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16泰华微型小说集2 42孔小梅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3:23

42孔小梅1

孔小梅

飞来横财

夜里十二点,曼谷素坤未路一条深巷里,人迹稀少。一家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亮着灯光,门口有几只野狗在流荡。店员阿桔今夜值班。她一个人站在收银台前,看着手机玩游戏。

玻璃门自动打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阿桔眼睛没有从手机上移开,习惯性地开口道:欢迎光临。”

青年没有去挑选任何商品,他径直走向收银台,把一个用旧报纸裹的小包放在阿桔的面前,说:等我离开后,你再打开看。”

阿桔惊讶地合不上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用力揉了揉眼睛,问:你说什么?”

青年快速离去,转身出了商店门口。

阿桔张口想问:给谁的?”,声音却梗在喉咙,那个青年的背影已消失在黑暗中。

她把手机放进口袋,迟疑地看着桌上的包裹。她不认识那个人,他怎么给她东西?她忍不住好奇,打开报纸,想看看到底是什么?

然后她惊呆了。

烂报纸上是一捆紫色的千元泰币。

她赶紧把这捆钱藏在收银台后的地板上,蹲着一张张地数,整整十万泰铢。

她不可置信地摇摇头,重数一遍。

她站起来,一身虚汗,狂喜地望着外面黑暗的马路,又不由地害怕恐惧起来,好像某种危险潜伏在暗处,随时会飞出来,吞没她。

夜太深了 。街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

她觉得商店里的灯光太亮了。外面有千只眼睛把她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而她却看不进世界的黑暗。

阿桔二十二岁,从南部宋卡来曼谷找工作。父母是农民,家里年幼的弟弟就有五位,还有奶奶。父母供不了她上大学。她就一个人来曼谷蓝卡平大学读书,一边在便利店打工。

这笔飞来之财,是一笔巨款。她今生今世还没有摸过这么多钱。

那个青年说很纯正的泰语,她努力地想着他的样貌,刚才太突然了,她没有注意到他的长相,但是肯定她不认识这个人。他穿一件黑色的衬衣,人不高。他把包裹放在收银台时, 她看到他手上戴着一枚金戒指。

她拿起电话,想报警,却犹豫再三。

过几天学校就要开学了,她的学费还没有着落。还有她的房租,水电费和伙食。这十万块可以让她轻松地度过大学生活,她还可以帮助父母还清一笔债务。

可是,这笔钱,会有什么危险在后面?横来之财,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她以后都要提心吊胆地生活吗?

她又在想,这个青年为什么把这笔钱放在她的面前?难道是她的爱慕者?这也太童话了。

没有收到这笔钱时,她还过平静的生活;收到这笔钱,各种各样的贪念,让她又恐惧又不安。她想到平凡的父母,他们一生为农,勤勤恳恳,自守本分,也过得平安淡然。

做人要心安”她母亲常教诲。

阿桔望着店外黑暗的诱惑,不由地舒了口气,拿起手机拨打匪警电话191。

警察从监控视频中看到,该男子身高一米七五,穿牛仔裤,从进店到出店也就有一分钟,动作非常迅速。由于该男子从进店到离开,都是背对着监控,所以视频中无法看清他的面孔。

无人报失,这十万泰铢警察以丢失财物处理,通告各处,希望有人到警务处认领。

一张大通告就贴在阿桔打工的便利店的玻璃门上。

阿桔这两天,走路常常回头看是否有人跟踪她;在店里打工时,盯紧每个顾客看。可是,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人来打扰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那晚的深夜来客象从地球上蒸发一样,从此消失不见。

一年后,警察局打电话给阿桔,按泰国法律,一年丢失期限间,如果无人认领的财物,归捡到的人。

阿桔大学毕业后,进了泰国赫赫有名的海鲜罐头企业公司,在会计部工作。阿桔常感念那十万泰铢。如果没有这笔钱,她很难读到大学毕业,更不会成为首都著名企业的一名白领。可是,这笔钱的真正主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