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30泰华微型小说特质浅析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26

30泰华微型小说特质浅析

泰华微型小说特质浅析

晶 莹(泰国)

引言

严格说,泰华微型小说创作始于何时,尚无据可考。按照普遍存在的现象,应该早在微型小说作为一个独立文体横空出世之前的若干年。目前唯一可以认定的是,泰华第一本微型小说集是曼谷八音出版社1991年4月出版的司马攻的《演员》。泰华微型小说创作虽数历波峰波谷,但几次高峰,却均与如今恰值而立之年的泰华作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已为泰华及海外众多华文文友所见证。泰华作协不仅一次次助推了泰华微型小说创作的发展势头,而且,业界公认的泰华微型小说创作大家司马攻、黎毅、倪长游、郑若瑟、曾心等均为泰华作协旗手级的标志性人物——前任会长、或前/在任副会长或资深理事,正是在他们的号召与影响下,才有了泰华文坛微型小说创作的一波波高潮,并催生了若萍、晓云、诗雨、莫言、杨玲、今石、宝子等泰华微型小说创作的新生代中坚力量。司马攻在《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名家名作丛编》中有句把脉泰华微型小说的贴切论述:虽然泰国的华文微型小说起步较迟,但也赶得及赴上了世界微型小说潮涨时分。”

欧•亨利总结微型小说三要素为立意清新,结构严密,结尾惊奇。”普列汉诺夫则说:任何文学作品都是它的时代的表现。它的内容和它的形式是由这个时代的趣味、习惯、憧憬决定的。”微型小说的文学特质与特定社会区域的时代环境相互交织,必然产生出地域特有的微型小说创作风格。泰国华裔一族,漂洋过海而来,在暹罗大地上落地生根。经过若干次传承——反叛——吸纳的系列循环后,他们的主体意识、精神评判、价值取向的立足点,早已悄然发生改变,因此表现在泰华微型小说创作中,其审美特征与思想特征既异于来处,也异于达处,产生了面对祖籍国与生长国的传统民族文化碰撞时的倾斜性或融合性选择。

本文仅就泰华微型小说创作中的几种个性文学或文化现象,作以简单的例论分析。

一 潮味”与泰味”融汇的复合意蕴

简而言之,泰华文化是潮汕文化与泰国本土文化融合后的复合体,这是以潮汕人为主体的泰华社会的必然选择。这一点当然地也会体现在泰华微型小说的创作中。实际上这是现实生活需求与精神文化需求的矛盾冲突中,左右倾斜,重塑平衡后的契合,也由此构筑成了泰华微型小说所独有的意蕴。

请看司马攻《回避》片段:

世界潮人联谊大会在T国举行。赵钱孙是这一届潮人联谊会主办单位的副主席。

联谊会开幕,赵钱孙坐在台下第二排,与他同一排,隔有五、六个座位的是F国潮人代表团副团长周吴郑。

赵钱孙一见周吴郑,觉得有点面熟,他脑中泛起了一桩往事啊!原来是他,他也来了。”赵钱孙悄悄地走到后面的一个不易被人见到的角落坐了下来。

当赵钱孙离开时,正好周吴郑转过头来见到赵钱孙。周吴郑喜上心头,果然在这里见到了他,我就坐在这里等他。”

过了十多分钟,不见赵钱孙回来。周吴郑决定去找赵钱孙,他绕场一周,见不到赵钱孙,他在回避我!”

世界潮人联谊会闭幕后第二天,赵钱孙在他公司的董事长室读报,一位职员敲门进来:董事长,有一位姓周的先生要见您,说是从F国来的。”

……请他进来吧!”

赵老板,当时我逃难至此,是带了点钱来,想到第三国去。到第三国要花活动费。开头我被骗去好几万泰币。第二次搭对了线,可我的钱不够,还少八万泰币。当时我在你公司任职,妻子及两个孩子还在难民营,我不得已才拿了公司八万泰币。就在我将要往F国之前两天,陈经理发觉我挪用公款,报了警,警察要来抓人,是您老对陈经理说,钱是您动用的。赵老板您为我开脱,也救了我一家四口啊!”

周先生,钱是我动用的。你没有拿公司的钱。”

赵老板,您施恩不图报,可我受恩永不忘。十几年前我曾经两次汇款还您,可你都退了回去。这次我是亲自将款带来加倍奉还。”周吴郑边说边拿起公文包。

赵钱孙急忙说:不,周先生,假如你觉得我这个人能当你的朋友的话,就不要提起钱的事。来,我们喝杯工夫茶吧!”

……

作品开宗明义的是潮人联谊会”,且其后在多处大会”或会议”一词即可代替的地方,又不吝笔墨,数度提及。不论是有意为之,还是下意识所为,这都暴露”出了作者文化取向的倾斜;其次,相较于吝啬的泰国社会习性,赵钱孙的行为实在太过慷慨大度,这当然缘于主人公赵钱孙——也便是作者对祖籍国宽以待人文化的留守;另一方面,我们会急迫联想:假如这件事发生在祖籍国,赵钱孙就一定会为周吴郑开脱吗?赵钱孙得饶人处且饶人”式的淡定,难道不是受泰国文化中与人为善、淡然处事的佛教思想的影响吗?作品中赵钱孙非此非彼的丰满人物性格,实在留给人太多潮味”与泰味”文化融合的想象空间。

再看倪长游的《实际与例俗》段落:

这天午后,老邓伯一脸愤激的进入我家,我才招呼了一声:请坐。”他尚来不及坐下,便愤愤地说:

养儿子,要养来做什幺?老张死了,他的那个第二子,连个头也不愿剃光,这样不孝,太使人寒心了!”边说边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老邓”与老张”是华裔无疑,可老邓”却在抱怨老张死了,他的那个第二子,连个头也不愿剃光。”父母亡故,为子剃头谢恩是典型的泰人习俗。

泰华微型小说中的潮味”与泰味”不独体现在情节中,也表现在语言上。

请看郑若瑟《为她当月老》中一段独白:

现在情况不同。罗姆的女儿秀香,年过三十,为她介绍婚姻是刻不容慢的,刚巧我替她介绍的那位男朋友,今天有空,罗姆翻日历,又说今天正是适合谈亲的吉日,不能错过机会,何况,罗姆平日待我家特别友好,受她所托,我能袖手旁观吗?”

话语声声却以潮语罗姆”相称,而非罗伯母”或罗大娘”、罗阿姨”。

再看相反的情形,曾心《卖牛》节选:

几年前,乃仑买了一头小公牛,每天一早,就牵着到田头田尾吃青草。小牛一天天长大,强悍得像一头笨重的大象;乃仑却一天天消瘦,干瘪得如一根摇晃的芦苇。

一天,乃宽来买牛,说明干农活的牛病死了,还把它埋了。乃仑只要价一万铢,就把牛卖了,引起村头村尾一片哗然。

乃仑病危时,乃宽去探望他,只见他颤抖的手掏出一张纸条,便撒手人间。乃宽看了纸条:你那一万铢,我还没用,藏在枕头里,取回去好好养我的牛。牛老了,千万别牵去屠宰。”

乃”源自泰语中先生的发音,乃仑”乃宽”即仑先生、宽先生的意思。倘若文中真以仑先生”宽先生”代之,相信泰华读者十有八九会觉得怪异。可见这种泰味”词语,在泰华作家的引领下,对泰华文学影响至深。

值得关注的是这种潮味”与泰味”词汇的使用,不仅仅发生在泰华潮裔微型小说作家的身上,像今石、宝子等非潮裔新移民作者,创作中也时有追捧。在宝子作品中,阿公”、阿嫲”成了爷爷”、奶奶”的代名词;今石则时以坤”代替先生”。

二 、为市井乡野人物立传

泰华微型小说大多描述的是平凡百姓的日常关注,草根生活的点滴故事,以此揭橥社会的真善美与假丑恶。

泰华微型小说作家大多只是单纯地想借助手中的笔墨,书写惨淡人生中的微小故事,借以抚慰心灵,改善生存的文化环境。至于仗义执笔,直击社会弊端,鞭挞落后人性,乃至主观地去表现作家勇于社会担当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未必是每位泰华作家的立言本意。当然,如果作品当真能达至那样的社会效果,又有谁不乐观其成呢?正因如此,泰华微型小说中的人物,既非高大全,也非大恶之人。无论如何,他们是真实的,是作者身边的人,抑或就是作者本身。作者怀揣一份同情,甚至不忍对不黑不白的主人公戳上半指,而只是在其娓娓叙述中,立体地展现出主人公的光鲜与晦涩,而后听凭读者发落。总之,泰华微型小说中的主人公——那些市井乡野的小人物,他们有着正常人的正常情怀,也有道德过滤下的些许瑕疵。

先看今石的《狐狸》:

十数户人家在一片树林里。我隔壁住着屋主一位四十岁的王老五”。他有祖上遗下的大量田产。

一天半夜他突然来敲我的门,气急败坏地说:一条狼闯进我家,请求您去赶走它。”

我操起一把西瓜刀,扔给他一条木棍。

我打开门,打开所有的灯,寻遍屋角,连根狼毛也没有。门窗关得严严的,何来狼?恐怕是发梦游症。我想。

隔天半夜他又来拍我的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不是狼,是狐狸。”

我赶过去,屋里啥也没有,只是空气里还残留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异味。最令我惊讶的是,平日里关得严严的窗户竟洞开着,窗帘在夜风中神秘地摇曳。

半年过去,相安无事。有一天,屋主臂弯上突然勾着一只玉手。我眼前一亮:一位亭亭玉立漂亮的少女,看眉眼,媚媚的,身上似有一股仙气。

人狐莫辨的漂亮少女”,曾让我的隔壁屋主”那般无奈,甚至请求我”去赶走它,可见屋主与漂亮少女”间一定发生过很多不小的过节,更或许,那时漂流少女”就是狐,然而在我”两度出手相助无果的半年后,不只漂亮少女”的一只玉手勾上了屋主臂弯”,我”这个曾经的帮凶”,看漂亮少女”的眉眼,也是媚媚的,身上似有一股仙气。” 狐与人就这样完成了身份与形象的转化。或许世上本无好人坏人之分。

再看晓云《好朋友》节选:

素琳常想,自己怎么会跟小顾发生婚外情呢?

发生婚外情快一年了,能够不被老公发现,最大功劳应归功好朋友小青,每次与小顾约会,都是小青到家里,然后两人一起出门……

其实老公对自己挺好的,除了不够体贴,不够浪漫外,真说不出其它的不是,所以自己做了对不起老公的事,心中愧歉不已。

素琳见到小顾后,因为某些事大吵起来,素琳决定斩断这段不伦之恋,从此以后一心一意对待老公,生个孩子,过好以后的日子。
伤心中,素琳忘记了还在美容院的小青,独自打的回家。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门口的鞋架上,与老公的鞋并排着的,是一双似曾相识的女装高跟鞋,素琳看看,那不是跟自己现在脚上穿著一样的鞋吗?上次去逛商场,看见了很喜欢,就买了两双,并送给小青一双。

作者没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论道,也没有去故弄因果报应的玄虚,只是通过细腻的情节描写,与结构严谨的故事推进,来展现人物的内心挣扎。

当然,为市井乡野小人物立传的泰华微型小说中,也不乏小视点的大视角作品——表象是描述市井乡野生活,背后却透射着冷峻的人生嘲讽,以及尖锐的社会批判。

先看黎毅的《哭泣的骆驼》

牧童认为骆驼并不苛求,于是站起身将帐幕的入门处掀开,让驼骆倒步完成意愿。

过了一会,骆驼又对牧童说:我的后腿虽然稍为暖和,可是身子差点冻僵,让点儿空位,给我将身子退后一点。”

牧童看看尚有空位,因此并不鄙吝,大大方方让骆驼的身子退伫帐幕。

又过了一会,料不到骆驼竟然厚颜无耻对牧童说:难得小哥有这份慈悲心。请你好人好到底,给我把头也进来吧。”

话音落定,已不等牧童是否首肯,将整个身子完全将小帐幕侵占。

一个小帐幕挤进了骆驼这么一只庞然大物,牧童已无容身之地,只好蹲在骆驼肚腹下边,不时受到骆驼践踏。

经过一段短暂时间,牧童已耐不住,自动走出帐外。过了一会儿,牧童忍着有如刃刺的寒风,蹲在帐幕前,解下腰间的皮囊,一边吃干粮,一边仰首大口大口地喝水。这时骆驼饿得肚子里有如圆珠子在滚动,流着口水恳求牧童说:小哥,请你好人好到底。这时我的肚子也饿得难耐,求你也分一些给我吃。”

可以。”牧童不暇思索地答应。

骆驼喜出望外,将头伸出帐幕,等待牧童给牠食水和干粮。

这时牧童将食物收起,再将皮囊藏在身后,慢吞吞对骆驼说:你要像刚才进帐幕一样将身子缓缓倒退出来,然后才能吃我的东西。”

骆驼因饥饿难耐,只好依照牧童指示。

当骆驼将整个身子退出帐外,剎那间牧童便闪身溜进帐幕,再也不肯让骆驼进去。

寒风如刺,骆驼在哭泣。

这篇寓言式的作品,将贪得无厌、欲壑难填且欲喧宾夺主的骆驼”的丑恶嘴脸揭示得淋漓尽致——对现实社会中的骆驼”进行了无情的鞭挞与辛辣的嘲讽,并重塑了东郭先生的新版形象。

杨玲《不枉此行》:

明华和素珍夫妇要到泰国旅游,2011年曼谷大水灾不能成行。

……

2014年初素珍下决心去泰国了,因舅舅已经过世,剩下90岁的舅母,再不能拖了。但泰国政局动荡,反政府示威集会不断,亲友都劝他们不可行,危险啊!

素珍询问曼谷的表哥表姐,他们叫她放心来,于是素珍和明华下决心上机。

他们在曼谷参观了玉佛寺、黎明寺、水上市场、玫瑰花园等。又大事购物,不亦乐乎!

素珍说此行非常满意,可惜没看人妖!表姐听到说明天是隆路大游行,有人妖出场,去看吧。

现场人群汹涌,哨声连接不断,表姐买了哨子给他俩作为纪念。游行大队来了,街道两旁人群吹哨欢呼,队伍中真的有不少变性人,他们穿著鲜艳亮丽的晚装,脸上画着夸张的艳妆,美丽不可方物,素珍看呆了,倒是明华还记得拍照。

上机前,他俩与舅母告别,一直说不枉此行。

作品表层在演绎素珍夫妇泰国行探亲旅游过程中的周折,当然也包括一些满足,特别是目睹了是隆路大游行”队伍中变性人的风采——他们穿著鲜艳亮丽的晚装,脸上画着夸张的艳妆。”实际上却在暗讽,泰国社会游戏般的示威所引发的给人们生活带来诸多不便的社会动荡。

再如宝子的《警事》:

颂提警长这两天被四起中国游客被盗案搞得很是疲惫。

警署所辖大皇宫地区游客集中,游客失窃也算是常事儿。可奇怪的是,以前窃贼惯常下手的洋人报案的少了,而中国游客报案的却越来越多。虽然颂提本人也是华裔,但他心底对中国人有一种无由的排斥感,他甚至认为:失窃的中国人也许只是丢了几毛钱后小题大作而已。直至成功破获三起案件后,他才发现数额可比以前洋人的多多了。他头脑中突然闪出了一个窃贼口口相传的词肥羊”。

颂提刚想坐下喘口气,中华酒楼打来电话:五名中国游客聚饮醉酒,砸坏了酒楼的桌椅板凳。还真没领教过如此素质的游客,颂提一脸怒气。

颂提刚要出门,内线电话响了。是局长打来的,近来中国游客激增,为治安带来了一些麻烦,但却拉动了国内经济,政府要求各部门务必层层传达,努力做好服务工作……”

颂提手握电话,茫然无措。

作品通过颂提警长疲惫、愤怒、茫然的心路历程的探究,揭示了腰包鼓起来的中国人在泰国游过程中的尴尬。表面看,这种尴尬是中国游客的,是颂提警长的,其实这更是社会在冲突与矛盾面前被拷问时的尴尬。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情景令人啼笑皆非,又颇具冷峻讽刺意味的欧•亨利表现手法”,在泰华微型小说现时创作中很受推崇。

三、重复与对比

通过重复与对比来提炼情节,形成重复与对比式的微型小说情节链,然后把它们摆放在一起审视,这是微型小说创作中偶尔为之的创作技法。当然,微型小说难于通过复杂情节把人物的外貌、行为、性情、心理进行综合对比,只能借一二细节把人物的性格和思想中的某个元素去作单一对比。略东之在《!!!!!!》中,把一个细节单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会说话不会动。一不许笑,二不许动,三不许交头接耳听。看谁的意志最坚定。”重复了六次,其炉火纯青的重复与对比技巧因此为人熟知乐道。

在泰华微型小说里,也有类似的作品。不同的是,这些作品的重复与对比是在不同的篇章间进行,即各篇拥有相同的开局,当然包括人物与场景,但最后的结局迥异,如此形成作品系列,最后将各个篇章放在系列内一起审视。

且看司马攻的《贼》(系列)

一个秋天的深夜,一声巨响,把他从睡乡惊醒。声音是从屋后的阳台传来的。他拿了手电筒走到阳台,阳台的一块铁栏杆断裂了,他把手电筒向地下照探,见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他和他的儿子打开后门,见到那个汉子在地上呻吟:求求你,不要把我送交警察,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儿,为了活命不得已才做贼的。”

他不说什么,父子两个人把大汉抱上车,到了医院,对医院的主管人说:这个人跌伤了,他的医药费由我负责。”

这组四篇章作品中,在如上的相同开局后,作者给出了四个各不相同的结局:

(一)三年后,曼谷发生特大水灾。” 痛改前非且已身为保安组长的贼”,开了一辆小货车,载着一车沙包和几个汉子,在大汉指挥下用沙包围在他商店门口,把水堵住了。”

(二)三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他家被盗,贵重的东西全部被偷走了,据警方说,窃贼不只一个。 ”得逞的窃贼们一边饮酒作乐,一边嘲笑他”傻帽,为首的正是那个贼”。

(三)二十年后,他生意失败,和他的女儿相依为命。”女儿伴他到朱拉医院看医生,与贼”偶遇,贼”的儿子为他”主刀心脏搭桥手术,并承担全部费用。最终贼”与他”成为亲家翁。

(四)三年后,他去参加一个盛大的宴会,一个在侨社身兼多个高职的富豪上台致辞。”此人正是那个贼”。他”本想息事宁人,隐藏秘密,却于三天后,在回家的路上被暗杀了。

结局有四,主题仅二:(一)与(三)结局的感恩戴德,及(二)与(四)结局的以怨报德,只是(三)的结局烈于(一),(四)的结局甚于(二)罢了,或者说,(三)与(四)的结局,已非德与怨所能承载的了。

再看倪长游的《拾遗》,开局相同:我”拾到两张百头钞票,但后续却分别演绎出三个不同的结局:

(一)一时拿不定主意,没有将钞票归还失主。回家后不平静的心延续了好久,终不能释然。”

(二)立即交还失主,失主双手合十致谢”,我感到好畅快。”

(三)交还失主。失主竟指责我偷他的钱,把我大骂一顿。我呆在当地,好难过。”

三个不同的结局,也便使读者跟随我”有了三种不同的阅读体验,三次不同的心旅——(一)中的愧疚,(二)中的畅快,(三)中的委屈。

郑若瑟《呾破无酒食(饮)》:

李马两家毗邻,早在十多年前,新房屋装修期间已建立深厚友谊。马嫂介绍装修格式;李嫂介绍购买便宜实用的装修材料。两相配合,满意完成装修,更凑巧的是进宅吉日都选取同一天。

一幌十多年,在亲善和睦的气氛中闪去。各自的大女儿也已长大。从小就在一起念书,虽然李家女儿成绩较差,也能考进同所大学。李女为补程度差,经常到马家跟马女一起做作业,共同研讨问题。有时还请马父实能协助解决难题。

后来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李女投怀送抱,与马父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马父欲罢,李女不休,终致东窗事发。

马嫂到李女房门口,推开虚掩的门,骤睹此景,正要──

(一)一声惊喊,把锅盖揭开,震天动地,闹上法庭,虽然李女不顾一切,把责任承担,可跟未成年女子有染,律法无情,且又是已婚男人,判刑监禁是当然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女的名誉扫地。从此,两家反目成仇。

(二)趁他俩尚未发觉,把火气抑住,心头一转,轻轻把门反关,回家后,待实能回来,辱骂一顿,把后果的严重性抖出来,哭闹训责,迫得实能抬不起头来,几乎要自杀。虽然最后马妻让步,决定不公开出去。可从此夫妻的感情便蒙上尘,冷漠无趣。

(三)回家后,千思万想,决定不把事情摊开,留下丈夫的面子,今后设法不给他俩相聚的机会,并尽快为李女物色爱人。费尽心机,不损两家情谊,假以时日,待事情改决了,才慢慢告诉丈夫。

三种不同结尾布局中,马嫂分别饰演了悍妇、毒妇、智妇的角色,不同的选择,有了迥异的后续生活境遇。

上述三组作品,如果只给出其中任何一个单独结局,都无奇可言,可通过重复与对比的手法,形成可以摆放一起进行对比审视阅读的系列,其意境便大不相同了,阅读欲望被调度张扬到极致。

结语

微型小说的先天不足——幅短量小,倒成了一种得天独厚的长处,能使读者于瞬息间卒读并形成‘艺术初感’,得到完整‘影像’,激起想象,引动情思,得到审美享受上的满足。”足见微型小说真的魅力无穷,张力四射。

微型小说创作通常只是捕捉生活中的小镜头、小插曲,摄取人物性格中的一个侧面、一种情感、一点特质、一丝感受;或者,表现作者对生活的一些思考、一点情致、些许的人生哲理。”正因如此,微型小说才具有无限广阔的创作空间。其篇幅微小、立意新颖、结构严密、结尾奇巧的特质,当然是未来泰华微型小说创作仍需努力追求的方向。在此大前提下,泰华作者更要不断挖掘完善泰华的独特文学潜质,撷取泰华生活中最具典型意义的片断,倾心提炼升华,丰富容量,拓展内涵,致力打造并秀出泰华微型小说的崭新风貌。

相信紧贴世界华文微型小说脉搏的泰华微型小说作家,在关注乡野市井人生,用文字去体验生命真谛的过程中,一定会引发对生活新的思考,进而开辟出一片更加色彩缤纷的泰华文学天地。

祝福泰华文学,祝福泰华微型小说。

参考文献:

[1] 司马攻、黎毅、倪长游、郑若瑟、曾心、杨玲、晓云、今石、宝子等相

关泰华作家的相关作品。

[2] 司马攻《揭社会时弊 讽世态人情──序倪长游的《拾遗》》

[3] 赵朕《异军突起硕果累——论泰华微型小说创作》

(晶莹泰华作协理事、《泰华文学》编委,泰国留中校友总会文艺写作学会理事,泰华小诗磨坊成员。现职泰国东方大学、法政大学教师,《世界日报》湄南河副刊主编。作品包括新诗、散文、散文诗、律绝、小说等文体。作品《网友》获泰华2013闪小说征文比赛优秀奖,《欲念》获首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优秀奖,《续命春天》获泰华2014散文征文比赛冠军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