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23方东明 湖北孝感微型小说发展掠影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17

23方东明 湖北孝感微型小说发展掠影

湖北孝感微型小说发展掠影

方东明(中国)

理论界认为,中国现当代的微型小说创作大致分为四个发展时期。即:一是以五四时期随着白话短篇小说的兴起,而出现的现代微型小说创作第一次高潮;二是抗战时期在左翼作家联盟的倡导和推动下,以墙头小说、大众小说”形成的现代微型小说创作的第二次高潮;第三个时期在建国后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中国文坛曾兴起的小小说创作热潮;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中国当代微型小说开启了第四次繁荣勃发时期。作为地方性的微型小说创作,湖北孝感的微型小说创作从第四个时期开始,三十多年来逐渐形成了一支以刘碧峰、陈大超、方东明、朱道能等为代表的作家队伍,特别是2012年孝感小小说作家沙龙理事会成立以后,创作队伍不断壮大,涌现出了诸如张丽等代表性微型小说新秀,他(她)们的创作依次代表孝感各个阶段的发展状况。
孝感微型小说创作的早期代表刘碧峰。刘碧峰,男,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孝感市作家协会主席,《一盘下酒菜》系他的一本微型小说专著,也是他作为地方作协主席对微型小说创作的重大贡献。其中作品《一盘下酒菜》是他于1980年最早发表在《布谷鸟》杂志的第一篇微型小说,后来,特别是在八十年代,他在《长江文艺》等相继发表了多篇(组)微型小说作品,是孝感微型小说早期创作的作家代表。

他的微型小说作品集《一盘下酒菜》于2006年出版,全书精选其70余篇微篇力作,其中的老人系列”体现了作者较高的创作高度。全书作品选材宽泛,既有乡村题材又有城镇题材,既有荒诞的大意象又有现实的真情感,创作技巧的运用十分娴熟,语言干净、凝练、沉稳,充分展现了作者良好的创作素养。作品的精神指向多在关注于社会底层,充满着浓厚的人文关怀与平民意识。微型小说《一盘下酒菜》便是一篇能很好的体现作者创作特色的佳作。一方面,我”既是故事的叙述者,见证着故事中发生的一切,又是文中的人物,置身于情节之中;另一方面作为故事的讲述者,我”又超出于情节之外,十分冷静地把握着作品人物叙述不徐不急的推进,从而把《一盘下酒菜》烹饪得有滋有味,起伏迭宕,情节一波三折,结尾处处理得游刃有余,从容不迫。作者的另一篇作品《四秀的婚事》(原载《当代作家》)以区区600余字的篇幅,作品开篇直奔主题,语言简练、构思精妙,结尾艺术震撼力强大,展现了作者厚实的创作功力。

孝感微型小说创作自由撰稿人陈大超。陈大超,男,自由撰稿人、作家,微型小说创作活跃于九十年代,出版微型小说作品集《智慧诊所》等多部,其中《下毒手》获春兰”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三等奖,《想吃人胆的豹子》获微型小说杂志举办的全国幽默小说大赛二等奖和全国首届微型小说评比三等奖,《给城里人办暂住证》获第二届全国微型小说评比三等奖。

他的小说内涵丰富,思想深刻,构思新颖独特,语言诙谐幽默,富有哲理。《想吃人胆的豹子》便是他的一篇颇具代表性的微型小说。作品视角新颖独特,假借豹子之口写出了人类存在的种种弊端。小说结尾豹子口出狂言哈哈,只要咱们吃了人胆,就没有人的好日子过了!”振聋发聩,令人警醒。《想吃人胆的豹子》以及他的其它一些类似的作品,对于拓宽微型小说作家的艺术表现手法和形式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给城里人办暂住证》是他的又一篇写得很有新意的作品。农民工进城要办暂住证,早已是个很普通很正常的现象,但是城里人下乡时也要办暂住证,这似乎还是第一次听说过,现在城里人回到乡下也要办暂住证,是否也是乡下人对城里人的一种歧视呢?尽管提出给城里人办暂住证的只是极少人的想法,但此举却得到了不少乡下人的拥护和赞成,这说明给城里人办暂住证,确实使乡下人心理得到了一些平衡。乡下人给城里人办暂住证是对还是错,小说未作交待,而是以留白的艺术给读者以更丰富的想象空间,从而增强作品的艺术张力。

孝感微型小说创作的组织推动者方东明。方东明,男,笔名东方一,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孝感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他于九十年代末开始致力于微型小说创作,著有微型小说作品集《绝对隐私》,《武汉晚报》白云阁”文学副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大世界》先后对他的微型小说创作进行了专题推介,同时他于2012年发起成立了孝感市小小说作家沙龙理事会,积极推动地方微型小说创作。

他的微型小说代表作《珍贵的遗物》在《武汉晚报》副刊发表后,《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相继选载,并获得《微型小说选刊》1999年度读者最喜爱的微型小说作品奖”。《微型小说选刊》选载点评作品写出了古朴,深沉,厚重,就像那颗深深扎根于沃土的百年古树”。《保密》(原载《芒种》)、《绝对隐私》(原载《武汉晚报》)可以说是他的女性题材微型小说代表作。《探入人性深处的小针刀》是青年评论家万雁对他的女性题材微型小说的评论。很多文学同仁评说他的微型小说作品像一柄利剑,针砭时弊酣畅淋漓,揭露现实入木三分,然而在她仔细品读了他的女性题材作品后,认为他的作品更像一枚探入人性深处的小针刀,以针锋刺穿脓包,然后以刀刃切除毒瘤,以小针刀疗法小心翼翼地解剖着这个社会,把现实生活中人性的尴尬、人性的悲哀、人性的挣扎等等揭示给了读者,同时又极力地把那些想要弘扬的人性深处的真善美巧妙的融入到作品之中,充分体现了作者强烈社会责任感和担当意识。

孝感乡村题材微型小说描绘师朱道能。朱道能,男,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二十世纪中期开始微型小说创作,已出版微型小说集《第三只眼》、《一路向北》等,其中《第三只眼》收录了作者54篇小小说作品,每篇作品不论是其语言叙述,还是细节描写;或是篇章结构,还是作品立意,都令人耳目一新。透过读者的第三只眼”,仿佛看到了作者用文字构建的一幅幅美丽的乡村画卷——我那遥远的小山村”里,我的父老乡亲”守护着他们的白母鸡、黑母鸡”;七月的阳光”下,老人与狗”坐在风景树”下,看那桃花朵朵开”……

他的作品一是具有独特的语言魅力,作品中的语言,精雕细琢,字字珠玑,俚语、俗语信手拈来;二是鲜活的细节描写,作者是善于运用细节描写的高手,其细节描写鲜活逼真,或用以推动情节发展,或表现人物性格,或表达作品主题,或展现时代背景和人物所处的环境;三是精巧的故事结构,作者在谈创作时说如果没有好的立意和结构我绝然不会动笔的”,纵观其作品的确如此,主要表现在开头精妙,结尾奇峰突起,结尾戛然而止,却又余音袅袅;四是布局精巧,书中所选作品,布局精巧,情节转承之间,丝丝入扣,既用心打磨,又无雕刻痕迹。此外,由于作者十分熟悉乡村生活,因此他的乡村题材微型小说对乡村人文风物的描绘如数家珍,各种熟知的道具手到擒来,作品情景交融的立体画面感总是让读者读后难以忘怀,文学同仁称他为乡村题材微型小说描绘师的确名副其实。

孝感鄂北人物微型小说系列探索者张丽。张丽,女,笔名白鸽,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二十一世纪初致力于微型小说创作,近几年作品作品多次获奖,已出版小小说集《幸福的柠檬》等。她的小小说人物鲜活,情节感人,语言纯粹,蕴含哲理,给人美的艺术享受。

她的微型小说作品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鄂北人物脸谱系列,如《牛人瘪三》、《裤子垮》、《鄂人余恶》、《泡皮爷》、《张大鼓》等等,这个系列在荆楚网、长江论坛以及多家网站刊载后很受读者欢迎,《长江丛刊》、《网络文学》、《孝感日报》多次专题推介。她的这个系列深受英国作家V.S.奈保尔《米格尔街》的启发。鄂北是她的家乡,过去物质匮乏,但精神生活富足,那时村有个楚剧团,有打鼓说书的艺人,有掉队的女新四军,有牛贩子等等,他们的生活轨迹简直像传奇,她只要提笔,就有他们的影子。作品是一个作家的地域符号,她追求诗意,也还原乡土,这并不矛盾,读者很认可,编辑也喜欢,特别是《长江丛刊》专题推介多次选发后,给予了她极大的鼓励,更坚定了她坚持乡土文学的写作路子。此外,她获得全国蚂蚁小说最佳新人奖”的作品《大厅不是乘凉的地方》也是一片独具特色的微篇小说,作品在不露声色叙述中,通过强烈而鲜明对比,批判人性丑恶,讴歌小人物真善美。作品细腻的描写,诗意的表达,渐渐渗透,触动心灵,该作极强的艺术感染力给读者带来的是震撼心灵的效果,同时成功地警醒社会农民进城受歧视已经成为一个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

以上所述,是孝感地区三十多年来在新时期微型小说创作领域比较活跃,并有一定代表性的微型小说作家,从他们的创作中不难窥出地方微型小说的发展状况,同时还值得提出的是,在孝感微型小说发展史上,还有曾经在八十年代创作出微型小说精品佳作的作家杨进,还有从曾经属于孝感的广水(现随州市)走出去微型小说名家魏永贵,以及不久前获得第十四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的麦浪闻莺。中国微型小说的发展是同改革开放的步伐一起走过来的,纵观现在的微型小说创作,历经从普及化、专门化、交叉化到组合化的发展过程,在这三十多年的历程里,中国微型小说学会、郑州小小说学会、微型小说月报杂志社等为孝感微型小说发展给予了莫大的支持与鼓励,《百花园》、《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微型小说月报》等刊物为孝感的微型小说创作者搭建了良好的创作平台,使一批批微型小说作家脱颖而出。我相信:孝感,会铭记!孝感的作家,会感恩!

(作者系湖北省作协会员、孝感市作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