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目 录 黑咖啡的下午(岭南人)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2:49

黑咖啡的下午(岭南人)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黑咖啡的下午
——献给父亲
岭南人

七月十五日清晨五时,梦回辗转,不能再入睡,想起安睡在香港太平山下的父亲,又写一首小诗《黑咖啡的下午》献给父亲:

绵绵秋雨的下午,悄悄登上
三楼起居间,冲两杯黑咖啡,
一杯给您,一杯给我。

——爸爸,您爱吃的咖啡黑!
对居息墙上的父亲,说

——爸爸,您又哭了!女儿又问我。

两年前,从朱拉医院回家,家人在店铺后进,装修一间卧房让我居住。康复后,常上三楼起居间,看书,看电视,饮茶,喝咖啡,默默面对挂在墙壁上父母的遗像,悄悄跟他们说几句,他们生前该说而不说的话。
父亲一生,不喝酒,不抽烟,唯一的爱好是“吃海南咖啡黑”。海南人不说“黑咖啡”,而说“咖啡黑”,把形容词放在名词后面,我发觉,泰语也如此,两种语言也许有一些共同基因。
老了,常常回首往事,想起父母、兄弟姐妹。想起他们常常潸然泪下。偶尔,给女儿看见了,便问我:“爸爸,为什么你又哭了?”我唯有苦笑而已。百岁沧海桑田,家事国事天下事,不知从何说起,说了,她也不会明白,只好哑口无言。
八年前,我曾写过一首小诗《黑咖啡的下午——献给父亲》:

周六下午三时,下了班
从中环匆匆赶到文咸西街看您

与您到一家老店喝下午茶
您什么都不要,只要一杯黑咖啡
问您:苦不苦
不苦!低沉而苍凉

这首小诗描述了我,与父亲喝下午茶的往事。那时,我在华联银行工作,香港银行,周六工作半天,父亲住在文咸西街广新行米行楼上,我住铜锣湾百德新街,下了班便匆匆去看他,饮下午茶,香港人时兴饮下午茶,岁月流逝,匆匆五十年流走了,往事不堪回首。
这首六行小诗,林焕彰把它选入他《小诗磨坊‧十年诗选》,十年来,我曾写过几首小诗献给父亲,对这首小诗他情有独钟,或许他也品到诗中的苦。父亲吃过的苦,比黑咖啡的苦,何止十倍、百倍、千倍,所以,他不觉得“苦”。
吕进教授点评我的诗,他说:“岭南人的词语清纯,意象塑造里,带有‘苦’藏在后面。”他的一双慧眼,看出我诗中的“苦”,令我惊喜!我生于乱世,长大于风云变化的年代,历经劫难。我与我的家人吃尽“苦头”。但我在诗里诗外,从不诉苦,不怨,也不恨,要怨,要恨,只怨自己生不逢时,如此而已。
比我父亲,我吃的苦,小菜一碟。
父亲一生,历经劫难。额头上烙下日寇军刀的伤疤,坐过绑匪的牢,坐过国民党的牢,坐过共产党的牢,土改,当上地主,在劳改营度过三年凄风苦雨,覆查后,家庭成份由地主改为华侨工商业,命运才峰回路转,起死回生。一九五六年五月,应侨外主任何香凝之邀请,上北京,登上天安门,参加五一劳动节庆典。由阶下囚而为座上宾,与世界坐在一起,观看中国载歌载舞。
从北京荣归,五六年中秋前,父亲出来香港,飞曼谷,探亲访友,一家人在海外团圆,后又回香港,在太平山下安度他的夕阳岁月。
回首父亲一生,影影绰绰,我看见华侨侨眷百年来踽踽走过的身影。

(二O一七年七月卅一日于曼谷)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2:51
More in this category: 生命不息 写作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