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05微型小说的崛起是时代的需要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47

05微型小说的崛起是时代的需要

微型小说的崛起是时代的需要

凌鼎年(中国)

微小说、微电影的时代到来了!

这不是玩概念,而是一种时代的选择,时代的潮流。

去年3月,中国作家协会旗下的《小说选刊》在北京主办了中国首届微型小说高峰论坛”,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阎晶明、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等出席,这说明了中国作协高层对微型小说、小小说这种新文体的进一步认可与扶植。关注文学的读者可能已注意到《小说选刊》的微小说栏目从一个特约编辑增加到三位,发表的作品容量也大大增加,为什么?因为微小说受读者欢迎啊。

今年6月底,在江苏连云港召开第二届中国微型小说高峰论坛”。这次升格了,由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江苏省作家协会等主办,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协出版社社长吴义勤《中国作家》杂志社副总编王山、江苏省作协作协范小青等出席。有文坛风向标之称的《小说选刊》如此重视微型小说这文体,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小说在向精短化发展,精短的小说作品更受读者欢迎、青睐。这与微信、微博等自媒体的快速发展相契合的。

最近,集综合性、学术性、资料性为一体的大型权威文摘《新华文摘》也开始重视微型小说了,从今年第13期开始选发微型小说作品了,我的作品有幸也选上了。也许《新华文摘》曾经发表过大名家的某一组短小说,单篇类似微型小说,但在我的阅读视野里,正儿八经选用微型小说好像是第一次。而且,新开设的新华文摘线上也开辟了微型小说栏目,令人鼓舞。还有,郑州小小说传媒文化公司与中国最大的在线音频媒体平台——蜻蜓FM在郑州人民广播电台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准备面向中国的广播听众开播小小说作品,从阅读扩展、延伸到聆听,这将给小说带来更大的生存空间与生命力。据说片花以及开播祝词采录工作正在进行中,不日即将开播,将开创网络电台新模式。又是好事一件。还有,从今年3期起,在文学杂志中颇有美誉度的老牌刊物《雨花》聘请我主持微型小说栏目,微型小说又多了一个高档次的发表阵地。说到底,微型小说有读者,受欢迎。

记得去年7月3日,中国微小说与微电影创作联盟在中央新影集团主楼礼堂举行揭牌仪式。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央新影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高峰出任主席,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长郏宗培,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凌鼎年,作家网总编辑赵智(冰峰)出任常务副主席,中央新影集团微电影发展中心主任郑子、《亚洲微电影》杂志副主编刘玉龙、《微型小说月报》执行主编滕刚、《小小说选刊》主编任晓燕、《微型小说选刊》主编等任副主席,全国8家省级微型小说、小小说学会与全国两家微型小说、小小说创作基地均为理事单位,这个构架,不但显示了微型小说、小小说空前的团结,而且标志着微型小说、小小说这种文体与微电影的结姻,属于强强联手,将会出现一个双赢的局面。

去年11月在云南临沧举办的第三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上,根据作家刘志学的微型小说《长大了俺都嫁给你》改编、拍摄的微电影获第三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金海棠奖”系列中的最佳作品奖(一等奖)”和优秀公益微电影奖”两项大奖。这对微型小说作家来说是利好消息。用央视高峰副台长的话说:好的微电影要靠好的微型小说来支撑。

目前,百部微电影的工程也已启动。将从微型小说、小小说作品中遴选优秀作品改编、拍摄。也就意味着微型小说、小小说将借助微电影的翅膀飞向更宽阔的舞台。

近几年,不断听到有人抱怨纸质出版受到网络的冲击,越来越走向滑坡,这也许是不争的事实,属于大气候、大环境,但微型小说、小小说、闪小说的出版还算不错。去年,我主编、出版的《大爱·真情》,系世界上第一本抗震救灾题材的微型小说选;去年还主编、出版了《世界华文微型小说最近微自传》,也是世界出版史上的第一本;我主编的4卷本抗战题材微型小说丛书也即将出版,也是填补出版空白的,我主编的武侠微型小说选,也即将出版。还有,听说作家出版社在出版百部小小说综合选本,敦煌文艺出版社在出版20本一套的闪小说个人集子丛书。这些文讯都说明微型小说还是有一定读者市场的。

去年,我收到了瑞士日内瓦大学与德国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的邀请,前者是日内瓦大学孔子学院举办欧洲华文微型小说活动,邀请我去讲讲微型小说相关课题;后者是他们协会在德国北莱茵首府杜塞尔多夫召开年会,也是希望我去主讲微型小说创作。后来我去了日内瓦大学孔子学院,讲了微型小说创作。接触后知道,学院的瑞士籍教师正在把中国的微型小说作品翻译成法文。

另外,由日本著名汉学家、日本国学院大学渡边晴夫教授领衔翻译的《凌鼎年微型小说选》,经过两年多的翻译,已基本杀青,翻译了上下两册,年内将在日本的出版社出版。还有,我的英文版微型小说集子正在美国的北美科发集团出版社出版中。

这些信息汇总起来看,至少说明微型小说、小小说这文体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学样式,越来越受到海内外学者、读者的重视。

从世界范围看,第五届曼布克国际奖颁发给了美国小说家、翻译家莉迪娅·戴维斯,这位作家擅长于短篇小说创作,她最短的小说只有寥寥几个字,较长的故事也只能延伸到两到三页。而这一届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被称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的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这都在一定意义上说明倡导、奖励精短小说创作已是一种世界性的倾向,这对当代中国文学应该算是一种有启示性的重要信息。

也许有人会说: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靠的是长篇小说,这不错,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诺贝尔文学奖唯一的中国人评委马悦然最初是因为莫言的微型小说而喜欢上莫言的作品的。据说马悦然来中国时,读到了《上海文学》2005年1期上莫言的《小说九段》,很是偏爱,还仿照莫言的《小说九段》也写了九篇这样的小说,我专门看过这《小说九段》,短的数百字,长的一两千字,其实就是九篇微型小说作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就有多位评论家在研读、评论《小说九段》,有意无意把微型小说与大师挂上了钩。其实,世界文坛大师级的作家写过微型小说的很多,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2月就出版过《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袖珍小说精品》,有数十位获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创作、发表过微型小说作品。中国当代文坛重量级的作家写过微型小说的也很多,我报得出名字的就有王蒙、汪曾祺、冯骥才、林斤澜、铁凝、蒋子龙、陈建功、贾平凹、苏叔阳、邓友梅、周克芹、高晓生、毕淑敏、苏童、迟子建、梁晓声、范小青、聂鑫森、韩少功、何立伟、贾大山、刘庆邦、阿成、谈歌、裘山山、周大新等数十位。其中多位还出版过微型小说集子,有的还不止出版一本。

总而言之,在整个文学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微型小说、小小说却红红火火,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而微电影的兴起,作为新的契机,给微型小说提供了更大的生存空间与发展前景。

微型小说的崛起是时代的需要。时代需要精短,但更需要文学。微型小说、小小说就是一种契合时代脉搏、读者喜闻乐见的精短文学。

在人人都可以成为作家的今天,微型小说是最好的台阶。老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不妨,你也试试,你也写写,说不定,你的文学创作潜力就此挖掘了出来。

2016年7月5日改于江苏太仓先飞斋

(凌鼎年,中国作协会员、作家网副总编、中国微电影与微小说创作联盟常务副主席、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澳门文艺》特聘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