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18新加坡林锦 1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09

18新加坡林锦 1

闪小说在狮城夜空飞行的轨迹

——新加坡闪小说发展概述

林锦(新加坡)

 

闪小说文体的产生

不同的时代会产生不同的文学,或文学样式,或文学内容。文学样式(文体)的产生过程往往是持续性的,有的经过漫长的岁月,有的在短期内形成。这里要谈的是闪小说这种文体的产生。闪小说的产生,相对来说比较快速。有论者认为闪小说可上承魏晋时期‘搜奇记逸’的《搜神记》与《世说新语》,以及宋代人编的《太平广记》等。有专家认为《论语》及《世说新语》等著作中就有不少可归纳为今日的‘闪小说’,只是传播媒体和语言风格形式不同而已。”[1] 既然文学形式不同,当时也没有闪小说这个概念,我们也许不必把闪小说的产生追朔到古代。

闪小说的产生,主要是因为进入21世纪以后,文字信息与视频通过手机、互联网等新媒体超速传播,给作者和读者对微量文本的需求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技术条件。根据程思良的论述,闪小说”之名,来自英文flash fiction”。最早将flash fiction”译成汉语闪小说”的是云弓。汉语闪小说”这一概念的明确提出与倡导,则是2007年才出现的。2007年1月,微型小说和寓言作家马长山、程思良在天涯社区 Ÿ 短文故乡”发起了超短小说征文”。2008年1月,马长山和程思良主编的第一部汉语闪小说集《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便是这次征文的结晶。这个选集采用了闪小说”这个名称。[2] 该书出版后,引起广泛关注与好评,海内外几十家平面媒体和许多网站做了转载、评论或介绍,樊发稼、王勇、何希凡等评论家为该书撰写了几十篇评论文章,其中樊发稼说:一个新的文学品种、小说家族新的一员,由此在我国文苑宣告诞生;由这次闪小说征文活动引发这一小说‘新样式’创作的兴起,必将作为一种崭新文学现象载入史册。”[3] 樊发稼指的小说新样式”就是闪小说。接下来,闪小说便因为它的特质迅速崛起,在短短的几年里,便在世界各地风行,成为和微型小说一样受欢迎的文体。

闪小说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字数,到底多长的篇幅最为理想?对闪小说篇幅的探索,经历了四个阶段:从210字内,350字内,500字左右,到600字内。[4] 新加坡希尼尔在《闪烁夜空下的狙击手――闪小说”的新感受》一文中表示:若以微型小说一般被认可的2000字的上限为参考,‘闪小说’以300内为佳,600字内为限(约为微型小说的四分之一篇幅)的要求,应是对创作者一个合理的‘挑战’。刘海涛教授在2011年到新加坡演讲时,笔者与他针对‘新时态的微型小说’下的闪小说进行广泛交流时,也对上述篇幅限定的看法颇有共鸣。”[5] 目前,闪小说的篇幅以600字为限,是一般共识。

闪小说从中国发扬到海外

闪小说在中国兴起后,很快地引起海外文坛的关注,尤其是一些东南亚国家的文学界。2008年《卧底一一闪小说精选300篇》一书出版后,菲律宾王勇便开始在《菲律滨华报》推出系列闪小说评论,同时,他介绍了闪小说在中国的起源和发展,并把这一文体推介到东南亚的新加坡、泰国、越南、汶莱、马来西亚等国家。[6] 自此,东南亚华文作家开始纷纷尝试写闪小说,纸版媒体的编者,也开始在报章副刊和文学杂志刊登闪小说。短短几年,东南亚兴起了闪小说的写作风气,成为华文文坛的闪亮的一环。王勇指出,泰国、新加坡先后出版华文闪小说的个人专著与合集,成为闪小说在东南亚华文文学界的两大重镇。第三当属印度尼西亚,依托《国际日报》经常推出闪小说专辑,令闪小说文体频频曝光,深入作者与读者之心。”[7] 王勇认为泰国和新加坡成为闪小说在东南亚华文文学界的两大重镇”,主要是因为泰华文学出版社于2012年出版了由司马攻主编的《泰华闪小说集》。新加坡作协也在2013年出版了《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由希尼尔和学枫主编)。个人闪小说专著方面,2012年1月泰华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司马攻的《心有灵犀》,这是中国境外第一本个人闪小说集。

 

新加坡闪小说的闪现

本文在这里集中介绍新加坡闪小说的发展概况。

2010年7月,在香港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上,王勇发表了《诗眼看微型一一我阅读‘闪小说’的体会》,引起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华文作家的关注。同年11月,希尼尔把三则超微小说冠以闪小说”的名称,发表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副刊《文艺成》。作品发表后,不少新加坡作者受到感应,开始尝试写闪小说。[8] 2011年1月由学枫主编的《新华文学》第74期,第一次发表闪小说作品,新加坡作者有希尼尔、学枫和林锦。《文艺城》紧接着在2011年3月4日推出了第一个闪小说特辑,以全版刊出,8名作者为希尼尔、学枫、艾禺、林高、林锦、董农政、南子和谢裕民。蔡志礼随后写了一篇评论《代号‘闪’的文学突击行动》,大力推崇闪小说这种文体。[9]

在希尼尔和学枫的倡导下,闪小说自2011年开始闪现于新加坡文坛,许多新旧作者都跃跃欲试,积极创作闪小说。2011年11月,《香港文学》第323期推出新加坡作家闪小说专辑。参与的作者有希尼尔、学枫、艾禺、林高、周粲、周德成、林锦、蔡志礼、董农政和谢裕民。中国微型小说评论家刘海涛受邀为专辑作品写下赏析文论。同一个时期,中国的《当代闪小说》创刊号(蔡中锋主编)刊登了5位新加坡作者的闪小说。2012年7月,新加坡作协《新华文学》第77期推出闪小说专辑”,作者群扩大到40名,发表了58篇闪小说。其中包括许多擅长写微型小说的作者,如黄孟文、希尼尔、艾禺、君盈绿、林高、董农政、周粲、林锦、南子等。以闪小说这种文体异军突起的作者主要有学枫、蔡志礼、赫南等。

由于闪小说受到读者热烈欢迎,提高了作者创作闪小说的热忱。新加坡作协便于2013年9月编选出版了《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由希尼尔、学枫主编)。书名用星空依然闪烁”,意味深长,新加坡又名星洲,闪小说在新加坡的夜空闪烁,何其耀眼。该书收集了28名作者的139篇作品。

新加坡闪小说的优秀作者,多数是写微型小说的能手。明显的,掌握了微型小说的写作技巧,对闪小说的创作有正转移作用。将2005年新加坡作协出版的《新加坡微型小说精品》和《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对比分析,可以发现黄孟文、希尼尔、艾禺、南子、谢裕民、张挥 、周粲、董农政 、君盈绿、林高、林锦 、柯奕彪 、梁文福、骆宾路、周德成 、陈志锐等16名作者同时写微型小说和闪小说,这两本选集都收入他们的作品。其中除了柯奕彪、周德成和陈志锐,其他作者都已出版了个人微型小说专著。没有作品收入2005年微型小说选集而收入闪小说选集的作者,主要有蔡志礼、学枫、方然、林子、辛羽 、日落冬、田流、佟暖、黄兴中 、李叶明、龙永华、和莞尔等12人。其中方然、田流、林子和佟暖都写了不少微型小说。蔡志礼、学枫、黄兴中则以诗人的身份写闪小说,成绩相当突出。

 

新加坡闪小说依然耀眼

 

《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于2013年9月出版,至今已三年。三年来,新加坡闪小说的创作和各种推介活动并没有停止。《联合早报》副刊《文艺城》时常刊登闪小说。新加坡的文学杂志如《新华文学》、《新加坡文艺》、《赤道风》、《锡山文艺》和《大士文艺》等,也陆续发表了上百篇受读者欢迎的闪小说。

新加坡闪小说活动不断,形式丰富多彩。配合 世界书香日在狮城”活动,新加坡作家协会和第三代读书会在2014年5月为《星空依然闪烁》举行导读与分享会;新加坡八方文化创作室也主办《瞬间精彩,心间长存:周粲和蔡志礼品味闪小说》座谈会。

2014年6月,《香港文学》第354期刊出了世界华文闪小说专辑,参与的新加坡作者有学枫、希尼尔、艾禺、林高和谢裕民。那是对新加坡闪小说作者的肯定。

2014年9月,在新加坡作家节的节前活动,UTTER 2014”于电影院和艺术之家放映了4个改编自当地四种语文小说的微电影,其中的华文作品为林锦的《回家》,这篇作品曾获得世界微型小说双年奖三等奖,收录在《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里。

希尼尔也继续参与推广闪小说的工作。2015年3月,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办Words Go Round”工作坊,希尼尔为教师主讲《闪小说的鉴赏》。同年6月,教育部主办创意写作营 (CAP Programme) 工作坊,希尼尔为中学生主讲了《闪小说的创作与赏析》。

通过导读、座谈、讲座、摄制微电影提倡和推动闪小说的同时,新加坡闪小说的出版并没有停止。周粲出版了两本个人闪小说选集《餐桌无战事》和《酸杨桃树外传》。新加坡作协也在2016年1月的《新华文学》第84期(学枫主编)再度推出闪小说专辑,选用了28名作者的48篇作品。作者阵容比第77期的40名少,但出现几名在籍大学生作者,闪小说有了接班人,是可喜的现象。

新加坡闪小说的特色

希尼尔于2010年11月在《联合早报》副刊《文艺成》发表三则闪小说”,至今不过六年。新加坡的闪小说有今天的成绩,诚属难得。不过在闪小说创作理论方面,还有待加加强。刘海涛教授为新加坡闪小说选集撰写的《闪小说的阅读情趣和艺术创新—新加坡闪小说的阅读印象》,增添闪小说理论的色彩。他评述了10名新加坡作者的闪小说,很有创见。现在摘录他的精辟看法,以飨读者。

希尼尔作品,如《签字》,有闪小说独特的细节和情境。学枫作品,如《大扫除》,人物语言和叙述人语言具备了闪小说的审美要素。周粲作品,如《伪钞》,构思格局显示正常生活现象中出现一个非正常的结局。林高作品,如《选择》,能在闪小说500字以内的篇幅里有效地控制故事叙述的观点和流程。蔡志礼作品,如《车祸》,往往到最后一句语言时,颠覆前面所有的叙述,经典地展现闪小说的意外结局。艾禺作品,如《彩排》,常常有扩大阅读信息量的双关情节”。林锦作品,如《闪坠》,无论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都有一个既出意料又在情理的结尾。董农政作品,如《仙窍》,写进了很多佛学的禅理。谢裕民、周德成的作品都有一些很独特、很离奇、离现实生活较远的文本,也有一些不是传统小说形态能阐释的新奇文本。[10] 以上虽是刘教授针对新加坡部分闪小说作者作品的评论,但已相当具体地反映了新加坡闪小说的特色。

除了闪小说创作,《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选》也收录了蔡志礼、林高、周粲、南子、学枫、黄兴中等人的36篇闪小说赏析文字。这些赏析显然有助于提高读者对闪小说的阅读兴趣和鉴赏能力。在对个别闪小说作品作微观的分析的同时,若能加强对这种新文体作宏观的论述,相信对新加坡闪小说的继续往前迈进,大有裨益。

 

结语

若从2008年1月第一部汉语闪小说集《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出版算起,闪小说在近10年的发展极其快速。篇幅比闪小说长约五分之三的微型小说(若以1500字计),是不是将被闪小说取代而沉寂下来呢?据我所知,微型小说还是颇受重视和欢迎,许多作者热诚未减,继续写微型小说,有的却两种文体兼顾耕耘。

新加坡作协在提倡闪小说的同时,并没有忽略微型小说这种文体。作协目前计划编选一本新的微型小说选。这几年,东南亚各国也继续出版微型小说选集,《马来西亚华文微型小说选》(钦鸿、闻彬主编)于2014年出版,作者阵容浩大,共76名,作品152篇。钦鸿、闻彬也主编了《印度尼西亚华文微型小说选》,2015年出版,共收录了53名作者的125篇作品。泰华作协在1996年出版了第一本《泰华微型小说集》,20年后再度出发,于2016年8月出版第二本《泰华微型小说选》,由司马攻和梦莉主编,收录了46名作者的约106篇作品。

根据我有限的阅读经验,在新加坡或其他东南亚国家,闪小说的精品不多,质量不如微型小说。我主观认为,一来闪小说产生较晚,时间尚短;二来闪小说字数上限为600,经营起来难度比较大。不过,相信这两种轻骑小说文体,会继续在各地文坛欣然并肩驰骋,大放异彩。

2016年7月1日

(林锦,新加坡作协受邀理事,著有《我不要胜利》《春是用眼睛看的》《搭车传奇》《零蛋老师》等,曾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三等奖。)

Lim Boon Gim(林锦)

6 Geylang East Ave 2

#14-04

Singapore 389756

Email: 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手机: (65)96984767

[1] 希尼尔《闪烁夜空下的狙击手――闪小说”的新感受》,见《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闪小说

选》,新加坡作家协会,2013年,页252。

[2] 程思良《崛起中的闪小说――中国大陆闪小说概述》,见菲律宾《世界日报》,2012年6月25日。

[3] 樊发稼《话说闪小说”――读《卧底:闪小说精选300篇》随感》,见《微型小说选刊》,江西:百

花洲文艺出版社,2008年第11期。

[4] 同2。

[5] 同1,页255。

[6] 付秋菊《力推闪小说的功臣--读<掌上芭蕾一一王勇话闪小说>》,见菲律宾:世界日报文艺副刊,

2015年1月22日。

[7] 王勇《我与闪小说》,见程思良编《掌上芭蕾一一王勇话闪小说》,菲律滨:博览国际传播公司,

2014年7月。

[8] 同1,页259。

[9] 学枫《闪亮的日子――简述新加坡闪小说的崛起》,见《香港文学》第369期,2015年9月。

[10] 刘海涛《闪小说的阅读情趣和艺术创新—新加坡闪小说的阅读印象》,见《星空依然闪烁-新加坡

闪小说选》,新加坡作家协会,2013年,页246-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