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29从容于文学的青春大道上 司马攻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25

29从容于文学的青春大道上 司马攻

从容于文学的青春大道上

——溫晓云的爱情微型

司马攻

泰华的微型小说起步较迟,但发展颇为迅速,1990年泰华微型小说开始萌芽,在几家日报文艺版主编的支持、倡导下,及作者的大力支持,一年的时间,泰华文学之河激起了一阵微型小说浪潮。

当时投入微型小说创作行列的泰华作者近二十位,女作者只有年腊梅参与其间。

我把泰华微型小说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1990年到1993年为泰华微型小说起步阶段,当时泰华文坛称微型小说为小小说。

1994年起泰华微型小说进入了发展期,几家日报的文艺版副刊,也将以前称之为小小说的这种文类,易名为微型小说,这是泰华微型小说的第二阶段。这一阶段泰华微型小说已趋成熟,作者也增多了,尤其是女作者,由一位增加至十几位,她们是洪林、晓云、李经艺、诗雨、杨玲、梦凌、孔小梅、波子、蔡欣逸、向蕉等。这一队娘子军,她们的微型小说都写得很不错。

在女作家群中,晓云是写得较勤的一位。晓云原名温小云,出生于广东揭西县,1989年定居泰国。爱好文学,创作以散文、新诗入手,1993年开始写微型小说。

晓云开始创作微型小说只二十出头,是一位年轻的女作者,她虽然年轻,但一出手,作品便显出很成熟。她早期的微型小说《偶遇》是一篇很优秀的微型小说。

缕缕炊烟缓缓地飘向苍穹,带着一抹淡淡红光的晚霞,像轻纱般笼罩着远山近树,十月的乡村,已近秋意了。”

诗意的揭开了时间、地点,接着一位青年骑着单车,车后载着一十八、九岁的女孩,在刚下过雨的小堤上出现了。我心里暗地咕咚,这种路骑什么车,等一下两人跌倒,看你们还威风不!?”嘭”的一声,他们终于双双跌倒了。我心中暗笑,幸灾乐祸的从他们身边走过,但是,‘我’还是帮他把女孩扶上车。”

这篇微型小说,同一地点,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跌宕起伏,曲折的叙述出使人意料不及的故事。

《偶遇》前几段写我”对那一对男女的错觉,认为他们是一对恋人。接着演绎女孩的脚掌受伤,必须马上找医生治疗。最后由女孩的一句话:今天我真好运气,连续碰上两位好心人,不知如何感谢你们。”来点出原来他和她不是一对恋人,是与我一样的素昧平生。”

晓云的微型小说都是以情织成的,世情、亲情、友情、爱情。而写得最多的是爱情。十多年来晓云织成了将近一百篇微型小说,其中爱情微型”占百分之六十。

微型小说古已有之,中国古代的微型小说为数不少,可有关爱情的微型小说不多,中国人不重视恋爱,只重视婚姻,爱情多在婚媾之后。中国古代有关爱情的微型小说大多数是歌颂三贞九烈的题材,如《杞梁妻》、《董永妻》、《韩凭夫妻》、《杨素》等。

泰华的恋爱微型”,男作家写得很少,爱情微型”似乎给女作家包揽了,而晓云便是爱情微型”的主攻手。 她的爱情微型小说多姿多彩,在爱情这个大主题下,内容多样化;有真情,有假爱,有男骗女的,有女诱男的;有你虞我诈的,也有自欺欺人的。晓云的五十多篇爱情微型”是爱情的万花筒。

1998年底,晓云写了一组《爱情故事》——《冬》、《美丽的周末》、《天缘》、《约会》、《负心人》、《情深几许》、《惊喜》、《情人节》、《交易》、《初恋》、《误会》等十几篇。

《冬》,写一位天真的少女,为了爱痴痴地被一个男人骗了又骗。

多年来我一直深深地爱着冬;尽管有许多男孩曾苦苦追求我,但我心里除了冬外,再也无法容纳别人……那时冬闪电结婚,而新娘不是我。我自杀了两次,都被送去医院捡回了小命。”。

这篇微型小说中的男主角,爱情的大骗子:冬,他善用手段,以一串用九十九颗红豆串成的项链来表示他真挚的爱。他的柔情蜜意再次打动我……我不在于名份。”

我”发现两次被骗,是见到刚离婚的富有的表姐也有一串以九十九颗红豆串成的项链。表姐递给我一张照片……我接过相片定睛一看,天啊!那是我多年来用整个生命和身心爱着的冬”。

《冬》只有六百多字,作者刻划出一位少女的痴情苦爱 ,同时带出一个贪得无厌的诈财哄色的爱情大骗子。

在晓云的爱情微型”中,痴情的多。不少被骗的女孩子,只有认命,她们在痛苦中磨折,但她们没有以暴力报复,没有心狠手辣向对方或第三者下毒手,甚至咒骂的语句也没有出现。

《惊喜》只有三百左右字,分为五段。

第一段:新交一位迷人性感的女友,并山盟海誓。 第二段:她要往内地办点事,约五天后回来。第三段:中午,我”与顾客谈完了生意,顺途往机场送机,想给她一个惊喜。第四段:在机场大厅,看到她和一个秃头男人双双搂着走向登机口。第五段:真是惊喜,我长长地呼了口气。”

晓云以隐含、省略,跳脱地来经营这篇微型小说。

语言诗化是晓云微型小说的另一特色。

失恋的感觉真不好受,特别是在情人节的晚上。当成双成对的恋人在雅座品尝美酒享受音乐寻找人生乐趣时,我只能躲在最角落喝闷酒。”(《情人节》)

每天傍晚,我都看见那女孩在校园操场的草坪看书。落日的余晖照着她娇小的五官,好一尊精美的艺术品。微风吹来,飘飞她的长发,如仙女下凡。”(《天缘》)

没有约会的日子,我总是抚着那串项链,那是他送给我的用九十九颗红豆串成……多年来这串项链直伴着我,我常常为这份深情感动。”(《冬》)

人间充满着爱,男女之间的爱情自然而普遍。晓云的爱情微型小说,把各色各样的大众化爱情”深化。晓云掌握了微型小说的基本要素和特征,以简炼的叙述方式,浓浓的诗意来经营她飘逸潇洒的爱情微型。让读者去品味爱情的酸甘苦辣。

去年年梢晓云出了一本诗集——《偷盏时光梦诗》,我为她的这个诗集写序。20多年来晓云发表在报刊的诗我几乎都读了,为了写序,我系统的、细心的精读了她的诗。

晓云诗中的爰的波涛,一波一波的心中翻腾,情依依意绵绵的荡人心弦,她的爰情诗在泰华的文艺花圃中一枝独秀。

晓云是属于诗的,她是一位女诗人。

晓云的散文也经常在报刊出现,她的散文不俗气,行文如流水行云,给人以欣赏和享受的感觉。

为了繁荣泰华文学,鼓励泰华作者对散文的创作热情,泰华作协于2014年6月举办2014年泰华散文征文有奖比赛”。这次的散文征文比赛,晓云的《来生,您还当我的父亲》获得亚军。这篇散文注滿着厚厚的情,深深的爱,是晓的眼泪洒成的。

晓云是个有情人、有心人,她很配写散文。

可晓云在几个文体中写得最多的是小说。。

上世纪80年代,晓云曾计划写一部长篇小说,但几位编辑都认为长篇小说不受读者欢迎认,还是写短篇小说为宜,于是,晓云就打消了写长篇小说的念头。

白翎任亚洲日报亚洲文艺》主编时,曾发表过晓云5万多字的中篇小说《小月潭》。

泰华文学萌生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短篇小说成为泰华文坛的主流。到了20世80年代,泰华短篇小说已程不支之势。有见于短篇小说在泰华文坛节节败退,泰国华文作家协会与新中原报于2003年联合举行2003泰华短篇小说有奖征文比赛”。

得奖名单于2004年1月9日在大众文艺版公布,晓云的《水灯之恋》获得冠军。

20多年来温晓云的文学创作周旋于散文、新诗和短小说和微型小说之间,

2011年5月我写了10几篇闪小说,分别发表在《泰华文学》季刊和亚州日报的文艺副刊——《泰华文艺》。我对这个新文体的创作没有把握,更没有信心闪小说能在泰华文坛闪得开、亮得久。我以自闪自灭,偶遇而为之的心从事写闪小说。但很快的得到文友们的支持、响应,短短一个月时间便有10多位文友参与闪小说行列,作品三百多篇,水平相当不错,这是我意料不及的。

这20多位响应写闪小说的作者,其中就有温晓云,她文思敏捷,勤于写作,因此,她的作品较多,水平也很高。当时《泰华文学》和亚洲日报的《泰华文艺》经常推出闪小说专栏、特辑,这些专栏、特辑都少不了晓云的作品。

晓云在文学创作上是个多面手,这与我有些相似;以我50年来跋涉于文学路上的经历,深深的体会到;诗是青年的,散文是中年的,小说是永远青春的。

晓云的文学创作,正处于旺旺盛期,前程未可限量。她在文学的路上,走得更远、更宽广的,该是这条青春大道。晓云的微型小说情结,将会越结越深,愈深愈完美,以她的敏捷与聰慧,从容于文学的青春大道上。

2016年8月

(司马攻,泰华作协永远名誉会长,擅长写散文、杂文、微型小说、特写、诗歌、评论,各种体裁。已经创作文学作品超过三百万字。先后出版了散文集《明月水中来》、《司马攻散文选》、《冷热集》、《挽节集》、《踏影集》、《泰国琐谈》、《湄江消夏录》、《梦余暇笔》、《人妖•古船》、《独醒》、《演员》,《挥手》,《泰华文学琐谈》、《司马攻序跋集》《司马攻文集》、《泰国琐谈》、《小河流梦》、《荔枝奴》、《三余集》、《文缘有序》、《寂寞的掌声》、《骨气》、《司马攻微型小说自选集》、《心有灵犀》、《近乡情更怯》、《姹紫嫣红灿灿开》、《听月》、《我也要学中文》等著作。其辞条被收入北京大学出版之《世界华侨华人辞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