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25浅谈小小说的文学性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19

25浅谈小小说的文学性

浅谈小小说的文学性

黄灵香(中国)

小小说写作者如何理解并处理当下复杂的生活经验,如何把握好对平凡人物的选择,如何赋予作品文学性,是一篇小小说成败的关键所在。在小小说作品中,常常表现出作者自我推敲和讨论的意向,这是利好的倾向。但如果作者缺乏专注、精准地把握和理解人物的意志,那么作品势必会走向偏颇。

2016年,《天池小小说》开设了于心亮专栏——廿四节气。24篇小小说,每个独立成篇,却又不各自散开,可以组合成一个完整的中篇。

专栏的24篇作品,是作者于心亮用了一年的时间来考虑、书写并修改完成的。作者选取古代题材来写,写作的时候,发挥的空间就很大,这一篇写完了,下一篇的雏形也就自然形成了,有水到渠成的感觉。作者在2015年写完24篇小小说,通过对24篇稿件的整体把握,又尝试着写了3个短篇。3个短篇目前都已发表,其中一篇8100字的短篇小说《你是我爹》刊发在《山东文学》,之后,被《小说选刊》选载。于心亮的小小说,重在呈现故事内在脉络的发生过程,截取生活横断面,内敛,但突出细节。那些挥之不去的隐痛,为我们呈现人性的一抹亮色。他的伏笔和照应,运用巧妙,读来细细咂摸,直呼,妙!

2016年,我们同时开设了安石榴专栏。石榴选取的题材,有历史感,作品的立意、结构、叙述,皆有功力。石榴的语言从容不迫,不干巴,不做作。看似不经意的叙述,看似调侃的语言或者细节,却孕育着作品境界升华的空间,贯穿着对人性,对文明与文化的执著信念,传递着作者的忧虑。

文学界对小小说有一种误解,认为小小说最欠缺的就是文学性。小小说都是些小故事,小情境,小感情,没有了厚重,谈何文体的文学性。数以万计的写作者投入地写作,自然有其特定的社会原因,是文学能量的爆发和呈现。其实,无论哪种文学样式题材,都有其特有的文学性。许多时候,澎湃的激情远不如我们内心深处细碎的感动来得真切,来得持久。真正热爱文学的人,会在漫长的写作旅途中,虔诚汲取文学素养,锤炼写作技巧,成为小小说坚定的写作者。我们需要看到,小小说的气势,是时代风貌的折射,对提升国民素质,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因为小小说相对通俗,就否定小小说的文学性是不准确的,也是不负责任的。与那些娱乐至死的文学样式相比,小小说更有一种使命感。在精神碎片化的时代,在呼唤大作品的同时,小小说起到了安慰,鼓舞,引领的作用。

生活资源是写作的前提。小小说作品所选取的故事,普遍是我们身边刚刚发生的。正是由于小小说文体的精致和快捷,其写作资源相对地更加宽泛。现实生活的尴尬、无助、纠结、困苦和期盼无不成为一篇篇优秀小小说作品的资源。

生活深处有灵感。小小说作者不需要刻意去体验生活,因为小小说作者少有专业作家,数以万计的小小说作者,沉潜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大江南北的各个角落。他们边劳作边抒写,他们的文学坐标是接地气的,是坚实的。我们知道,对于写作者,你的文学坐标越是稳固,你上升的空间越大。

强调小小说的文学性,会免于作者陷入自己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位置都是生活对我们的眷顾。如今的时代,人们被单一的价值观绑架,这是很可怕的。一些物质生活优越的人,闲来无事,附庸风雅,玩起了文学,部分人的作品,自觉或不自觉地泛起优越感,或无病呻吟,或替他人代言,对生活没有真正的痛彻领悟。文学作品并不是写给自己的,是打动人的。文学性不高,就不会有使命感,不会思考进步。作家的修身为人很重要,没有好的修为,就不会有好的作品。写作者加强自律,注重品行修为,才会给文学世界带来福音。当代写作很自我,只是看自己,看不到别人,看不到未来,看不到更普遍的意义。过于强调自己的情感起伏,闲散的笔调书写平淡的日常生活,情绪的表达过多,淡化了人物情节。

小小说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题材的选择,故事的结构,生活的鲜活性,决定了一篇作品的成败。小小说的故事性很重要,但不能违背文学作品的功能性。当下的小小说作品,娱乐性、功利性过于凸显。当下稀缺的小小说精品,是那些写卑微之心、悲悯之心的小小说力作。

强调小小说的文学性,是因为,人类需要智慧的方式,安放自己的心灵和灵魂。不只是历经沧桑的老者才能写出振聋发聩的大部头文学作品,生长在优越环境里的写作者,也可以达则兼济天下,发出声音,呈现出优秀的小小说作品。

强调小小说的文学性,不是提倡在小小说作品中,生硬地给读者灌输概念化的大道理。生活中那些琐碎,才是日常。日常中的顿悟,一样可以提升对生命本身的认知及感慨。对于生活深层次的、灵魂的叩问,是小小说的精髓。

小小说的文学性不会削弱小小说的故事性。好的小小说,当然需要一个好故事。然而失去了文学性,或者弱化了小小说的文学性,再好的故事也失去了意义。因此说,我们开设于心亮专栏和安石榴专栏,并非心血来潮,我们坚定地认为,《天池小小说》应该伴随和推动中国乃至世界小小说事业,向更加多样性的文学想象空间扩展。

2016年7月22日于中国吉林延吉

(黄灵香,《天池小小说》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出版散文集《在忘川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