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14刘斌立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6:57

14刘斌立

移动互联网时代华文微小说的创作与传播

刘斌立(中国)

摘要:以移动互联网崛起为标志的新媒体时代,给华文微型小说的创作和传播带来了革命性的机遇和挑战.本文试图通过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特征研究,为华文微小说以及衍生的微文学”的创作和传播带来一些思考和建议.

关键字:移动互联网、新媒体特征、创作媒介、传播

众所周知,因为手机等移动终端的高速发展和广泛化应用,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被称之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区别于它的前身互联网时代,有最大一个不同点在于它改变了信息和人的二元关系,让人成为信息的一部分。如果说互联网时代,人还可以选择置身世外”拒绝网络的话。那么当下,人类社会的各种关系和结构,已经不在由人自身意愿为改变了。这也因此引起整个社会商业模式的变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信息变得更加透明化,让人成为了与信息一起传播的部分。
在这个时代,我们可以注意到时代特征对于文学创作模式的影响:

1、用户主导是核心
——在文学领域可以表现为以阅读者为核心”。

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必须以用户为中心,比如在商业世界上,大家都在说让用户参与到产品创新和品牌传播的所有环节。消费者即生产者”,尤其是80后、90后的年轻消费群体,他们更加希望参与到产品的研发和设计环节,希望产品能够体现自己的独特性。
我们可以发现在这个时代,也是网络文学极速发展的时代。网络写作以一种多次迭代,边创作边听取用户意见,边修改的模式(文学网站连载,都是边写边发布,一边获得阅读者打赏,一边也被不认同者批评)。当粉丝达到一定数量时,启动图书出版、电影改编、衍生性改变等商业模式,从而实现文学创作的商业变现。所以,对于这个时代的文学创作者,应该具备一种阅读者也是创作者”的意识。

2、内容为王”时代,
文学创作的原创能力和创新性必须强大

对于商业世界,产品是第一驱动力”,移动互联网时代讲究产品的体验”和极致”,也就是说以用户为中心”将产品做到极致,制造让用户尖叫”的产品是互联网时代的不二法门。而产品时代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内容为王”。
对于这个时期的文学创作也是如此。因为信息量的爆炸和惊人传播力。现在一个生活在北京或上海的普通人,和一个生活在中国最西部边疆小镇上的人,在阅读面和实效性上,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这个时代文学创作还在靠抄袭和没有创新的改编,到最后都是自取其辱,而且往往负面传播的力量更大。

3、精短碎片的体验时代
——微小说是生逢其时的文体

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阅读习惯被切割成碎片,往往是日常生活中的小段时间聚串起来用于阅读,这种类似经济学长尾效应”现象表明了从总量上说,当下人们的阅读量远超过往。
微型小说以及其衍生出的诸多精短文学形式,以其短小精悍和瞬间挑动的情感变化,极其适合这个新媒体的时代。同时,新的时代特征特别强调受众能够获得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感(以网游为例),微型小说从特点上是具备迅速让用户获得代入感的文体,这一点也尤其重要。但是我们也发现,其实微型小说却并没有获得生逢其时的成就感,这与微型小说创作者们并没有适应这个新时代的特征有很大的关系,本文将后面篇幅中探讨这个问题。
据统计,2015年中国有7亿人都使用移动工具进行阅读,2016年中国大陆第一家依靠移动阅读和出版的企业中文在线”上市,一个销售额仅3个多亿,利润几千万的企业,居然在上市后达到市值200亿。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全社会对于移动阅读时代的期待和看好。而且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移动阅读还将保持高速的惯性增长,并且内容资源趋向多维化。尽管移动阅读的用户、内容和阅读平台日渐丰富,但不可否认的是,优质内容的匮乏仍是制约移动阅读发展的瓶颈。微新闻、搞笑幽默段子、精神鸡精等浅阅读”符合快节奏社会的日常需要,却难以满足深层次的阅读体验。而以微型小说为代表的微文学形式应该成为蓬勃发展的移动阅读时代的颜值担当”。
根据前述的分析,对于微型小说来说,当下最为尴尬的是,虽然生逢其时,但是并未成为时代的翘楚。笔者前面也谈到,基于时代特征,微小说在当下的创作和传播手段,应该进行多种变革和提升。笔者以自己的创作和传播经验,分享如下,以供抛砖引玉。
1、自媒体模式下,创作媒介的变化和运用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作者的写作平台,已经不再只是单机电脑,我们需要学会和使用联网写作(比例微信公众号、手机博客等)。简单一点说,联网写作有两大最直接的贡献:
(1)基于博客、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的写作,最为直接的优势是:界面友好,基本与WORD相同,不影响写作习惯;写完即可发布,第一批阅读者是自己的粉丝或身边的人。他们的感觉和判断是通过留言、评论等功能完成的;修改便捷,快速获得互动,让受众有参与创作感。
(当然需要辨识一个误区:移动互联网,并非是要求创作也必须基于移动终端。主要是传播载体有明显的区隔)

(2)因为自媒体平台分享方便,所以马上就可以从文章的发布和分享中,看到这篇文章的受欢迎程度。

(3)为了让阅读者更快速的身临其境”,新的创作媒介具备了诗情画意”的功能。

笔者从2012年起转向于使用新的创作媒介,不仅在创作上,甚至是出版发行上都受益匪浅。创作也是传播,合理利用自媒体是当下微型小说创作者的一门课题。

2、微型小说的出路在于原创精品”而不是速写与改编”,微型小说应该回归文学艺术性。

2016年,曾经火爆异常的狭义网络文学,开始被反思甚至批评。甚至因为不知节制的叙述与离奇的情节,导致了从章回小说倒退到凌乱的叙事。这类网络小说用离奇万变的故事牵引着人,使人沉溺其中,目前已经越来越不被看好。社会学中人类社会对于喜好和欣赏的回归规律,决定着当一种传播媒介成熟后,内容的高雅性、文学性、艺术性必然开始回归。微型小说真正成为主流文学形式所依靠的除了当下重要的时代特征以外,优秀的内容仍旧是最主要的。有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值得我们去思考——韩寒在他主编的一个移动APP(ONE),发刊词写道:身边的碎片越来越多,新闻越来越杂,话题越来越爆,什么又都是来的快去的快,多睡几个小时就感觉和世界脱节了,关机一天就以为被人类抛弃了……于是就有了你所看见的《一个》。每天都只有一张照片,一篇文字,一个问题和他的答案。但也只是一枚碎片。”曾经有人这样批论(one):对于碎片的依恋和无能为力,是一种不想被时代抛弃,却对时代变化无从掌握的矛盾心理,碎片是时间刻在我们身上的一道道记忆。但碎片也有高下之分,钻石,水晶,玻璃,各不相同。
当下,中国大陆微型小说仍旧有编故事、社会现象掠影、段子化”等鲜明特征,明显缺乏提炼和艺术升华是通病。而且在很多微型小说网络论坛中,晒稿费、晒发表数量是一种习惯和评价标准。为了发表而发表、过分强调发表数量的做法导致了精品锐减,甚至改编成为了一种创作常态。我仍旧记得微型小说崛起的那个时代,短小精悍但兼具文学艺术性、往往方寸之间发人深思的精品微型小说不在少数。

3、时代感与代入感的缺失

当下移动阅读最大的读者群体来自80、90后,00后也在逐渐加入。这三个群体目前所关注的社会主题、人生机遇、情感诉求各不相同。而微型小说目前的创作者有老龄化趋势,而且很多作者只基于自己的生活阅历为创作素材,往往脱离时代背景,写作素材从一开始就不具备吸引力。前面提到过,新的媒体时代,要获得阅读者的兴趣,代入感的要求很高。在网络游戏领域一直有第二人生”的说法。寻求心里安慰和释放、寻求人生寄托和未来憧憬的心理诉求是当下年轻人很普遍的。笔者曾与不同年龄层次的读者群多次互动沟通,很明显的现象是,绝对没有所谓认同一致的公认最佳”。所以,商业社会中产品经理开工的第一课被称之为产品给谁用”,笔者认为我们的创作也应该在下笔时想明白写给谁看”。
仍旧以韩寒的(ONE )举例,为了让阅读者在阅读之初就被吸引,韩寒发明了一种格言式的传播方式。每一篇文章都有一句刻意营造出来的文艺气息浓厚的导言。如:你知道,一个人配不上你的世界的最简单标志就是一些配不上你的人总想跟你共饮一杯啤酒。”还有: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等。韩寒深知(ONE)受众以80后文艺青年为主体,所以他的传播策略就是:文艺心灵鸡汤格言+你我”这些代入词汇。这些是(ONE)这个纯文学APP,4年发展3000万真实用户的重要基石。
另外,因为微型小说创作者往往创作数量较多,完全依靠自身经历和感受的创作往往很快陷入瓶颈。但是微型小说的篇幅短小,细节和情节的展开有限,所以适当通过二手”素材的创作,并非没有可能。但是二手素材的创作往往问题都出在细节描写上,因为缺乏体验和经历,利用二手素材的创作很可能让人觉得生硬和假”。笔者建议这种类型的创作,充分利用互联网的收索功能非常必要。从互联网上的的文章中区寻找和体会别人的感受”,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创作能力。当然这种能力是需要创作者去修炼的,尤其是如何将别人的感受恰如其分地嫁接”到自己的作品中,成为创作者需要表达的感受。

4、关注微电影等微型小说的衍生发展模式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一种新的称谓出现——微文艺”。包含了微型小说、微诗歌、微电影等艺术形式。这其中微型小说和微电影是现在最具规模和发展前景的。尤其微电影在2016年预计拍片投入将接近1000亿。目前移动网络媒体是微电影的主要播出通道。而微型小说已经成为微电影甚至是大电影最大的故事梗概和剧本创作来源。
从国内蓬勃发展的微电影市场看,目前以微型小说版权为依托的剧本交易市场也在快速成熟。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与天津市作协等合作,授权《微型小说月报》杂志及北京微然心动文化传播公司一起发起举办全国首届微小说影视版权交易大会”,同期剧小说”交易平台也上线发布。这是业内最为权威规模最大的一次标志性事件。未来必将成为微型小说作者向微电影剧本创作者发展转型的一个重要媒介。
从传播的角度看,微小说和微电影在今后的传播通道中互为表里”,相辅相成,是一手漂亮的组合牌。

5、从竞赛和发表平台的角度,为微型小说培养二代三代接班人。

众所周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是90后、00后。他们天生具备着这个新媒体时代的属性。他们即是这个时代的受众者,也是制造者。微型小说的未来发展必要靠这代人的接棒。
笔者建议:尽快设立基于中学生和大学生的微型小说竞赛;在当下主流微型小说媒体上,开设90后、00后发表绿色通道。我们必须培养更多的年轻人来推动甚至是倒逼”微型小说在中国的发展。

笔者是一个微型小说的热爱者和写作者,对于我们这些曾经与书生活在一起人,如今我们不得不与网络生活在一起。我们该如何跟网络相处,跟这个碎片化阅读时代相处,并在此基础上推动文学形态的创新,这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生逢其时,不应退缩。

(刘斌立,现居北京。发表文学作品60多万字,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微型小说年选和多个省市中学生教辅阅读材料;2013年《转场的哈萨克》获第二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一等奖,2014年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一等奖,2016年小说集《额尔齐斯河畔》获中国微型小说年度作品集奖。2009年出版《忐忑》;2013年出版《时光交汇的地方》;2015年出版《额尔齐斯河畔》。现任职务:北京新东方教育集团新东方在线助理总裁、北京寓乐世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社会兼职:《微型小说月报》执行主编、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中国微小说与微电影创作联盟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