石莲杂草堆底下,大队警方随尾赶抵团团包围和密切监督着,料歹徒即使有神通广大的本领也逃不出天罗地网的。
可是,眼看天已黑下来了,大队警方和志愿人员及村民,都在这宽阔的沼池水里的石莲杂草堆中帮助搜索,整整3——4个多小时多了,怎么还见不到歹徒半点踪影呢,明明见到歹徒被警方随后追捕得紧,跑到这处无路可逃的绝路来,跳下沼池水里的石莲杂草堆中躲藏着的,难道歹徒有神通广大的本领吗,被他逃脱去了。一连串的问号在这暮色中拂拂扬扬。
这是一个专门劫杀妇女的大盗,在数府进行抢劫、奸杀妇女的无恶不作色狼大盗,警方苦苦追踪侦查不到其行踪,真是踏破铁鞋无处觅,歹徒竟自送上门来,眼看就要被逮捕到,却又被逃脱去吗?!不可能被逃脱,村民齐声异口说,估计还是躲在石莲底下,怎么那么久了不见他浮出水面来,难道歹徒不用呼吸吗,有人好奇的问,这一问令在场的人更好奇了?
灯火通明照得池水波光粼粼,沼池水里的石莲自管摇摇荡荡,向似看透世事般。看那边,突然有人大喊,众人的眼光都朝这人手指方向望过去,果见池水面上浮动着一圈圈的水波纹,还见一支空心荷梗伸出水面来,众人不觉大喜,瞬间四周溅起无数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