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08世界华文微型小说论纲(8稿)(6千字)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49

08世界华文微型小说论纲(8稿)(6千字)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论纲

龙钢华(中国)

摘要:世界华文微型小说渊源于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志人志怪与笔记小说,自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益繁荣,成了与长、中、短篇小说四足鼎立”且读者群更广的一种文体。本文在全面梳理当代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发展基本格局的基础上,重点提出了对其进行研究的二个范畴:一是微型小说的存在方式研究,包括创作主体(作者)、作品、接受主体(读者)、载体、组织交流与评奖,以及产业化发展;二是微型小说文本批评,强调系统而精准的文本批评宜着眼三个层面,即文化层面、文学层面和文体层面。

关键词:华文微型小说;存在方式研究;文本研究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综合研究” (编号:09BZW064)。

一、源流概述

(一)中国微型小说发展脉络

我国古代没有微型小说”这一名称,但是在丰富多彩的古代典籍中,从神话传说、寓言故事、笔记小说、叙事散文,到小品、笑话、奇闻逸事等,我们只要稍加梳理,就会发现其中相当一部分可以称之为微型小说”。

先秦时期的神话传说与寓言故事是微型小说的萌芽。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里探析小说的本源时说:探其本根,则亦犹他民族然,在于神话与传说。”[1]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神话资料保存最多的是《山海经》《淮南子》等。此外,《楚辞》《尚书》《诗经》《易经》《左传》《国语》《庄子》《墨子》《韩非子》《吕氏春秋》等典籍里,都有零星记载。按照现代意义上的小说观念,小说是指通过虚构叙述故事塑造形象来创造性地仅映社会人生的一种散体的语言艺术。[2]据此可以界定,神话传说所具有的小说萌芽属性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虚构性。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神化”。[3]精卫填海”夸父逐日”这类神话所具备的建立在丰富想象基础上的虚构性,一直是小说的重要规定性。二是叙事性,作为叙事文学的小说,区别于抒情文学和戏剧文学的主要特点之一便是叙事性,即通过摹写一定时空中的人生内容,传达人生经验的本质和意义。这种人生内容包括常态的和非常态的。在神话中,古人对于客体自然的迷茫和诠释,对于主体自身的祈盼和张扬,不是直接去揭示本质,而是通过特定的方式——叙事——来实现的,而且所有的神话都具备了叙事的基本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经过和结果。三是形象性。小说是通过塑造形象,包括各种人生幻象,来表达其创作意图。神话中的形象,如精卫、夸父、刑天、后羿、女娲、共工、黄帝等等,既是人类早期的一个个精神符号,也是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四是散体语言艺术。神话同小说一样,采用非韵文非骈文的自在的散文体语言来叙事和摹写人生,自由而又生活化。神话除了具备小说以上的属性以外,在篇幅字数上与微型小说也有共性,少则几十字,多则千余字。

因此,可以明确地得出结论,我国古代的神话传说就是一种具有特殊意义的文言微型小说,只不过它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成熟的微型小说。主要是因为神话传说作为人类童年时代的一种特殊的精神产品,是在一种不自觉的虚构状态下创造的,艺术上还比较粗糙:第一,神话传说的功利主题过于单一直露;第二,神话传说的表达方式比较单调,基本上采用的是概述式的叙事,缺乏综合运用多种表达方式来塑造形象的复合功能。因而,从小说艺术这一角度来定性的话,神话传说可以看作是处于萌芽状态的微型小说。

先秦寓言是微型小说的雏形。先秦寓言主要保存在《庄子》《列子》《韩非子》《墨子》《孟子》《吕氏春秋》《战国策》等作品中。当时的寓言还不是独立的文体,只是存在于各种散文文体中的结构单位。这些寓言的小说特性,和神话传说相比,又有新的发展。其一,自觉的虚构性质。寓言十九,藉外论之。”4]这种藉外”其实就是一种自觉的虚构。其二,取材的丰富性、生活化。为了广泛细致地表现复杂的社会人生,寓言在取材上既丰富多彩,又贴近生活,且常常充满了生活的情趣。其三,主题的多维性。寓言产生的用意不像神话传说那样主要是为了解释自然,而是诸子人物为了说理更形象的需要创造出来的,那么,事理的复杂微妙也就决定了主题的多维性。其四,表达方式的多样化。寓言不同于以概述叙事为主的神话,而是常把叙述、描写、议论等多种表达方式综合于作品之中,更接近小说笔法。这种少则几十字,多则数百字的寓言有了小说的基本内涵,但未独立门户,仍处于小说的雏形阶段。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志怪志人小说开始独立成篇,向自觉意义上的小说”迈进。当时的代表作家干宝,不仅在理论上认识到小说有虚错”[5],即虚构的必然性,而且在创作《搜神记》时自觉贯彻了虚构的原则。同时,魏晋的不少小说家,像萧绮、郭宪、王嘉、张华等已经在实践中自觉地把虚构作为小说创作的基本原则。正如明代胡应麟说的:小说,唐人以前,记述多虚。”[6]从客观文本实际来看,志怪志人小说的片断式表现形态,关注现实人生的内涵,限知叙述视角的广泛应用以及戏谑化的艺术效果,整体上展现了文言微型小说成熟的风貌。

隋唐至清末的笔记小说,承志怪志人小说发展而来,仍然保持原有的实录性质和文字体例,但已褪去或谈化了宗教色彩,偏重于记叙故事,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是成熟的微型小说。正如清初张潮在分析笔记小说的文体特征时所总结的:大都饾饤人物,补缀欣戚,累牍连篇,非不详赡 ;然优孟、叔敖, 徒得其似,而未使其真。……事奇而核,文隽而工,写照传神,仿摹毕肖。诚所谓古有而今不必无,古无而今不必不有;且有理之所无,竟为事之所有者。读之令人无端而喜,无端而愕,无端而欲歌欲泣。”[7]从内容体例、写人记事技法及艺术效果上概括了笔记小说的文学特性。《太平广记》《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等有代表性的笔记小说作品,无论篇幅、内容还是艺术手法,均可视为微型小说。篇幅上,少则几十字,多则千把字,极少有二三千字的。内容上,驳杂繁复,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艺术上,人物形象的塑造,情节波澜的设置以及语言的精确传神,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20世纪初,小说界革命”以后,小说的地位空前提高。就语言形式而言,白话文小说取代文言文小说而成了读者喜爱的主要小说样式。就名称而言,微型小说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以不同的名称顺势而兴,蔚为壮观,1920年,《民生月刊》第3期刊发《夫妻谐好》时首次标注为小小说”,1921年的《半月》设有小小说选”等栏目发表小小说”,使小小说”的文体和名称正式登上文学大舞台。30年代左联”时期,墙头小说”作为抗战微型小说的一种样式,很受推崇。20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时期,微型小说受到广泛倡导。80年代以后,微型小说进入全面兴盛时期,名称就有40余种,有小小说”微型小说”超短篇小说”掌上小说”疾风小说”精短小说”超短小说”瞬间小说”摄影小说”镜头小说”电报小说”焦点小说”微信息小说”短中短小说”瞳孔小说”小孔小说”口袋小说”花边小说”迷你小说”短中王”新笔记”千字小说”千字文”百字小说”极短小说”一分钟小说”一代烟小说”刹那小说”袖珍小说”微篇小说”微篇文学”超短文”蚂蚁小说”微小说”极速小说”片刻小说”笔记小说”手记小说”闪小说”角落小说”麻雀小说”等。而影响最大的有三种:一是中国大陆以郑州为中心的北方称之为小小说,二是大陆南方和海外主要称为微型小说,三是微篇小说”在学术界有一定的认同度。目前,官方比较认同的名称是小小说”和微型小说”,因为在中国作协主办的每四年评选一次的鲁迅文学奖评选中,按照《鲁迅文学奖评选条例》(2014年2月27日修订)的表述,用的是小小说”名称;而在1992年就成立了由中国作协和民政部主管的中国微型小说学会”,认同了微型小说”这一名称。学术界则认为,从学理上来说,按长篇、中篇、微篇来取名,四足鼎立,微篇小说的名称最经得起推敲。

从发展过程来看,中国现代的微型小说,自五四时期的白话文运动以来,一直与时俱进,白话微型小说较之于古代的文言微型小说,除了白话文与文言文的区别之外,还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名家参与创作,该时期的文学大家们几乎或多或少地都写过微型小说,内容以 箴时与讽世”为基本格调,而且名篇不少。如鲁迅的《一件小事》、郭沫若的《他》、郁达夫的《寒宵》、沈从文的《代狗》、赵树理的《田寡妇看瓜》、孙梨的《懒马的故事》、冰心的《一个不重要的军人》、夏衍的《两个不能遗忘的印象》,等等。二是名刊大力扶持,刊载各类微型小说。如20世纪20年代的《民生月刊》《申报》《红玫瑰》《紫罗兰》等,30年代的《大众文艺》《文艺新闻》《北斗》《文学杂志》《世界日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救亡日报》《抗战日报》《晋察冀日报》,等等,都积极进行推介宣传。现代文学史上微型小说的发展态势一直脉延到当代文学。

中国当代的微型小说一步一步走向成熟和繁荣。20世纪50年代,著名作家老舍首先发表《多写小小说》,倡导大家似乎应该写些小小说”,更希望把小小说当作一个新体裁看待,别出心裁,只用一二千字就能写出一篇美好而新颖的小说”。[8]同时还身体力行创作微型小说。巴金、茅盾等文坛领袖人物积极回应,分别在《人民日报》和《人民文学》等具有导向意义的顶级报刊上发表小小说作品或评论,为微型小说的发展身先垂范或把脉推介。[9]由于当时社会主义初创时期火热的生活,如农业合作化”、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大跃进”、人民公社”等各种翻天覆地的新人新事的激发,加上微型小说所具有的简约通脱易于上手和传播的文体优势,再加之文坛领袖人物的引领,还有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的《什么是小小说》分别译介在《文学报》《新港》发表以后所带来的综合助推作用,一时间,很快形成了建国以后第一次微型小说创作的高潮,不少报刊竞相刊发微型小说。如天津的《新港》文学杂志(即后来的《天津文学》)从1958年第11期开始,每期辟有专栏,刊发一组小小说,持续了十多年。当时也出版了不少微型小说集,如长江文艺编辑部编的《双跃进:小小说选择》、王细级等著的《三报丰收:小小说集》、安徽人民出版社编的《安徽小小说选》、贵州日报编的《新高潮中出新人:小小说集》以及新港文学编辑部编的《小小说选》等。[10]

新时期以来,微型小说创作进入了大发展大繁荣阶段,中国大陆产生了多少微型小说作品很难准确统计,仅以中国微型小说中心之一的郑州市的《百花园》文学期刊和《小小说选刊》为例,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刊发微型小说原创作品为主的《百花园》和选载微型小说为主的《小小说选刊》的出版量已达千期,发行量超过了一亿册。《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每期刊发的作品都是30篇左右,合计是60篇左右。那么,这两家刊物近30年来刊发的微型小说作品就是6万篇左右。而江西南昌的《微型小说选刊》自1984年创办以来,其发行量和《小小说选刊》不相上下。此外,全国还有上千家报刊定期或不定期地刊发微型小说作品,至于发表微型小说作品的网站数量更难以统计。大致估算,近30多年来,中国大陆创作出来的微型小说作品的篇数应该以千万计。

新时期以来的微型小说作品不但数量惊人,而且质量高,影响力大。从中外文学史来看,评价一种文体的质量和影响力的核心标志之一是看其能否进入教材成为主流的文化食粮。据初步统计,新时期以来的微型小说作品选入国内外大中小学教材的有300多篇,如吴金良的《醉人的春夜》先后进入了人教版的中学语文教材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材,许行的《立正》先后进入国内的《大学语文》教材和日本的大学教材,等等。除选入教材外,译介到国外的华文微型小说作品更多。而被选入各类学校的阅读材料和各种考试(从小学语文到文学类研究生阶段)的试题材料的微型小说作品则随时随处可见,难以统计。

地处海外的中国港、澳、台地区,无论是微型小说的创作还是理论研究,在整个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的格局中都占有极重要的席位。

香港的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随着一批又一批爱好者的大力推动,搞比赛、办讲座、设创作坊、出专辑或合集等,微型小说在香港的影响越来越大,不但人才辈出,且佳作如云”[11],代表性的作家有东瑞、刘以鬯、林荫、钟子美、方秀莹、也斯、马俐、马艳兰、王方、王仁芸、王思慧、王洁仪、韦娅、文青、方海伦、心田、邓依韵、兰心、汉闻、西西、刘树华、江红、许荣辉、许颖娟、孙爱玲、李华川、李晖玲、吴佩芳、吴敬之、秀实、沈大中、宋诒瑞、君比、张君默、张婉雯、张雅苗、张煦风、阿兆、阿浓、陈荭、陈少华、陈凤云、陈德锦、陈赞一、妍瑾、纾萦、林馥、忠扬、金力明、周瀚、周蜜蜜、孤草、赵美薇、施友朋、洛谋、骆宾路、徐振邦、海辛、陶然、琅壁、黄海维、梁丽芳、梁科庆、寂然、曾丽陶、谢傲霜、赖雪敏、蔡益怀、潘国灵、戴碧琪,等等。>[12]

澳门从事华文微型小说创作的人很少,20世纪80年代以来定居或长住澳门的微型小说作家主要有许均铨、贺鹏、许云、许世儒等人。

台湾的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盛行的名称是极短篇”、掌中小说”,《联合报·副刊》提出人生处处极短篇”的口号,应者众多,业余作者和专业作家踊跃投入,一代接一代,微型小说(极短篇)的创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代表性的作家有子干、钟肇政、林海音、张系国、李昂、苏伟贞、钟玲、林文煌、履疆、罗英、柏谷、喻丽清、陈克华、侯博仁、爱亚、杨慎徇、郭丽华、疾夫、绿柯、林双不、于在涛、罗燕如、施宜君、姚艺真、清溪客、吴文琼、京之春、韵恩、袁琼琼、杨逵、孟慧、李捷金、吴念真、周增祥、张伯权、陈宁、沈因、李宣、庄子明、孔雀、詹西玉、刘维夺、黄之桐、坡上客、黄斐娟、梁建民、陈启佑,等等。[13]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活跃在台湾文坛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微型小说作家有:张春荣、晶晶、爱亚、袁琼琼、隐地(柯青华)、古嘉、卧斧,以及亮轩(马国光)、张至璋、衣若芬、陈幸蕙、喻丽清、 邵僩、廖玉蕙、邹敦玲、雷骧、钟玲、陈克华、侯文咏,等等。

(二)国外华文微型小说发展脉络

(因会议论文集篇幅限制,该部分省去1万多字)

国外的华文微型小说,大致可以分为东南亚和欧美澳两大区域。而东南亚这一大区域的创作最为活跃,成果也更突出。

东南亚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兴起于20世纪70年代末。最早自觉地从事微型小说的创作和研究,并且取得较好成就的,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稍后是泰国,其后是菲律宾和汶莱,再后是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

此外,日本、柬埔寨也有华文微型小说的创作者。

欧洲华文文学创作,出现于二战”结束以后,在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先后形成两次创作高潮,有了这些基础之后,1991年3月在巴黎成立了欧洲华文作家协会。[14]。

美洲的华文微型小说兴起于20世纪末,因为一批中国文化精英移居美国、加拿大等国而带动了华文微型小说的创作。

大洋洲的华文微型小说作家绝大多数是近几十年从大陆移民去的。

二、研究范畴

(因会议论文集篇幅限制,该部分省去1万多字)

(一)微型小说的存在方式研究

1、创作主体(作者)

2、作品

3、接受主体(读者)

4、载体

5、组织交流与评奖

6、产业化发展

(二)微型小说文本批评

The Outline Of The World Chinese Mini fiction

LONG Ganghua

Abstract: The world Chinese Mini fiction originated from ancient myths and legends , the chronicles of ghost and the note novels of China.The world Chinese Mini fiction has been prosperous since 1980s,wich has a wider readership and became the fourth novel style as novel,novelette and short story. Based on the basic pattern of the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of contemporary world Chinese Mini fiction , 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two aspects of its research: the first is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mini fiction, including the creation of the works(author), works,subject (reader), carrier,organizational communication and awards, and the way to be an industrialization; the second is the criticism of mini fiction.This paper also emphasizes the system precision of the textual criticism should focus on the cultural aspect,the literature aspect and literary styles.

(龙钢华(1962— ),男,湖南新宁人,湖南邵阳学院中文系教授,文学院副院长,北京大学高级访问学者,主要从事文艺学与小说研究。)

[1]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6页。

[2] 马振方:《小说艺术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11页;王秋荣:《巴尔扎克论文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68页。

[3] 《马克思格斯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12页。

[4] 《庄子·杂篇·寓言第二十七》。

[5] 黄霖、韩同文:《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上),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7页。

[6] 黄霖、韩同文:《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上),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149页。

[7] (清)张潮:《虞初新志自叙》,转引自石昌渝《中国小说源流论》,三联书店1994年版,第133页。

[8] 老舍:《多写小小说》,《新港》1958年第5期。

[9] 巴金:《小妹编歌》,《人民日报》1958年7月9日;茅盾:《短篇小说的丰收和创作上的几个问题》,《人民文学》1959年第2期。

[10] 黄秋平:《中国现当代微型小说发展浅探》,《求索》2001年第3期。

[11] 钦鸿:《香港微型小说选·编后记》,《香港微型小说选》,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第322页。

[12] 钦鸿:《香港微型小说选》,江苏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的作者排序。

[13] 徐学:《台湾微型小说创作的历史与现状》,《台湾研究·文学》2000年第2期;邓开善:《台港微型小说选》,湖南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

[14] 饶芃子、杨匡汉:《海外华文文学教程》,暨南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48—24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