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17从文学角度看华人想象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08

17从文学角度看华人想象

从文学角度看华人想象

柳泳夏 (韩国)

在本研究中,中国人的想象意识是重要话题。董建辉利用龙的神话 —— 圆形理论,从在美华人作家的潜意识中挖掘出民族文化的集合性记忆,并把它变成了记号化。在此方面他的观点被认为颇具新颖,但始终贯穿中华优越意识这一点上,如同大多数中国学者的论文一样具有强烈的煽动性。

首先,所谓华人是以什么来认识自我,是问题的关键。要找出蕴藏在华人文学作品中的中国人特质,即华人是如何想象中国人的意识非常重要。这些想象时而表现为政治形式,但更多的是以料理、故乡、母亲、方言、节日、俗话、格言等文化形式传承下来。肖微也认为谭恩美的写作即便是一种虚构的叙事,但其中也包含着传记、自传、历史、神话、民间故事、口述传统及个人记忆等等。

权赫范认为,文化或传统在某种本质上并不是一成不变地传承下来,而是随着各种情况而出现变化无常且非常流动的现象。斯蒂文平克尔(Steven Pinker)认为:意识指的是大体上在初期训练过程中传到人的大脑而形成的文化发展产物”,社会习惯性文化要素的庞大复合体”。社会习惯性文化是道金斯的用语,指的是就像热门的广告音乐成为流行新潮那样富有感染性的文化特征。这就是说,与他者”的关系非常重要。那么华人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概念,而是会变化的某种原典。

谭恩美一边对着镜子照母女俩一边在想自己的为人和处事规范,感到自己也分不清哪一种属于中国式,哪一种属于美国式。并且她也后悔从中只能取一种放弃另一种。她在两者之间徘徊很长时间为取舍而苦恼(喜福会)。此时照她们的镜子又是什么呢?是两者之间互相比较的工具,还是把对方当作他者”的空间呢?但是此空间已不能再分清两者了,或许是因为已不存在分清两者的必要性了。

事实上居住在海外的华人已经处在双重文化边缘的境地。即从中华圈角度他们处在边缘,而从当地主流社会角度他们也处在边缘。因此可以说他们是在双重自卑感的矛盾心理中度过每一天。由此可以看出他们为保持身分认同在做艰难的努力,而且总是在双重矛盾心理中从内心里想保留自认为中国人特质的一面 。

如果把具有中国人特质的人看作中国人的话,那么到底谁是真正的中国人?对此问题最能准确回答的就是他者”。勒维纳斯(Emmanuel. Levinas)认为,我们的内在性中不会产生任何革命的火种,只有依靠他人才能期待能够砸碎利己心理的人。如果绝对性地把别人定义为他者”时,他者”的存在将让我们变得像样的我们”。因此他者”对我们十分重要。

对于生活在白人主流社会里的少数民族中国人能下准确定义的是白人的视野,这是无与伦比的。如果说用他者”的眼光观察他者”时的视野最准确的话,海外华人第二代可以说是这样的主人公。从血统上可谓中国人,但从文化上能代言主流社会的第二代或第三代的视野可能比白人更能把华人他者化”。

在美华人历史中华人文学”起到了华人共同体和主流共同体间的桥梁作用,成为华人移民者获取美国信息的来源,变成了这些移民和美国生活之间的疏通窗口。随着中国人在美国社会逐渐扎根,美国的华人文学”开始勾画出在美国的生活或感受,而这些是以华人社会和主流社会的矛盾或融化为中心描绘的。

华人第二代作家在原封不动地感受第一代的文化,同时把这些视为他者”去认识,这个问题显得非常重要。他们认为自己属于主流社会的堂堂一员,但因其异国人的外貌及第一代华人的注入式教育,他们在叙述着自己所经历过的深刻的身分认同危机。在作品中出现的华人的想象意识,突出刻画出在美华人的身分认同,进而可以对当代中国人间接地下定义。

作为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代华裔美国人,生在旧金山并在那里进行主要活动的作家谭恩美(Amy Tan)、汤亭亭(Maxine Hong Kingston)、黄玉雪(Wong, Jade Snow)、伍慧明(Fae Myenne Ng)等人是确认中国人身分认同的非常重要的原典作者。第二代移民是从浓浓的中国人特质中逐渐独立,使自己更加接近美国人特质的人群。正因为这样他们在确立自己的身分认同方面深受痛苦。

作家以叙述家族故事的形式崭新地揭示着对中国及中国人的定义。笔者关注汤亭亭系列丛书的原因,就在于她的故事通常是对构成自己身分认同的中国式和美国式的质问中开始的。汤亭亭对中国人的特质持断然否定的态度。她的作品曾遭到亚裔阵营的批评,说她为了走向成功而背叛亚洲文化,强调与美国文化的同化。作为美国式文化的他者”, 在追寻她所具有的中国人特质方面,这份资料无疑有很高的价值。

与此相同,谭恩美小说的主题可集约成母女间的代沟。小说关注的是在中国和美国度过前后半生的母亲和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女儿之间的故事。从母女这一特殊关系结构上看,相互间心理矛盾和变化进程自然富有多样性。并且谭恩美的作品在解读何谓华人文学”,何谓中国人身分认同方面是一本绝好的教材。

以旧金山唐人街为背景展开的喜福会的故事是母亲给女儿讲述自己苦难一生的情景,其中动员了有形无形的中国人式的文化遗产或价值观。这个故事充分表现了中国人的身分认同究竟通过那些过程和方式传承的。封建道德的束缚、没有爱情的婚姻等在中国时的矛盾,在异国他乡的美国则以母女关系等人际关系为中心,演变成究竟如何适应美国社会的问题。即,以很强的比喻形式传达了特定时期的特定情景。于是说者和听者都不得不按自己的方式进行想象,当然想象的领域也非常宽广。

这一文本”告诉我们,西方国家对东方国家的定义不仅决定了西方人对东方人的定义,而且还对东方人的自我认识产生了很深的影响。萨义德(Edward W. Said)在东方主义中认为,西方的身分认同是在规定东方为他者”的过程中确立的。重要的是,他们所经历的矛盾,也可视作对充满混种性和边境性的后殖民时代书写的早期结论,而且作为其解决对策也毫不逊色。

何谓中国传统,何谓华裔美国人的传统?中国传统是以何种方式被在美华人传承,在美华人又是如何收容和拒绝这些传统呢?最终相互妥协的根据是什么,而且相互间把对方他者化”的根据又是什么?霍米巴巴指出,界定我者”和他者”的界线具有流动性。这么说执着于自我的身分认同,将会起到强化他者”身分认同的作用。

徐东旭对上述各种境况做出这样的定义。勒维纳斯认为他者”的体验不仅意味着我者”志向的失败,而且成为我者”想要超过他者”的形而上学式欲望”的条件。这就是说,让·保罗·萨特看来他者”的体验意味着我者”志向性受到挫折,进而被他者”志向性所捕捉;而勒维纳斯看来他者”的体验意味着走向世界另一方的救援。结果,不管肯定或否定他者”,这是以能够形象化我者”为主要目的。

(柳泳夏 文学博士,韩国白石大学柳宽顺研究所所长,中文系教授。东亚学统摄广场创办人。中国南京师范大学中韩文化研究中心研究教授。著书:1.中国民族主义与香港本土主义 2. 通过形象看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叫做香港的文化空间等。译书 :1.傅雷家书 2.世纪末文化思潮史等。编著:1.中国百年散文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