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02凌焕新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44

02凌焕新

 

微型小说与闪小说

凌焕新(中国)

在微型小说从短篇小说中分化出来,成为小说家族中一位小弟小妹后,逐步从创作实践上、理论上成熟起来,取得了带有时代标志性的文坛业绩。近几年,又在中国和东南亚华文作家中,又推出了二、三百字的闪小说”,也风起云涌,飙然崛起。如何看待这两种小说文体,受到了大家的关注,我略抛一点管窥之见,以供讨论。

我是微型小说的倡导者之一。想当年,1981年上海《小说界》首创开辟《微型小说》专栏。第三期上发表江曾培先生倡导性文艺论文《微型小说初论》,我于1983年8月发表的《微型小说探胜》,专门用一节阐明了命名微型小说”的主要理由。并概括出它的主要文体特征。从理论上论证取名微型小说”的合理性。许多作家包括王蒙也为微型小说点赞。连续发表了《我看微型小说》、《微型小说是一种......》不少老作家也亲自撰写许多让人眼睛一亮的微型小说作品。微型小说不仅出生,而且活生生地已成为现代小说中最少年”(柯灵语)。如果说,微型小说的崛起是时代生活节奏的加快、新传播手段的简捷、读者群审美需要的新变化,文学文体规律发展的必然等充分展示了它的合理性的话,那么,1992年6月,经国家民政部批准登记,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微型小说学会正式成立。它是从事微型小说创作、批评、研究人员的民间组织,是一个有独立法人的文学社团,由此,它在中国文坛上自立于文学之林,有了文学的户口”。这标志着微型小说”不可取代的合法性。加之,东南亚诸国世界华文微型小说风起云涌,微型小说已成为国际文坛的宠儿。小说以其字数的多少,篇幅规模的大小,分为长篇、中篇、短篇、微型四种。微型小说的字数应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大体规定,因为,这也是界定微型小说一个外部特征的依据。江曾培在《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序》中指出:依我看,微型小说字数的下限不限,只要写的是小说,而不是文字游戏,十几个字,几十字均可,上线一般千字为宜,个别的最多不能超过二千字。”这里特别强调的是:下限不限”。因此,马克·吐温的《丈夫支出账单中的一页》只有七行不满百字,郭沫若的《他》三百字,司玉笙的《书法家》只一百多字都是微型小说中的翘楚之作。

闪小说,又从微型小说中分化出来,形成小说中的小弟小妹。也有独立门户之势。它起源于2007年1月23日在天涯社区短文故乡”发起的180至210字超短小说征文”活动。当时定名为超短小说”,字数也有了规定:下限180字,上限210字,其实超短小说,美欧文坛就称之谓超短篇小说”,比短篇小说更短或特别短的小说,近乎对短篇小说加上一个形容词,这是描述性语言,尚不能成为名称化的概念。以后有人从英语中有一闪小说”的名称,当时主要指希腊的《伊索寓言》等短小的故事,现在把它借用过来,指称这类超短的小说,也许是个巧合”。因为闪”字包蕴着诸多内含,也许正是它们的形象概括。于是,闪小说”就得到了大家的首肯。中国首发,菲律宾、新加坡、泰国等华文作协纷纷响应,积极尝试创作实践,举办作品比赛会,开展闪小说的创作理论探讨,促进闪小说的成长和繁荣。但闪小说还只是个幼儿”,还没有定形。小时了了”大了还不知会长成什么样子。首先,这类小说的外形字数到底是多少?超短到什么程度。2007年超短小说征文的限定是180字至210字,以后又觉得太短,提高到二、三百字,泰国司马攻等商议提出的是上限定在三百字,下限一百八十个字”,希望泰华的闪小说作者,共守这个规则。”菲、新等华文作协也有自己的规定,还有人提出上限为五百字。字限虽不是闪小说的脚镣手铐,但也是该小说应该定形的一个必要条件,所以它必须逐步的约定俗成而成形。

其次,闪小说自立门户的文学性特征,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要解决我是谁”不是谁”的文体区别的问题。《小说月刊》提出的选稿标准所谓七字真言”:趣、情、寄、讽、绝、妙、味。这难道是闪小说的文体特征吗?试问:这七字,诗歌适合吗?散文适用吗?微型小说适用吗?应该说都适用,所以这七字是对一般文学作品的普遍的审美要求,不是闪小说所独有,更不是闪小说艺术特征的准确概括,有人根据自己的写作经验,提出要闪情、闪电、闪避、闪跳、闪点等自有一定道理,有人从文章的起承转合入手谈闪小说写作要求,也有某种合理之处。还有人在《浅谈闪小说创作的语言锤炼与结尾处理》。中提出语言精练”文字兼用”跳跃性语言”适当独白”慎用描写”都说出闪小说语言的某些特点,至于结尾的压轴”思念”等,都说得通,但问题是闪小说”既要有小说大家族的基本特征(基因),又要有从微型小说中独立出来的并与之相异的个性特征。如今,正如司马攻所说:闪小说特征,很多方面也是微型小说的特征,闪小说很容易被微型小说取代。”如果说不清楚与微型小说的文体特征相区别的要害之处,那么闪小说的自立”就缺少它的充分合理性。只能说凡存在就是合理的。所以闪小说的作者、评论研究工作者还需在实践中总结,理论上概括和升华。我们还有一段遥远的路程要走,一种新文体的诞生,成长,成熟。总要一个过程,正是这个创新的探索,才吸引更多的文人作为探险者长途跋涉,创造新的文坛业绩。回想中国诗歌上有趣的事情,汉代枚乘首创七发”赋,后人沿用这种体裁写作,简称七发”体。历史证明,这种文体过于拘泥于七”,逐渐为文坛所淘汰。而讲究韵律的五、七绝句、和五、七律,则是唐诗兴旺的诗体,成为中国诗歌文体发展标志性的高峰,沿用至今,还有旺盛的生命力。这些史实值得我们闪小说爱好者关注。总之,微型小说与闪小说,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在目前情况下,可分可合,闪小说既可容纳进微型小说,成为微型小说的一员,也可独立门户自谋发展。有一定的自由度,宽容度。一切事物都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若无新变,不能代雄。”这是时代演进和文学发展的要求,它是不可抗拒的必然趋势,我们为新文体闪小说点赞着!

2016.7.南京月光寓所

(凌焕新,男,1934年9月生,江苏常州人,历任南京师大中文系副系主任,文学研究所所长、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历任中国写作学会副秘书长、副会长。江苏省写作学会会长。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副会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