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16用微型小说讲 好华文故事2016.7.1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07

16用微型小说讲 好华文故事2016.7.11

用微型小说讲好华文故事

张记书(中国)

这是一个无微”不至的时代。微博、微信、微商、微文化、微电影……势不可挡。微文化、微文学、微艺术、微审美等话题自然也就成为学界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认为:微时代的微”,正在改写人类的存在、生活、思考方式甚至人类本身。

然而,就这个微”字,迫使我思考许多问题。就微文学而言,我看了大量作品,经典微乎其微,能留下印象的也寥寥无几。一大本厚厚的微文集,看后,便像一个撒了气的洋茄子,顿时瘪了下去。

怎样才能创作微文经典,担当起文学的重任呢?我以为:

  • 在历史深处寻根

从古至今,文学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参与着人类的生活,并见证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中华民族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这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文化的原因。尤其封建专制统治中国数千年,其流毒是不可能一下子肃清的。这就造就了中国特定的政治和文化。在这样的政治和文化背景下,中国人的生存状况,自然与别国不同。

许多作家在中国历史的缝隙中寻找故事,在中国人生活的酸甜苦辣中捕捉细节,写出了脍炙人口的作品。许行的《立正》,讲述了一个国民党俘虏兵,一听到蒋介石”的名字就立正,问其原因,说是被打出来”的。他要求管理战俘的教官对他毒打。然而,解放军执行不打人不骂人”的政策,怎么能打人呢!致使他的毛病一直未改,结果被文革中的红卫兵打断了腰,坐上了轮椅。原以为那毛病改掉了,不想有人再说到蒋介石”三个字,他在轮椅上一挺,又做了个立正姿势。莫言的《争名》,写文革中,两个小学生为了表示对毛主席的忠诚,争着改名为卫东”,而大打出手。最后获胜者是一个出身好(贫农)的孩子。故事虽简单,但意义深远,耐人寻味。还有泰华作协永远的名誉会长司马攻《演员》《独醒》出版快20年了,但至今记忆犹新,原因就是作品的根深扎在历史的泥土中。

著名作家冯骥才说:我们希望明天的中国能够无愧地成为未来人类文明的脊梁,那就不要忘记去不断清洗历史留下的那些惰性,不时站在自省的镜子里检点自己,宽容和直面一切批评,并从中清醒地建立起真正而坚实的自信来。

  • 在中西文化交汇处落笔

 

对待文艺创作,毛泽东曾经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我认为这话至今适用。所谓洋为中用,就是中西文化相结合。在这一点上,不少作家作出了大胆尝试,并结出了丰硕成果。莫言利用西方的表达方式,讲述了山东高密东北乡的故事,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曹文轩利用洋瓶装中酒”,把真实的、动听的中国故事,讲给洋人听,荣获国际安徒生奖”。

微型小说作家们也作了大胆的尝试。香港作家钟子美出版了科幻微型小说集《飞天》,内容丰富,构思新颖,想象力强,可谓微型小说精品。马来西亚女作家多拉的作品视角独特,自成一体,她的作品多次被《读者》选载,是中国读者心目中有影响的作家。新加坡作家董农政利用散文诗的形式,写出了《没有时间的雪》,受到了评论家关注。其实,1994年,在新加坡召开的首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期间,新加坡作家林高先生就提出了诗与微型小说结亲家”的理论。后来,又有作家提出了报告文学与微型小说结合,创作的作品,就叫纪实性微型小说;散文与微型小说结合,创作的作品,就叫散文题微型小说;电影剧本与微型小说结合,创作的作品,就叫蒙太奇式微型小说……并有作家做了有意尝试,有的还收到了很好的成效。

  • 在现实生活中开花、结果

生活培育了文学,生活为文学无偿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世间的百态从来都是作家笔下不可或缺的创作元素,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世间的一切都吸引着我们的感情,激发我们思考,让我们从生活的细微处提炼出人生的经验。人生之于文学,或许是一缕明亮的太阳,或许是一粒微小的尘埃,或许是一次激烈的电闪雷鸣,或许是一场温柔的风花雪月,这些对生活现场的描摹呈现,是生动的、鲜活的、丰富和多样的。

无论时代变化如何迅速,人们的交往方式多么便捷,优秀文学总以她独特的魅力指引着人们认知自我、感知生活,教导人们懂得敬畏和谦卑,尊重个性和差异,追求良善美好和社会的公平正义。在时代的喧嚣和嘈杂中,文学并不孤独,她如同暗夜中萤火虫发出的微光,为赶路的人们送去光亮。文学充满希望,激励着我们思考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

文学充满希望,作为文学百花园中的开花最频繁的小花——微型小说,自然也充满希望。盘点30多年来微型小说创作道路,可以数出一串经典作品的名字:台湾作家陈启佑的《永远的蝴蝶》;香港作家刘以鬯的《打错了》;泰国作家司马攻的《独醒》;新加坡作家林锦的《我们不要胜利》;中国大陆作家许行的《立正》;邵宝健的《永远的门》;孙方友的《蚊刑》;司玉笙的《书法家》;沈宏的《走出沙漠》……

然而,近年来虽然报刊发表的微型小说数量不少,但有思想,有见地的作品不多。

既然世界已进入了微时代,微型小说又是微时代的文学宠儿,让我们世界华文作家团结起来,扎进飞速发展的生活激流中,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发展的力作、精品,让世界人民享受我们精心制作的文学饕餮大餐。

(张记书,中国一级作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中国作协会员,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