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24流行段子滥觞背景下的微型小说创作 廖怀明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18

24流行段子滥觞背景下的微型小说创作 廖怀明

流行段子滥觞背景下的微型小说创作

廖怀明(中国)

众所周知,我们当下正处在信息传播几达泛滥的时代,而信息传播泛滥的主要特征之一,便是流行段子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其数量之多,涵盖面之广,已经到了空前未见的地步。

无须讳言,流行段子得以盛行或曰滥觞,是得益于网络与通信工具的空前发达。在这些工具出现以前,坊间当然也有各种段子在传播,但仅靠口口相传,其流速便不会畅快,而流速所限,产生段子的效率”也自然就高不起来。

手机短信成段子传播主要工具后,段子的批量生产便上了一个台阶。而当博客、微博、微信等网络工具与手机成功联姻后,流行段子在生产上便呈多源头,在传播上便是多流向,在影响上更是多渗透。

流行段子的内容所涉:从状绘国际时事到描摹名人举止;从说道娱乐八卦到评析热点事件;从抨击固有时弊到讽喻各种世相;从表述某种不满到发泄久积闷憋……可谓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段子驳杂的指向多维:乃因其创作个体的身份多样与创作者的思维多元所决定;而段子的受众面广,易获共鸣,则因发表方便,传阅迅捷所致;至于段子的影响面与传播量,便取决于具体段子的精彩程度或笑果含量。

段子的表现形式:或议论或叙述,或直言或引申,或寓言或象征,或抖落或意会,也是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本文试从具有微小说元素的段子中切入,浅释这类段子对微型小说的冲击与影响,进而尝试探讨在流行段子滥觞的背景下,如何提高微型小说创作质量这一各位作家都应该关心的严峻现实。

一、叙述类段子的小说元素与手法运用

上文提到具有微小说元素的段子”,其实是指叙述类或讲故事类的段子,这类段子应该占全部段子的一半左右。而这一类段子,与我们的微型小说传统文体在某种程度上有点类似。

1、人物形象刻画

最早的段子,多以议论为主,刻画人物形象并不太多见,随着博客、微博、微信等网络工具被广泛运用,各种叙述类段子文本渐渐增多,而在叙述类段子,就有不少在刻画人物上显出功力。

如有个段子——姑且定名为《酒驾创新》,段子在抨击社会上某些不好好执行《道路交通安全法》,而却变换着手法,接连欺骗交警。作品除了勾勒出这一具体的酒鬼世相外,还抨击某些交警自身不但做不到严于律己,甚至在某些时候还居然说出一瓶啤酒没事,赶紧开走,阻碍交通!”

一公司老总晚上酒驾,遇交警查车,弃车撒腿就跑,交警没追上。老总边跑边给老婆打电话,叫她马上报警,说家里的车被盗。

第二天,老总带着锦旗去交警队取车,握着交警同志的手说:神探啊,破案神速!交警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昨晚偷你车那小子跑太快,我们以为是酒驾,没想到是偷车的。

第三天,老总再次酒驾,发现前方不远又在查车,老总当然不能故技重演,但见他果断地下车锁好车门,并从容地坐在马路边抽烟。

警察赶到:你喝酒了?老总:是呀!警察:喝了还开车?老总:我没开,司机开的;警察兜一圈不见司机:人呢?老总摇头:这混蛋跑了。

见警察诧异,老总接着说:他一看到你们查车,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警察半夜三更不在家陪老婆孩子父母,又出来折腾了。我一听就狠训他:警察那么辛苦你还咒人家?见他仍然不屑,我趁着酒劲打了他一巴掌,没想到这混蛋把车一停,赌气下车跑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警察激动万分:这小子该揍,谢谢哥理解!没事哥,你上车,我送你回家。

老总坐在副驾,望着交警默默感悟:这年头,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

第四天,老总等车上四人都喝酒了,车子开着又发现前方有查酒驾,这回三人傻眼了。唯独老总不慌不忙地让全车人下车,都到后面推车走,当推到警察跟前时警察问:车子怎么了?四人坦白回答:我们都喝酒了但记住交警的教导,万万不能开车,好在家近就推回去。警察一看后面的车一直堵,就问:谁喝的最少?

老总说:我只喝了一瓶啤酒。警察说:一瓶啤酒没事,赶紧开走,阻碍交通!

值得指出的是,这个段子在篇幅上略长,就其基本要素而言,它几乎拥有微型小说的基本特征,但即便如此,它也仍属段子范畴,并以段子的名义出现在网络上。

2、对话推动情节:

有这么一个段子:

丈夫得知妻子有外遇,设计报复。一晚趁妻睡熟后悄悄在妻的奶头上涂抹浓缩鼠药。

次日妻子依然迟归,丈夫问何故?

妻悲愤交加说我们的领导被人下毒身亡了。”

丈夫问:何人所干?”

妻子说:凶手太狡猾了,通过什么途径投毒连警察也查不出来……不过总算有点眉目了,现在怀疑去年被报道过的的有毒奶粉厂家……”

根据什么线索?”

领导咽气的时候说:‘天哪,世界上哪还有叫人放心的奶……”

这个段子在格调上是有点不太雅,但里面的人物对话却很生动。我们都知道,小说中的人物对话,有着多层次的作用:除了显示人物的基本性格特征,展现人物心里活动等外,还有效地推动情节有序地发展。

还有一个段子:

白娘子受伤现了原形并不知所踪,许仙狂奔到西湖边,找到当年的船夫,急切问:快告诉我,娘子在哪里?我娘子在哪里?”

船夫一脸茫然:我,我不知道…”

许仙发疯似的紧紧掐住船夫:你是摆渡(百度)你能不知道?

这个类似乎行业广告的段子,虽然简单,但对话中的谐音巧用,道出了令人恍悟的视角。

3、起承转合出人意料

起承转合可以说是一种最基本的写作手法,当然它也是古代科举考试制度下的产物。从字面上分析:

起:开笔切入——即文章的开篇,比如叙述的故事从哪里切入?

承:承接上文,并加以引申、阐述与扩展。

转:转折——行文生变,跌宕起伏。

合:结束——串起全文,安排结局。

有一个段子:

公园有一对恋人在甜蜜相依。女的撒娇:我牙痛……”男孩便按照惯例吻了她的嘴,并问道:还疼吗?女孩说不疼了。

一会儿女孩又说我脖子疼”。男孩也通过吻来解决问题了,并问:还疼吗?女孩说不疼了。

一位老太太目睹这一切后不禁惊讶起来:小伙子您太神了,不知道您能治疗痔疮吗?”

这个段子的起”很平淡,但转”与合”却出人意料,最后的合”,简直就像是一个意外的结局。

再看下面的段子: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领导对秘书说:把这次会议讲话材料修改一下,去掉套话空话废话大话,留下实话就行。”

秘书仔细斟酌推敲,去掉了套话500字,去掉了空话400字,去掉了废话300字,又去掉了大话200字。改完后交给了领导。

领导一看整篇材料就剩一句话:会后,请大家到三楼餐厅用餐。”

悟空和唐僧一起上某卫视非诚勿扰,悟空上台,24盏灯全灭。

理由:

1.没房没车只有一根破棍;

2.保镖职业危险;

3.动不动打妖精,对女生不温柔;

4.坐过牢——曾被压五行山下500年。

唐僧上台,哗!灯全亮。

理由:1、公务员;

2、皇上兄弟,后台最硬;

3.精通梵文等外语;

4.长得白而帅;

5.最关键一点:有宝马——这暗合了这个舞台上曾经演出过的一幕:一位女嘉宾当众说过:我愿意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

上述两个段子,从起始到发展,从转折到结局,都是在不同角度上变幻出自己对这一古老文章做法的理解与融通。

当然,叙述类段子的小说元素与手法运用还有很多很多,但限于篇幅,暂举几例。

二、微型小说如何借鉴段子的精彩手法

上文列举段子中的种种精彩,窃以为应该为我们的微型小说创作所借鉴。由于字数与篇幅所限,微型小说不能像长中短篇小说创作那样,允许在行文中有一定篇幅的拉长叙述,用以过渡性交代或情节性铺垫,这些交代、铺垫的拉长叙述,往往使得小说中的某个阶段呈现情节迟缓乃至背景滞冗的现象。

微型小说在节制有限的篇幅里,无疑具有从头到尾必须紧凑的内在要求,稍有拖沓的闲笔,偶有横生的枝蔓,略有不该抒发的拉长文字,都势必影响到微型小说文本应有的阅读诱惑。

应该说,经过一个时期发展,微型小说在创作技巧上已经日臻成熟,各种手法的运用也已经屡见不鲜。但必须指出,我们惯常所用的种种创作技巧,不少是仅仅自己知道,而读者则往往没法品味,难以意会——甚至有一部分所谓的经典作品,其行文中的种种所谓精彩处”,也得倚靠评论家去点拨,去阐发,去评释,很少呈自然状态去让读者自己察觉到或者恍悟到……

比之段子,其精彩度或曰阅读吸引度,还是大有差距。这就要求创作者从第一个写到最后一个字,不敢说是字字玑珠,也应该是每字必然,决不容多余的文字乃至多余的标点符号生硬地挤进精粹的文字方阵里。

应该说,值得借鉴的段子手法多不胜举,但限于篇幅,本文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仅就段子创作中的构思、夸张、留白等项进行浅论。

构思

从某个角度说,构思可说是微型小说得以成篇的基础作业,也可以说是整个创作中的最主要的环节。

且看下面这个写动物寓言的段子:

树林中窜出一只狼来,要吃羊。羊跳起来,拼命用角抵抗,并大声向朋友们求救。

牛在树丛中向这个地方望了一眼,发现是狼,跑走了;

马低头一看,发现是狼,也一溜烟跑了;

驴停下脚步,发现是狼,悄悄溜下山坡;

猪经过这里,发现有狼,冲下山坡;

兔子一听,更是像箭一般离去。

山下的狗听见羊的呼喊,急忙奔上坡来,从草丛中闪出,一下咬住了狼的脖子,狼疼得直叫唤,趁狗换气时,怆惶逃走了。

回到家,朋友都来了。

牛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的角可以剜出狼的肠子。

马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的蹄子能踢碎狼的脑袋。

驴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一声吼叫,吓破狼的胆。

猪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用嘴一拱,就让它摔下山去。

兔子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跑得快,可以传信呀。

在这闹嚷嚷的一群中,唯独没有狗……

因该说这个构思并不具有太多新意,它无非揭示了:真正的友谊,并非仅仅建立在表面的花言巧语上,而是看在关键时候肯伸出手来拉你一把的那只手……

但这个构思整合了各种动物的特点,让人读出了不少意趣与蕴含。生活中总会有一些整日围在你身边,偶尔还有让你萌发些许小欢喜的所谓的朋友”其实不一定是真正的朋友。而那些平日里看似对你不甚走近——尤其是在你快乐的时候或得意的时候并未去奉承你,却往往在你需要的时候,甘愿默默为你付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夸张:

且看这个姑且定名为《男人竟是这样隐藏小三号码》的段子,(也叫《三个男人》)

甲说:我有一次喝醉了到小三处过夜,老婆一直打我手机,小三硬着头皮接听:您好,您拨的机主已喝醉,请稍后再拨!第二天回家,老婆大骂:您喝醉连中国移动都知道了?真丢人!

乙说:我把小三名字设为10086。一天老婆偷偷翻看短信,讪讪地说:中国移动好恶心,怎么老给你发那么下流肉麻的短信。

丙说:我更牛,把小三的电话设为市长,每次小三来电话,老婆都说快,市长来电话了!”我接电话后说,市长叫我去一趟,临出门,老婆在后面叮嘱:努力点,好好干!

这类段子多少沾染若干低俗气,但在这里选用来做文本类型的代表,可以说明它的合理夸张对于创作,颇具重要位置。

段子中的夸张意味可谓多不胜举,谓其得体夸张,才能让人愿意阅读,并在读后发出真笑。

留白:

留白本是绘画的一种手法,顾名思义,所谓留白”,就是在作品中留下一定比例的空白——所谓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绘画中关于留白而成佳话的艺术家与艺术品并不鲜见,如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这幅画中,一页小舟,一介渔翁,在冰天雪地里独自垂钓,整幅画中并没有一丝水纹,但却让人感到这里是水满画框,乃至烟波浩渺。这种让人有想象空间,正得益于以无胜有”的留白艺术,它的独特审美价值,正所谓此处无物胜有物”。

与绘画亲戚的是书法,留白自然很快就被书法家借鉴延用。适当的艺术留白,既可能给读者留下想象补充的余地,也可以让读者或鉴赏者插上想象的翅膀,遨游在作者布出的艺术方阵里。

小说家在创作中也往往通过留白”手段来给与读者实现互动,”空白处可以补充物或非物的各种构件,从而在阅读中不知不觉地参与作品的再创造”。

微型小说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运用大量的留白”手段,作品的留白”并非是疏忽或粗糙,而是在叙述中更准确地把握住小说的逻辑节奏,在描写中更加有效地增加阅读悬念,并能调动起读者的参与心里。从而实现不写之写”的精妙。段子因字数更加有限,所以在叙述中更加无法避开多种艺术门类的都固有的留白”。

有一个小段子,其留白”很有特点:

一个年轻人到医院去做体检,并做了许多项目的测试。

医生带着几分神秘对他说: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年轻人大吃一惊:坏消息是什么?”

医生说:看过你的测试结果后,我发现——你有潜在的同性恋倾向!而且——难以根治!”

年轻人说:是吗?我的天啊!那——好消息呢?”

医生腼腆地支支吾吾:我——我……发现你还蛮可爱的耶……”

留白”不管在小说还是在段子,其使用率都相当高,可说无处不在,留白是一种智慧——它是让人产生互动的关键所在。

总之,微型小说和段子在叙述格上存在着某种互相联系的基因,作为专事微型小说这一文体的创作或研究的作家和批评家,千万不要站在所谓的文学正统模式”上去妄断流行段子是粗鄙编造”,是无营养快餐”,是没有借鉴意义文化碎片”……

应该有必要去研究某些成功段子的特点,虚心学习段子里精彩贯一的起承转合,得体借鉴段子中种种具有文学意义的创作手法,以利于在进行微型小说的创作时,获得更多的灵感和可资借鉴的元素。

至于段子中存在着大量低俗文字和粗鄙倾向,限于篇幅,只能在下一篇论文中去做甄别并进行批判。

(廖怀明:出版长篇小说、长篇纪实、中短篇小说、散文、文学评论等多部。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代表大会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