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06凌焕新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48

06凌焕新

别开生面的泰国闪小说

凌焕新(中国)

我与泰华作家们的文缘、情缘,已结交了20年。1996年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由泰华作协主持承办,在曼谷湄南酒店隆重召开,曼谷市长、中国驻泰国大使等要人在开幕式上致词,盛况空前。那时从曼谷机场接机的是诗人曾心先生开着私家车一直把我们几人送至酒店,会议期间访问了泰华作家协会办公场所,进行了各种方式的交流,结识了司马攻、梦莉、曾心、郑若瑟等多位朋友。以后,在多次国际会议中又再次见面叙谈,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杜甫诗)。每年,适时收到千里之遥邮来的《泰华文学》,除了认真拜读之外,一一洞见诸文友的诗心文情,展现出泰华文学的繁荣与发展,我把它当作最宝贵的海外文库保存至今,这次又被邀参加泰华文友主持的第十一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不胜欣喜,特翻阅有关材料,总觉得泰华的闪小说别开生面,硕果累累,就为它的成长和崛起,再锦上添一点花”吧!(纲要)

一、创作与理论齐飞。

泰华闪小说在司马攻先生倡导与推动下,创作了几百篇闪小说,举办过2013年泰华闪小说有奖征文比赛”,评出了曾心先生《卖牛》为冠军,晓云《养子》为亚军,若萍《一个油饼》、蛋蛋《同在一条船》为季军,周震铭《诀别》等12位先生的作品为优秀奖,真是盛况空前。《泰华文学》前后共出过闪小说专栏专集,从2011年开始三年三大步,创作并刊发了近一千篇闪小说,可谓成绩斐然。其中不少作品是闪小说中很有艺术质量的优秀之作,代表之作。值得我们庆贺,同时,在创作实践中,又专门召开闪小说创作理论研讨座谈会,司马攻先生带头写的《什么是闪小说》、《我与闪小说》,提出的四闪”说等论述,既是创作经验的总结,又是理论研究的深化。晶莹先生的《闪小说初探》,更是初次系统地、全面地对闪小说的方方面面作了精彩的理论性论述,有分析、有概括、有分量,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岭南人等其他八位先生也提供了许多富贵的理论借鉴。这些研究有的已触及到闪小说的艺术特征的核心,已让闪小说理论研究和评论登上了一个新台阶。泰华闪小说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相结合,相互促进,双翼齐飞,必然会使泰华闪小说腾空崛起,翱翔于世界华文文坛的蓝天,鹏程万里!

二、不了情的文化底蕴

文化底蕴是闪小说的灵魂,华文文学作品的内含不同程度上积淀着中华文化的民族魂,无论华人走到哪里,他总脱离不了这个文化根”。司马攻先生是微型小说的高手,也是闪小说创作的佼佼者。他的《伤心的河边骨》,描述中国华工到暹罗开伤心河”的故事。中国潮汕一百多华工为逃避饥荒,到暹罗当苦力掘伤心河,艰苦极了,工钱又低,他们怀疑工头马六克扣工钱,待无人时偷窃他的大布袋,却发现其中七个小布小包,里面不是金钱货币,而是七个已经过劳死的同胞的骨灰,他要带他们回国安葬,归祖认宗。多么悲痛而感动的中华情啊!还有他的《真传》传的是华人血统”礼让有加,也别有深意,莫凡《薪火相传》的爸硬要儿子多买中文报纸,晶莹《怨恨》中的老爸泰国华侨回国曾被错打成右派,受尽麿折,回泰国生活后牢骚满腹,可一涉及到中国又无比的关心,无一点怨恨,反认为一个人的民族属性是祖先传下来的,不爱自己民族的人,人格是不完整的”。诤诤警世恒言,令人震撼。所有这些,都表明华文闪小说中,蕴含着华人挚爱中华文化,有着刻骨铭心的终生不了情。

三、曲径式的机智灵气。

闪小说如同一座微型的庭园,曲径迴廊,疑影重重,如果移步换形,则柳暗花明,别有洞天。所以它尺寸之间,特别重视布局和构思,表现出大智大慧的灵气。

司马攻的《风雪夜归人》,构思巧妙,把一个男人与前妻、现妻的关系拿捏得分寸适度,人性张扬。有亏于男人的前妻回屋避风雪交加的寒冷,男人为什么最后留下他。因为她正处于饥寒交迫、走投无路的危难绝境,留了她就是救了她,毕竟曾经是夫妻。这表明男人的人性和人道。可为什么他穿着棉衣坐在门前,冒寒守了一夜?这是处理和现在妻子关系的重头细节。怕现妻回来发生误解引起风波,他的举措是坚守夫妻之间的信义和情爱,当妻子看到如此一幕了解到缘由后则大为感动,益增他们爱情的坚贞。小小曲折的布局,有藏有闪,有明有暗,这就是作者创作所表现出来的艺术灵气。晓云的《福报》写我与李老板的约定洽谈合作大事。作者运用双巧合”的艺术手法,将两个爽约之人因相同又不同的原因重归于好。一个突遇停车场上老太太心脏病发作,我为救人把她急送医院转危为安,然后再去赴约,迟到了。一个接电话去医院看望母亲老太,因有好人急救而逃过一劫,所以迟到了。当老板得知这个救命贵人就是我”时,两者的心就融为一体了,当然合作之生意也很快办成了。双巧合”换来了两满意”、双幸福”,这样的构思不谓不巧。可是文字表述上还有点粗糙。还没达到精品”的高度。闪小说也是小说,它的故事不能直布袋”式的表述,讲究转”的合理性,注重它的自然洒脱的灵气,如果硬凑”则僵化”而少活气,这是创作上的大忌。

四、小诗化的未尽韵味

闪小说有人比作诗中的绝句,也可说小说中的小诗”。它们有许多相似的艺术特点。无论用字的精炼和推敲,表达的遮蔽和暗藏,含蕴的余意绵绵和余音缭绕,都表现出他们言有尽而意无穷和一唱三叹的未尽韵味。闪小说要追求这种诗化的韵味。泰华文坛,就有《小诗磨坊》专栏,就有很有诗兴、诗味,以曾心为代表的小诗诗人。小诗与闪小说,泰华的双小妹,双骄傲。莫凡先生就谈过艺苑相竞,各有千秋”,关于闪小说与小诗的认识。曾心专谈了他六行以内小小诗的创作,亮点多多。闪小说向小诗借鉴,或进行小诗化,就会给闪小说增添诗性的亮色,注入诗性的韵味,强化闪小说的艺术含量。

就拿诗人曾心来说吧,他在这次闪小说的征文比赛中得了冠军,应该说这是诗的圣水浇灌出的一朵艺术之花。冠军之作的《卖牛》,首先是人情化。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语》作品中的牛,已不是一般的牲口,而是充分人情化的主人乃昌的伙伴,他把牛养得强悍瞟壮,而自己却瘦得像干瘪的芦苇,当他晕倒后,它却似乎有人那样的灵性,用舌尖苦苦舔”醒了主人。表现出你养我、我救你”的感情交融,当有人劝他卖牛治病养老时,他也觉得自己年老体衰,虽依依不舍,但也出于无奈,只得卖牛”,卖牛他挑选的卖主的标准有点特别,不是出高价的,而是选择低价位善待牛者,老人病危时乃宽去探望他,他却语出惊人之言,做出惊人之举,他卖牛的钱一分也没用,仍归还给卖主乃宽,说出虽微弱却有铿锵之声的遗嘱,用此钱继续好好养我的牛”千万别拿去屠宰”。妙哉,斯言,这是作品的韵尾亮点,小说的文眼。从老汉养牛到卖牛再到养牛,贯串着一个生态价值观和人性观。人和牛共生共荣,相互依存,所以人应该爱牛、养牛、善待牛的一生,让其自然寿终。所以老人反对将牛屠宰,忌杀生,这是佛家语。其实也是人类善待动物,这是生态文明的话语,也是人性的光辉,具有禅家的诗意。晓云的《养子》捐肾救母的故事,母亲得知捐肾的是她孝顺的养子后看望住院的他时,一声微弱的妈”的叫声,震撼了妈的心,也激荡着读者激动不已的感情波澜,谁言寸草心,抱得三春晖”。这叫声中寓托着多少亲情,这也是一种一唱三叹的诗韵。若萍的《一个油饼》正像司马攻所点评的同情者的施舍,穷苦人家的忠诚与执着,汇成一幅凄美的街景”。然而作品的最可贵之处在立人”。立一个弱势而枯瘦的老妇人。立一个虽穷而不贪,虽贫而拒绝施舍,只崇尚诚信的精神巨人。凄美中却含有做人的骨气。这是一种催人振奋的壮美的诗韵。蛋蛋《同一条船上》近乎一首讽刺诗,在揭露内情之后,留下许多值得三思的话题,这也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诗意在。总之小诗与闪小说这两个文学小姊妹,闪小说要多向小诗觅诗韵。

2016.7.21于南京月光广场寓所

(凌焕新,男,1934年9月生,江苏常州人,历任南京师大中文系副系主任,文学研究所所长、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历任中国写作学会副秘书长、副会长。江苏省写作学会会长。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副会长、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