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故乡情 阡陌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08

故乡情 阡陌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故乡情

阡陌

当熟悉的乡音无处不在的时候,心,便有了依托,回来了,乡情依旧便是心情的写照。

我生长的地方——高雄,总是在忽近忽远中和我若即若离,不得不说,离乡远了,回首间,才知道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还是拂不去故乡情。

这些年,许多熟悉的人和事都成了云烟,近乡情怯的千丝万缕,才明白桃花依旧,人面何处的滋味。

同一座大厦,一样的电梯,改建后,已成了民宿,我的回……家,其实也只能住在已经被翻修了的房间,大楼已成了小旅店,接待着一批一批的房客,任陌生人游走在从前一家人的私有空间,我的乡情,充满了爱恋,也充满了哀愁。

从捷运站,到圆环马路,从街灯,到绿化后的大道,环境的规划,这个原本朴实的小媳妇,真的时髦了好多,我像游客一样的细细的捡拾着这座我爱的城市,从拓宽的马路上穿过斑马线,不再是几步可抵,慌错间,才觉得家乡真的变了好多。

爱河的风情,早已成了高雄最具特色的品牌,生于斯长于斯的我,第一次在仿意大利的尖头船上,聆听爱河的呼吸,抚摸着她的心跳,大美的爱河两岸花草旖旎,倒映在流水中的七彩灯饰,在水影中梳洗着俗世的尘埃。

你可知道,爱河,和大太平洋血脉相连,是世界最美的内陆天然河流,然而却在黑暗中沉睡了多少春秋?曾经饱受着污染而被唾弃着!如今,她风华绝代的向世人诉说着,大河边的文明与盛衰。

小船在洒满了星点的河上荡着,月光下垂首的浮云延绵在无际的天边,这空灵的万象,家乡的容颜,让游子动容……寂寞的歌者,顾影自怜的唱着,爱河,静得有些凄美,也许,我们搭的是最后一转,也许,游客真的少了……….。

愛河橋过了,便是盐埕区,我刻意往曾经最繁华商业区,和大桥顶旧区溜着。和过去一样,小街穿行,百年老招牌的粽子店,肉丸店都在,过去的门庭若市和现在的门可罗雀,真是天壤之别,残旧的老字号虽然还是传统口味,却也敌不过讲究气氛的排场了。

大桥顶度过的岁月,繁荣和萧条之间,时光仿佛停顿着,舶来品一条街,早因开放出境,走私货不再奇货可居,商业区往外围转移,只剩下平静而忧郁的老店家,游走其间,只能用怀旧的角度来接受这沧桑的城貌,也许,唯有这样,才令我青春岁月中的余情,得到一些释怀!

事实上,老旧却不脏乱的街道,整洁得令人讶异,环视周遭,才发觉政府推行垃圾不落地,在公民素质的提升下具体的呈现了,真的!当你也享受着这干净的氛围时,自然更要自发自觉的保持爱护这样的环境了。
穿行巷弄之间,不知不觉柳暗花明,来到了驳二区,尘封已久的港务局陈旧仓库,已成了独领风骚的文化艺术区,令这古韵味的老街显得老当益壮。

一个为年轻人构筑的梦想的地方,让这些天马行空的创作得以呈现,老街的沧桑,刹那间被明媚的阳光,海风吹散了。
一簇簇白布帆阳伞,年轻人展现着超前卫的想象和艺术气质,咖啡店,除了弥漫着上等咖啡的香气,那些装饰,挂画,餐具,都让人心神驻留,意念飞驰。我的大半日,就消耗在蓬勃的文化魅力与生活美学中,充满欢喜的享受着海风,咖啡小点,在今昔中读着沧海桑田。

鼓山还存在着拆船零件的买卖,懂的人,到这里总会淘到心中的奇珍异宝,多数人依旧喜欢拍浪渡江的往旗津岛,码头渔港还是满街海腥味,旗帜飘扬的漁船。西子湾就在太平洋海岸线上的海湾,我的年少时光,就在西子湾的浪涛声中快乐,悲哀中飞驰而过。

求学时,常和同学骑着单车结伴到西子湾玩水,过了船港,湛蓝的天和海便敞开胸怀迎向我们。太平洋的海湾,除了礁石美,夕阳美,漁船点点如画,我们总是到了晚霞染红天边,金波荡漾,才踩着夕阳归去。

直到有一天,海浪带走了婶婆儿子,目睹同伴从嬉笑的生命中,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在风摇树影间,我被阻挡在阴森的太平间外,阴阳两隔,婶婆凄厉的哭喊声,令我毛骨悚然。

几天后,婶婆的小儿子扛照片,举着招魂旗,沿着海滩,跟着道士甩着铃铛喊着,回来啊!回来,道士向着海撒冥纸,念着招魂经,我用尽气力的喊着我同伴的名字,希望那魂魄真的从冰冷的海里回来。
婶婆一时清醒,一时又像癫了,死亡笼罩着整个世界。出殡那一早,婶婆瘫着身体,拿着扫帚在棺木上打着,喊着“夭寿啊!你夭寿啊!” 恸哭声震天,直到连哀嚎都没有了声音,那短暂的生命就这样入土了,美丽的西子湾从此成了我永远的伤心地。
绵长的海岸线都是历史的斑痕,从最初的荷兰人入侵,到明清驻台,到日本人管辖……当年,整个山头都是国防重地,现在神秘面纱已被掀开了,云雾半间的柴山道成了探幽的林道,餐厅咖啡店在沿岸山湾上成了眺望太平洋的上好位置,悬崖边,陡峭的岩石上,散落着几张伞和凳子,愿意的话,尽可以让吹肆的海风,撩乱头发,让张狂的波涛,涌向心口醉于天地!
佇立在崖壁上的旧英国海关,已成了记载着先住民的文史展览馆。砖瓦建筑,和英式咖啡厅,都保留着欧式一味的风情和典雅,尤其那西沉落日,海面万丈霞光,整个红色建筑被浪漫的黄昏渲染笼罩,美的令人赞叹。

高雄,市区有天然河流,有青山翠黛的寿山,不高的山路沿途开发,处处是景,山林一转,市区便在眼下,西子湾,柴山,澄清湖,还有佛教圣地佛光山,无论是乐山乐水,都近在咫尺。

市场,新鲜的蔬菜水果,成山的堆着,便宜得让人替农民叫屈,港口每天的新鲜渔获,供应着市场和餐厅,平实的价格满足着港都的子民。

夜市的摊位在繁喧的灯下,一如旧时行人如织。

依然是每一道都想吃的美味,米粉汤,大肠面线,蚵子煎,只是肚子总装不下那么多欲望。
豆浆油条,日出的第一屡香便弥漫在巷弄间,不管夏日炎炎,寒冬刺骨,睡衣拖鞋,拉张凳子,就能在豆香间,饱满一天的活力。

南部人特有风味的早点,虱目鱼粥,新鲜的鱼头,鱼肚,鱼皮,内脏,各有其煎煮的方法,其独到的味道,可是老天独厚港都人的美食。

许许多多的小吃,不止那特殊的口味令人难忘,更多的是永不磨灭的乡情吧!

高雄不是政经枢纽,房价平衡地发展着,经贸虽不如大台北活络,然而地缘的关系,天然环境的优势,这块宝地四季都能种植和丰收,只要肯付出劳力,一处街角,一辆机车,一片遮棚,一把帆布伞,一份谦诚,端着自家的风味,就可过着鱼米不愁安逸的日子。

高雄的春色,是没有时节的,每一个季节都在和风在暖阳之间,除了温度的微差,就算冬天,阳光一样明媚,那些结实的枯枝,都是生命永生的循环,力与美展现,高雄,无论在艳阳下,风中雨中,都让人心栽满了春天。
所以,高雄依山畔水,宜居宜人,安居这里是非常有福报的。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