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2 33洪玲3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3:14

33洪玲3

洪玲

赤马的故事

芭堤雅旅游胜地海滩,有一户小家庭,夫妇俩和两个儿子,他们靠一只赤马谋生。每天晨早至日落,阿讪牵着赤马在海滩辗转。每每遇到游客立即热情招待,介绍旅游风光。马的两旁各挂着一块招牌骏马乖顺,骑马游玩,保证安全,一小时四百铢”,马蹄滴答滴答的脚步,跟随肤色焦黑的阿讪走遍海滩。

中午阿讪在树阴下解开饭包,先把袋里的草和水放在阿赤面前,于是阿赤懂事地低头摇尾,等主人先吃饭,它才细嚼慢咽,然后各自歇息。无论是风吹浪打,晴天雨季,萧条或兴旺的季节,主人和马都希望未来会更好。

岁月流逝,病魔悄然带走了小儿,大儿子纬洛艰难地读完大学,并在曼谷找到一份工作。

那天纬洛回到家,欢呼雀跃跑到父母前:爸爸,妈妈,我找到工作了。”

嗨,真的吗?”夫妻俩惊喜得说不出话。爸妈,我担任财务员,公司需要一笔担保费。”

此话令夫妻俩愣住了,纬洛没看到父母的异样,仍接着说:爸妈能付出四万铢吗?”夫妻两对望着无语。

阿讪沉思了一会说:别担忧,爸妈会尽量替你找这笔钱。”

夫妻俩忧虑忡忡,到处借钱,可村里的邻居亲友都是穷人,那有钱帮助他们,阿讪把家里一点金饰到当铺典押,可仍凑不到数目。

那一晚真是难熬,夫妻俩在睡铺辗转到深夜,仍找不到出路。结果阿讪向妻子说:孩子妈,我想干脆把阿赤卖掉,完成孩子心愿。”

他爸,这么多年来阿赤辛苦跟着我们,孩子才能安心攻读,完成大学学业,它是有功之臣,这样做太残忍了吧。”

阿讪叹大口气,无奈说: 其实我们爱它如儿子般,若不卖掉他,何以向孩子交代,想起孩子高兴的脸色,真是左右为难了。”

早晨纬洛一起身,面前的情景本是平常事,可当天显得特殊,他怔住了。父母粗糙满青筋的手,小心翼翼地将阿赤刷洗得干净,露出皮毛如丝绸一般闪光,棉絮似的尾巴不停摆动,头连连摇动,展示了又威风又可爱的样子。

满头银发的父亲,看着强壮的阿赤,梳理阿赤的毛辛酸道:阿赤,对不起了,明天你就有新主人,乖乖听话啊!”

母亲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她凑近抚摸着阿赤的头,声音颤抖道:你和我们同甘共苦,真的舍不得你啦。”

阿赤似乎感到不祥之兆,骤然沉默,安静蹲下身,实时眼角流露出大颗泪珠。看到此景,夫妻俩哀伤地凝视着阿赤,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主人和马抱头痛哭。

纬洛不忍心地转过头,面前的情景勾起儿时的回忆。父母的勤劳,整天挥汗如雨,过着粗衣淡饭的岁月。自从有了阿赤,生活上马到功成,家庭里经常笑声连连;他和弟弟能顺利读书,父母少了愁苦,可今后父母怎能过日呢?

吃晚饭时,纬洛在父母的盘碗增添了肉菜,而说:爸妈您别愁,多吃点。明天我到公司表达诚意,请求他们宽待些。”

父母沮丧的脸色,泛起微微兴奋的神气:好办法,那就试试看吧。”

早晨纬洛走出家门,看父母脸色比较轻松,他颇感欣慰;他决心自己宁愿吃苦,争取其他工作。

纬洛站在房门前,心脏砰砰跳地推开房门,看到经理在严肃埋头工作。经理瞥了他一眼,又继续忙着说:是不是准备要上班了?”

纬洛尽量克制紧张,轻声说:经理,真对不起您,我家很穷,拿不出担保费。”

喔!真怪,那你甘愿丢弃这份工作?”

我特别珍惜这份工作,但我不能给父母再增添了负担。”

经理调整眼镜,抬头仔细望着面前的年轻人:太可惜了,很多人都抢要这份工作。”

纬洛冷静的说:父母之恩重于泰山;我相信,只要有心不怕苦,机会仍有的。”他还叙说出父母和那只马的深厚感情,他不愿只为了自己的需要,伤害了父母和马。

纬洛停止讲话,尴尬了片刻,他从容站起要跟经理道谢时,那有力的声音令他站住了!

慢走,若你真的有为,别忧没担保费,明天赶紧上班!”

 

 

勇气

 

她师范大学毕业,面目普通、胆小怕事,父母总不放心她在外工作。但她仍坚持要出外经风雨,结果在不懈努力之下,被一家公司聘请,薪水虽微薄,至少能减轻父母负担。

她力争上游,努力工作,仅仅四个月得到上级赞赏;然而却得不到同事认同。

一天公司举办联欢会,她独自坐在一角默默观看,正看得入神时。麦克风播出的声音:有请,某某小姐上台演唱。”她全身哆嗦,环顾四周,每张脸都像在嘲笑她,要看她难堪,她怯懦紧张,朝洗手间避去。

那笨小姐何以应付呢?一定很滑稽。”

丑陋的她,一定没脸见人了。”

洗手间泄露的声音,令她了然一切,她深吸口气,尽量调整心态:我不能逃避,今天能逃,那明天呢?”

她回头,从容自若上台了:真对不起,我,我,不会唱歌。”

哈哈哈!”一阵哈笑,她继续说:我只能以诚意表达心意,谢谢大家的爱与拥护,我爱大家,更爱我们的公司。”

喝彩和掌声,让她噙泪而笑,是首次满自豪的笑。

价值

她是李家的千金小姐,他是一位普通职员,两人意志投合,成为情人。李老板不赞成女儿的爱情,意图解散他们。无奈之下,李老板限定男方找来五百万铢聘金,不然,休想得到他女儿。

半年间,男方送来五十万铢,李老板奇异地拿着钱。几个月后,男方又送来五十万铢,这次李老板抬高眼镜望了又望。

两年过去,骤然间李老板由衷道:雅集,富穷不能代表人的价值,还是你有眼光。”并递两三张照片给女儿。

雅集楞楞地看照片,照片里的他,正为躺在病床的老妇伺候。另一张照片,他在夜市里忙着卖稀粥。

雅集,爸爸彻底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