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录 34微型小说浅议
Friday, 07 October 2016 07:30

34微型小说浅议

微型小说浅议

张锡镇(泰国)

笔者自幼对文学有兴趣。年轻时,赶上文革和上山下乡,破除了一切循规蹈矩的约束,这倒给文学青年提供了广阔的自我展示空间。文革初期的大批判运动,需要锋芒犀利的战斗檄文,于是不自觉地模仿鲁迅,尝试写杂文。那时,总想使用最尖酸刻薄的语言,把批判对象揭得体无完肤,骂得狗血喷头,驳得哑口无言,把愤怒的激情发泄的酣畅淋漓,恨不得把它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快哉!政治上,当了别人的工具,文笔上,却有了长进。

后来,到了北大荒这个广阔天地,茫茫荒野,广袤无垠,蓝天白云,天地一线,蔚为壮观。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肩扛锄头,红旗高扬,畅怀放歌,驰骋于天地之间,挥洒无尽的青春与浪漫。这同样激发文学青年的激情和诗兴,所以,那时也留下了一些充满天真、幼稚,但不失烂漫情怀的诗文。

然而,再后来,进入了学术研究领域,成了国际政治学者,理论素养和逻辑思维逐渐几乎占据了我这个情志发展空间,而文学兴趣,情感世界和形象思维便慢慢淡去。40年后重又做起了文学梦,从学步做起,这一切仿佛是一个历史的玩笑。

上述诸多废话是想说明,笔者作为一个文学新手要谈论文学是多么离奇与可笑。

老实说,我这辈子(包括我们这代人),不要说文学创作,就是文学作品的阅读都很有限。记得文革前,所读的作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红岩》、《欧阳海》等。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国文学园地几乎是一片荒漠。所有的小说、诗歌、散文作品一概打成封资修毒草,封存在图书馆里。文学的饥渴是按耐不住的,那就只能靠手抄本小说,像地下情报一样隐秘,单线传递。后来,还读到了苏联的解冻文学,如《州委书记》和《多雪的冬天》。直到文革结束,才开始接触所有解禁的文学作品。然而,我的精力已经转入了专业学术领域。一天到晚,想的是出成果,提职称;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担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哪里有欣赏文学作品的闲情逸致?因此,今天,我这个没有多少文学细胞,也缺乏文学鉴赏力的人要发表关于微小说的议论,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写这篇小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编辑兼文友晶莹催促再三,我一再推辞,终盛情难却,那就只好赶鸭子上架了。

踏入泰华文坛后,接触了诸多文友,也饱览了众多泰华文学作品,包括微型小说,的确大开眼界。以前我对微小说一无所知,现在才发现微小说作为一种小说文体,已经风靡世界文坛。受到泰华文友的熏陶,近来也拿起笔,试着创作微小说。在文友的提携和帮扶下,也确有长进。这里,就借机,谈几点自己对微小说的点滴心得体会。

作为一个读者,笔者历来认为,文学艺术作品,尤其是小说和电影,要真称得上成功之作,当有三个支柱。一是真实性。文学作品允许虚构,但必须来源于生活,反映生活,符合生活。我们也倡导高于生活,但这里的高,不是脱离实际的思想境界拔高,高得不合情理,让人感到高不可攀,不现实。反映现实生活,也不是刻板地将生活原封不动地摄录下来,这不叫文学创作,它是把生活中的环境、人物、故事经过作家的巧妙艺术加工,让生活的精彩片段在一个作品中集中地反映出来,给人以一种精神享受。这才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本意。无论如何加工,故事本身必须真实可信。目前太多作品太过虚假,胡编滥造,尤其是影视作品,人物虚假,语言虚假,情节虚假,表演虚假,化妆虚假。任何作品,只要读者和观众感到虚假,就大倒胃口,不想再看下去。多少年来,很少有一部电视剧不让我中途放弃,几十集能让我看完的电视剧屈指可数,其原因就是虚假。因此,虚假是作品的第一大敌。

第二个支柱是可读性。可读性强调的是,作品有趣,动人,引人入胜。作为小说,首先,故事情节要起伏跌宕,而不是平淡无奇;要不落俗套,使读者感到新奇和出乎意料,但又合情合理,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其次,人物的塑造要成功,用心描写人物的外在形象和心理活动,使人物有血有肉,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其三是语言文字要生动,活泼,优美,充满魅力。可读性是文学作品的硬功夫,也是吸引读者的硬道理。说一千道一万,任你吹的天花乱坠,作品读来兴趣索然,枯燥无味,那也只能是废纸一堆,无人问津。一部可读性高的作品应该使读者爱不释手,百读不厌,从中获得精神愉悦和美感享受。

第三个支柱是道德性。这里,我有意避用思想性这样的概念。思想性往往被赋予政治义涵,强调主旋律、正能量,以及正面人物的高大全形象。太过突出这种思想性,难免使作品走向虚假的弯路,更有甚者,带有说教意味,自然会使文学魅力大减,使读者滋生逆反心理。我们不排斥纯娱乐性的作品,但应该提倡寓教于乐。文学应该担起社会责任,这种责任的基本价值取向是引导读者和整个社会不断向上、向善、向着进步和光明方向发展。弘扬真善美,鞭笞假恶丑。任何时代都有时代主流价值观和行为规范,文学有责任引导社会美德发扬光大。而这种价值取向的传递,不是通过说教,而是通过文学化的人物形象和行为潜移默化地传递给读者,根本没必要说清道明。

上述三个原则,是针对一般文学作品而言。就微小说而言,同样,这三者也同样适用,不过应用的难度会更大,这是微小说本身篇幅短小,容量有限的特点决定的。真实性,不是太大问题。但这要求作者本身要有广泛的社会阅历和丰富的生活经验。他笔下的人物和故事必须是自己见过或接触过,至少是自己熟悉的,最好有身经历和感受。凭空编造难免会失真。

可读性对微小说来说尤为困难。小说的可读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故事的曲折多变,跌宕起伏,而区区千把字的篇幅不可能容你叙述这种曲折过程。因此,在处理这一难题时,多采取插叙或倒叙的手法,把必要的背景,或前因后果做简要交代。在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方面就更加困难,因为不可能有太多余地让你描写人物的外貌和心理活动。这就要求作者使用的文字精而又精,简而又简。

至于道德性,一般说来,不难做到,只要不追求和沉醉于低级趣味即可。首先,不必刻意追求;其次,多少皆宜;其三,不必说破道明,让读者自己领悟,效果更佳。

以上三点,算是自己小小的心得体会,求教于各位文友。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南亚问题专家。1987-1988年在美国伊利诺依大学进修东南亚政治。1996-1997 年在美国丹佛大学讲学。2002-2003年在泰国法政大学讲学。2009年1-5月在美国美利坚大学访学。自2010年以来,受聘于泰国法政大学比里·帕侬荣国际学院,现任中国研究专业主任,讲授中国政治、中国文化,以及东南亚政治等。主要著作有:《当代东南亚政治》、《东南亚政府与政治》、《西哈努克家族》(政治传记)、《泰国民主政治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