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04重读司马攻的华文微篇小说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46

04重读司马攻的华文微篇小说

文胆诗心小说身:

重读泰国司马攻的华文微篇小说

姚朝文(中国)

 

20世纪80年代以来,泰国的华文文学趋于繁荣,泰华文学成为世界华文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1990年开始,微篇小说创作极泰华文坛一时之胜,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长江曾培先生曾用蜂飞蝶舞,春花无数”来形容这一盛况。泰华微篇小说创作在司马攻等众多泰华作家的倡导与推动下,在1990、1995年掀起两次高潮,虽然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的冲击,发展态势呈现出峰谷交错的W型,但总体而言,其热潮一直延续至今。

司马攻原名马君楚,另有笔名剑田、田茵等。祖籍广东潮阳,1933年出生,为泰籍华人。他不但是泰国五福染织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裕曼空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祥通公司总经理,多年来还一直担任泰华作家协会会长,在泰华文坛及中国、东南亚文学界享有崇高的声望。他于2008年底再中国上海荣膺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终身成就大奖”就是对他倡导并引领国际华文微型小说事业的权威认定。

司马攻的微篇小说创作对泰华微篇小说的发展具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左传.宣十二年》)之功。1990年,司马攻连续发表了30篇微篇小说,并于1991年结集为《演员》出版,成为泰华文坛第一部微篇小说集(当时标名为小小说)。1995年,他的第二部微篇小说集《独醒》(标名为微型小说集)出版,实践了他既不想鑚入别人的‘套子’里,也不老是落在自己的‘框子’里”的弘愿[1]。《演员》和《独醒》的出版,是他在微篇小说创作道路上的两个里程碑。此后,司马攻的创作精力虽然转向了散文和题序、书序,但在百忙中依然挤出余暇从事于千字小说甚至百字小说的创作。我断断续续读到他在中国大陆《小说界》、《微型小说选刊》上转载的部分创作。但是,窃以为,文坛倡导百字小说”,容易把小说的血肉都挥刀斩去,只留下骨骼,那就与故事,与近十年盛行的手机短信,与近两年盛行的微信文学很难区分清楚了。笔者曾撰文论证过,微篇小说(这是笔者20多年来一直倡导的名称[2],中国大陆更多采用微型小说或小小说)的篇幅以汉字为例来计算,最长不易超过3000字,最短尽量不要少于千字,最好的幅度是1600字至2200字之间[3]。所以,尽管本文是站在2016年回顾其华文微篇小说创作,笔者主要还是依据《演员》和《独醒》两集74篇作品,对司马攻在这一道路上的艺术探索和贡献做出巡礼与概览。

心有灵犀 体察万物

 

以纤细灵悟的诗心沉入生活,用洞察世情的眼光提炼素材,依托开阔的视野,借助练达的笔触表达出作者对生活的沉思与领悟,这些个性化的艺术追求使司马攻先生在微篇小说文体上刻印下鲜明的印记。就象他在《演员》自序中说的那样:我不是以我的生活去看生活,我按社会的生活整体去体会各阶层的生活,从各个角度去感受生活。”[4] 进入创作状态中的他,是以一颗艺术的心灵来看取世界的;作为实业强人,他的生活视野又颇为广阔。两者交融,他的微篇小说得以生动地闪映出泰国社会五光十色的景象,也映射出他对人生的独特感悟与哲思。

司马攻以冷峻的观察、深刻的沉思和严谨细腻、真切传神的表达来从事微篇小说创作。他笔下泰国的一些人情风物”(《独醒.自序》)、社会百态都经过他精心挑选并寄予了他深沉的思考。读他的作品令人体察到作者的敏感、灵智与纤细,透视出他洞彻人情世事后的明达与温情。艺术家的诗心+智者的良知,这二者构成他创作的动力和为文的生命底蕴。

我们先谈其艺术家的诗心。在《演员》第2篇《心壶》里,我是个古董迷,酷爱收藏小茶壶。去越沙攀”佛寺礼佛时发现了五把造型古朴的名贵小茶壶。我心里一热,就和住持巴空大师谈得很投机”。日复一日地投机下去,终于我以四把新壶,乌龙茶四斤,外加现金四千铢,在三个月内换得了四把名贵小茶壶”。不久,我去佛寺重施旧计,想得到第五把名壶。不曾想巴空大师吩咐他拿走放在桌上的一个大纸盒后继续入定了。我回家后打开一看,里面有我曾用来掉包的原样东西外加那第五把小茶壶!我彻夜难眠,次日将原壶放回佛寺的木橱。大师说话了:

颂吉施主,橱中有没有壶,是新的还是旧的,这对于我都是一样。但是对你…… 对你可能很重要。”巴空大师的声音在我背后传来。

我一转身,双手向巴空大师合十为礼,低下头来坐在巴空大师身旁:大师!是的。很重要,这五把小茶壶对我一生很重要,我是真真正正得到了五把小茶壶。”

我离开了佛寺,心中想着:得失只在一念之间,失去的可能就是得到的。我虽然有不少古董,而永远留在我心中的是那五把小茶壶。”

在大师的身教下,作者笔下的我”将物质层面上的得与失升华为灵魂层面上的失与得,还回去的是物,得到拯救的却是人格与灵魂!然而作者恰倒好处地用暗含禅机的警句让读者顿悟到得便是失,失便是得”, 有警醒世人的作用。他在反映世情人性之时传达出了一种生命的感悟。

许多评论家认为司马攻华文微型小说的代表作是《水灯变奏曲》、《独醒》。笔者却以为《心壶》是司马攻微篇小说中人生寓意最深彻的代表作,更具有承受岁月长河磨洗的持久生命力!笔者20年前依据一己文学阅读和评判体会持有这样的观点,只是找不到权威的佐证依据。现在,依然坚持故见。好在查到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印证这一立场了。笔者查阅到如下事实:1991年7月15日广东泰华文学研究会假犀牛路文海潮州酒家与司马攻、白翎和饶公桥等多位先生聚会时,秦牧先生(当时任研究会顾问)谈到《演员》的读后感时说:‘内容的确精彩,尤其是《心壶》、《如此报答》、《单身女房客》等更是十分精彩。’‘把佛教的牺牲精神写得非常深刻。那位巴空大师把他的五把名贵小茶壶都送给了那位尤爱收藏小壶的古董迷,的确不简单,这是佛教牺牲精神的集中表现,也是佛教教旨的灵魂所在。’”论及《心壶》的构思精妙,秦牧先生指出:在于化平淡为神奇,从小小的五把茶壶发掘出佛教宽厚、善良甘愿牺牲的博大心地。因此,《心壶》有深刻的意蕴。”[5]

《演员》第3篇《陈诗礼的电视机》也将司空见惯的题材处理得富有新意。陈诗礼的父亲为了圆孩子有一台电视机的愿望,采取分期付款的办法买来一台电视机。然而,作者紧接着让陈父把刚买来的大屏幕电视机看都不看一眼地抵押给了当铺。正当读者对陈父的做法迷惑不解的时候,作者安排了这样一个细节:父亲陈正丰在公共汽车上对陈诗礼说:学校开学了,今天晚上你们早点睡,明天一早爸带你们到学校里去。”此时再联想到作品开头陈诗礼一早就到隔邻的李姆家中看电视”看得着迷的伏笔,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陈父在教育儿子要努力学习,学得好,将来就可以赎回抵押给当铺的电视机;学不好,没有前途就只能和电视机拜拜了!这令人想到孔子的再传弟子、孟子的师祖子思诫子无欺的故事。子思妻对孺儿戏言杀猪,子思回来听到后立即取刀去杀猪。人问其故,回答说:孺子无欺。子思言必行,行必果”的思想激励了千百年来的华夏后人。陈正丰的诫子之道难道不是同样可以令人深思吗?

其他篇章也有相同的思致。如《公寓故事》里,栾铁城在自己的公寓里抓住了小偷阿狮。后者哀求前者不要张扬出去,却继续行窃。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岁末风景公寓举行联欢会,阿狮不仅鲜脸寡耻地上台讲话,还声称有小人搬弄是非”,下台经过栾铁城身边时,又话里有话地说:愿世上的一切神明、圣者,永远保佑你这个守信的正人君子。”真正守信的人反倒落了个受猜疑下场,作奸犯科的人竟然招摇过市!看来,对奸佞小人守信无异于纵容其犯罪。作者这种感悟与用心实在独到又令人深思。我们从《天网》里的爱滋病患者、《电车上的两个老头》里的当铺老板等人物的辛酸生涯、特定行为中,也同样可以获得诸多人生领悟。

我们再谈其作为智者的良知。这种智者的良知表现之一是深沉的人伦关怀。《演员》第4篇《家在附近》的乃沙努是个水泥匠”,他希望在靠近自己家的工地上施工以便既省时又省车资”。 刚刚建完邻近的高楼大厦,他所租的小木屋就被征用建大楼。他为别人建了一座座大厦之时竟是他无家可归之日。作品的字里行间渗透着作者的人伦关怀。

智者的良知表现之二是尤其着力于人性深层次的开掘。如《清浊之水不同流》里写一个小偷偷了别人的东西,又以贼喊捉贼的方式掩耳盗铃。他还振振有词地以清浊之水不同流”做幌子掩护自己脱逃。《怪胎》写一个女人为骗取安胎补身费三年中四次假装怀孕,钻国家政策的空挡骗钱。

智者的良知表现之三是对世情世态精到的剖析。中原节刚过,中秋月饼就上市了。”黄太太买了四盒月饼,回来后11岁的女儿碧沙就不停地掀起盒盖,闹着要吃月饼。作者在这里暗设玄机,后来碧沙哭着说她的戒指不见了。中午,黄太太外出送月饼,一盒送给李医生,一盒送给对面银行的阿仑经理,一盒送陈婶,一盒送给她的妈妈。”过了几天,黄太家中收到了五盒月饼。送饼的是:隔邻的红姐,同事小张,坤巴实,另二盒是黄太的妹妹送的。”作者在此,暗中照应了开头提到的一个细节──也有海珍饼家的月饼”因此才有黄太打开月饼竟发现了女儿碧沙的戒指!作者的意图本来不在讲故事,于是因势利导,推出文旨:饼是圆的,人情也是圆的”,可惜这些人情未被打开就被送出去了!”《送月饼》告诉了我们真情逐渐退化成礼节性应酬的社会现实。《听说》道出了歪嘴和尚念错经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现象。《人情突变》通过写远亲故旧因一张印有多项头衔的名片而一改三年前对夫君一家的冷淡态度。作者点到为止、要言不烦,委婉多讽、含蓄蕴藉。这比直刺现实要更具有艺术的指涉功能,又可见出作者人情练达即文章”的警悟。

智者的良知表现之四是作品中真诚讴歌人性中的美与善。《青花瓷瓶》中的我认为自己的灵魂不仅仅值3万5千铢而宁可赶到买主家摔碎那青瓷花瓶,虽受骗不骗人!《爱》叙述了查郎蓬用几个月节省的几百泰铢血汗钱买了一个专业电工必备的测电仪表。半年后因母亲病重又不得不卖掉。

乃社尼在旧货摊买了一个测电仪表,他发现测电仪表的说明书中有数行字:我辛辛苦苦才得到你,我将尽最大的努力,学好电工这门功课。曼谷技术学校二年级生。查郎蓬,一九九九三年八月十六日”。

乃社尼读完了这几行字,心中很沉重,他凝视着测电仪,脑中泛起了一个和他年纪相若,志趣相同的青年学子。于是他下了决心……

XX XX XX

查郎蓬惊异地轻抚着他的” 测电仪表,然后抽出了附在皮带里的说明书,他翻开说明书,一年前他所写的几行字依然存在,同时在末行加了几句话——朋友:这测电仪表是你的。我昨天在旧货摊买到了它,现在寄还给你。祝你如愿。一个技工学生。一九九四年九月十日”。

二滴眼泪掉在说明书上。

惺惺惜惺惺”,在患难中,素昧平生的同道者相互体恤、患难与共,闪烁出金子般真诚的高尚心灵。有类于此,《林嫂》中的我宁可多付出开支也愿意继续光顾林嫂惨淡经营的小店,显现出扶危济困的情怀。司马攻没有停留在反映生活现象上,他着力于深入发掘人性底层的潜在蕴涵。

智者的良知表现之五是他的小说中表现出海外华人一定的祖根意识。散居于海外的华人约有5000万之多,泰国有600百万之众。他们对中华故土尤其是中华文化风俗、礼仪习惯、历史传说有着深深的眷恋。但是华文文化在海外也暴露出显著的危机,华裔第4、5代,不仅落地生根加入所在国国籍,他们有的仅能说一点汉语口语中的日常用语,无法识读书面华文作品了。所以海外华人很担心自家子弟会变成黄皮香蕉”(也称作香蕉人”),即皮肤是黄种人的皮肤,但是心已经是白人的了。因此出现了华人文化难以薪火为继的忧患意识。这种意识在《焚书》中有突出的表现。70 岁老妇苦于中华文化后继无人,焚中文书以祭亡夫,那位视中文书如性命的青年又寓示中华文化在异域找到了传人。《看球赛》表现了祖父对祖国深刻的眷恋之情,孙子一代则泯灭了母国情结。从一家三代人的情感矛盾中,折射出作者深沉的祖根意识以及对华裔后代根性荡然无存的焦虑。《故乡的老屋》和《本性》也都是表现泰国华族根祖情意识的佳作。前者是写林野洲常常追忆中国大陆的四点金”老屋,回去后却发现其破旧不堪,不思量,自难忘”。后者写一位侨胞回国观光受了委屈,在妻子面前发誓不再回去,见到儿子时,却又打算带他回去看故园。这祖根意识的下面深藏着的是故国之思、故园之爱。

综上所述,艺术家的诗心+智者的良知=以纤细灵悟的诗心沉入生活,用洞察世情的眼光提炼素材,依托开阔的视野,借助练达的笔触表达出作者对生活的沉思与领悟

大成若缺 言不胜言

 

司马攻的大多数作品都有着鲜明的独创性,显示出执着的艺术探索精神。

一、巧妙运用反差艺术。他调动对比手法、显化外部行为与细节特征、利用个性化的人物语言来强化人物的内涵,思致超常,意落象外

这表现在:(一)运用反差艺术,产生意外效果。司马攻的微篇小说有很大部分都采用了反差手法。如《陈诗礼的电视机》中,陈诗礼看电视足球赛着了迷,当他随父买到20寸的大彩电时,不胜欢欣。但是陈正丰却把刚买到的电视机抵押给了当铺。陈诗礼经历了跌宕起伏的情感历练,实现了杯水生波的艺术功效。《单身女房客》中的梅开先贪恋单身女房客的美色,向对方炫耀自己偷税、漏税的成功之术。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女房客偏偏是税务厅的新任主管。结局出现了180度的急速大转弯,产生了特殊的震荡效应。

类似的艺术表现手法还体现在《有朋自远方来》和《乡巴佬》中。前者写李万发从中国大陆到泰国探亲,其姐夫担心他会打秋风。逛街时,李万发进金铺选首饰,被误解为唐山人都是爱金!”至此,作者笔锋逆转,原来买金饰是要送给外甥的。这样设计小说结局无疑加深了作品的含量。后者写自负博学”的我向一个貌似乡巴佬”的阿曾(泰语,意为教授)”炫耀我的天文学、物理学造诣,鲁班门前抡大斧,井中之蛙不知天。反差艺术实际上是小说艺术戏剧化的一种追求,它能够使小说情节一波三折、摇曳多姿,使作品人物性格鲜明、神采毕现。

  • 显化外部行为与细节特征。捕捉具有特征性的人物外部行为和某

些富有表现力的细节是人物形象塑造速见成效又简洁有力的办法。为了实现三言两语就可以让笔下的人物神韵全出,司马攻颇费了一些苦功:

1.显化外部行为。《仑操献金》中的金王尊倨傲地对着人众大声喧嚷我献十万铢,我捐十万铢”。与他相反,仑操献上价值一百多万铢的地契,却不事张扬。任凭人们怎么劝说,仑操死也不肯坐前排正中那把交椅”。作者不置褒贬而褒贬自出,有似春秋笔法。

  1. 富有表现力的细节。这一点,《神偷》一文是个显例。乃乔是人们都不敢

惹的强人,他挨家挨户向人家收取看管费”。大儿子威乃反对也无效。后来他自家的电视机、录像机、金饰被窃,乃乔失物又失脸,不好再向人们索要看管费”了。小说接下来写道,外表装着相信,而内心绝不苟同这个传说的是威乃……”作者通过这一句交代 ,向我们暗示出神偷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三)利用个性化的人物语言来强化人物的内涵。让作品中的人物自己来现身说法的路径有二:一个是用自己的行动打自己的嘴巴或证明自己,另一个就是让人物用自己的话揭自己的老底。《独醒》就是祸从口出的例证。正当人们弄不清两车相撞的原因时,一个醉汉发话了:这、这辆车,也……也醉了,都喝醉了……我刚才过马路,他们……我险些和他们碰上……”闻其言,细心的读者可以悟出肇事的原因乃是两位车主为了躲这个真正该死的醉汉而意外相撞毙命。

  • 思致超常,意落象外。司马攻的构思力求不落窠臼,言人所未言。

以他的艺术构思具有思致超常,意落象外的特征。在有的篇章中,他采用了反向思维来创作。譬如《蛇乎人乎》将传说中许仙和白娘子的人蛇角色反串,实在是作者的发明。这样就把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变成了新闻──新的传闻。

 

二、努力营造空筐式结构”,留给读者展现二度创作的余地

 

司马攻在《独醒·自序》中说,他以半年的时间对前期作品作总结,发现自己的一些作品结构根本就是短篇小说,并且大部分写得‘太全’,所留的空白很少,并且有蓄意、甚至过度追求意外结局的倾向。”[3]10 所以他便努力探寻空筐式结构,试图多给读者一些想象的余地。

空筐式结构也称空白”,本是中国绘画的一种艺术手段,后借用到小说创作中来。德国接受美学理论家称它为空筐式结构,我国古代则称艺术空白,美国的海明威又叫它冰山效应”。微篇小说营造的艺术空白产生了艺术召唤力,使作品的生命力超越了本文,在限制中打破限制,化有形为无形,从而突破恒患文不逮意,意不称物”(陆机《文赋》语)的局限性,达至言不胜言,以点到为止的有限文字实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审美指向。司马攻的此中探奥,颇有不俗的斩获。为东南亚华文评论界所称道的《水灯变奏曲》通篇描述的是一种忧心多虑、怅惘若失的心境。作者不交代这种心境的起因,仅提示我终于放了一盏水灯。可是,我没有许下心愿。”为什么在人人许愿的节日里偏偏不许心愿呢?作者留下了空白,让读者根据文本的提示和自己的生活阅历来给这道填空题找答案。作品中的我自伤自怜道:多么可怜又多么可笑,我何必放水灯?其实我就是一盏飘零的水灯。”对此,就如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歌德语)一样,每一位读者的理解都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灌注生气”(康德语)于此一水灯。艺术是一种相反相成的古灵精怪,你写得越密实,作品越容易僵硬;你写得疏淡一些,反倒给作品打开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独醒》集子里曾在泰国毁誉并作的《花葬吟》也是一篇空灵的、富有艺术张力的作品。该作故事情节是一件残品”,结构也再简单不过。夜晚,陈家花园里的游园会结束以后,他驾着名贵轿车在归途中因思念酷似黛玉的陈家三小姐而走了神。一个瘦弱的卖花女孩抱鲜花将脸贴在他的轿车的车窗玻璃上”央求他买花。一辆电单车沿路旁滑冲过来”,一声惨叫,卖花女孩倒下去,鲜花散在她的身上”。作品戛然而止,没有提供明确的结局,甚至不肯附加一句富有感情色彩的议论。浓烈的感情深藏在简淡的笔墨之中,留下情感空白让读者去回味,达到不写之写,实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司马攻的微篇小说创作趋向含虚入空,让感情敏锐的读者在他所营造的艺术空间中尽情驰骋其想象,进入摄人心魄的审美世界。这样便使作品既轻灵典雅又蕴涵浑沉。

  • 更短更精的艺术探索指向

从第一部集子《演员》中,我们已经可以发现,司马攻的作品篇幅全部在1000字左右,可以说是短小精悍,而且主题深刻,独具匠心。他的第二部集子《独醒》中最长的一篇《娘温的耳环》连题目不过800多字,至于不超过500字的,约占全部作品的半数。集子最后12篇是百字微篇小说。《塞车后果》加上标点符号,全文计有104个字:

下午六点,素坤威路上车辆大排长龙。七十五号公车上一位孕妇,大声呻吟几阵后,生下了她的孩子。一搭客到路旁的电话亭打电话,招一部救护车。当她将要把话筒放下时,另一搭客匆匆跑过来:来二部,车上一位老伯闷死去了。”

 

类似的还有《慈善家》,在简短的对话中塑造了一个假慈善之途行沽名钓誉之实的人。《本性》中老华人深恋故土的祖根意识借前后态度的对比得以较好地展示。《更上一层楼》中移情股票的赌徒以为股市乃合法的赌博。其它还有《今非昔比》、《经济》、《原来如此》、《错用药物》等。百字微篇是司马攻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的新态势。

浓装淡抹 精湛典雅

文学语言是作者塑造形象、表情达意并从中实现自我确证的艺术命运之所归。每一个有创造力的作家在运用语言上,都有其独到之处,形成其个人的风格。司马攻的小说语言可谓浓装淡抹总相宜”,随其作品而变化:如果是叙事性较强的作品,他的语言往往简约自然、精练畅达;如果是情绪化的心态小说,则具有诗意和典雅的韵味。他作品中的语言在流畅的现代汉语中融入浓郁的诗情画意,显现出较深湛的古典汉文学素养。《南腔北调》等作品中,华语里又杂有泰华语言的习惯和泰国文化的底蕴。

古语道‘玩物丧志’,但我管不了许多,我玩古董玩了三十多年,越玩越有兴,打从去年退休之后更成为古董迷,尤爱收藏小茶壶。”(《心壶》)无论写人物语言还是行为动作,作者都采用精简平易的笔调,不加多余的绘饰,就像生活本身一样风行水上,自然成纹”。《电车上的两个老头》写卖车票的我”想免收常出入当铺的老头电车票,后来才知道他竟是当铺老板。意想不到的是这老板决定无偿借钱给我”。结尾写道:次日,电车停在永基当铺门前,穿短裤的老头依旧挤上二等车厢,车厢内两个老头照常在聊天。”淡笔来出入,韵味却绵长。此时,我们对陆游欲造平淡难”的慨叹自然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然而,在另一些作品中,他的语言又带有诗味与散文笔调,典雅精练。如《水灯变奏曲》充沛着诗心而又以深具古典功力的散文笔法出之,将叙事与抒情水乳交融:是秋天了。今晚的月亮圆得有点古典。我独自走在北风轻拂的路上。”秋在心头,令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全篇的基调是忧思难忘的:我把我的情绪浓缩在水灯里,轻轻地将它荡在小河上”;只见波光粼粼,烛光闪闪,究竟哪一盏是我的水灯?”;天上的月亮和河里的水灯是今晚最好的装饰,而我却在美丽的景色之外”;悠悠的惆怅,丝丝的寒风,以及那眼熟的忸怩正伴着我回家。”这些句子细腻而又典雅,低回婉转,一唱三叹,营造出一种氤氲迷濛的氛围,颇有古典的意境之美。

相近的艺术化语言还有不少。今夜,我独自站在一间小屋里,凭窗仰望茫茫的天穹。瘦月如钩,群星簇簇,这些星星缀在天上有如一张疏疏的网。”(《天网》)语言柔婉流畅,真如王国维所说得那样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娇柔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6] 作者写景造境,有举重若轻、从容娴逸之力。司马攻本来是一个文学创作多面手,尤擅散文。这导致他微篇小说的叙述语言带有着浓郁的诗味和明显的散文化特征。

司马攻是一个永远不会满足于已有成绩的艺术探索者。他勇于开拓、不断创新,追求着匠心独运的新颖构思、精致玲珑的艺术结构、典雅畅达的语体风格、诗化品味的意境营造、大成若缺的言不胜言。虽然他曾把创作的重心转到散文上,但他在业已通达的艺术道路上的这种追求将永无止境!

2016年5月28日中国佛山

参考文献:

[1] [泰国] 司马攻:《独醒·自序》, 泰国曼谷:八音出版社1995年版第10页。

[2] 姚朝文:《微篇小说的命名及其艺术特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科版)1998

年第4期。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委员会《知识创新成果通报》编号98S4。另见

拙文《从民族格局的角度管窥当代世界微篇小说创作之诗学范型》,《世界华文微型小

说论文集》,曼谷:泰国华文出版社1997年版,第57页。

[3] 姚朝文:《微篇小说篇幅的论争以及我的主张》,参见姚朝文著《华文微篇小说学原理

与创作》,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3年版,第123页。

[4] [泰国]司马攻:《演员·自序》, 泰国曼谷:八音出版社1991年版第5页。

[5] 张国培:《论泰华的微型小说》,参见《世界华文微型小说论文集》,曼谷:泰国华文

出版社1997年版,第102页。

[6] 周锡山编校:《王国维文学美学论著集》,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365页。

(姚朝文,中国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文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国学院大学客座教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部、广东省社科基金通讯评审委员,广东省行政重大决策咨询专家,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兼学术委员。出版文学与文化批评著作22部,发表文学评论139篇,发表微型小说、诗歌、散文、戏剧作品130余篇。《绑架大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2012),《最后一计》获中国小说学会全国征文短篇小说三等奖(2013),《东北人生与皮大衣》获全国征文中篇小说二等奖(2008),《校庆抒怀》获相约北京”全国中老年征文新诗组一等奖(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