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清明的泪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09

清明的泪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清明的泪                              温晓云

早上,姐姐说:“看来今天天气好,不会下雨,爸爸可以慢慢享用!去年我们祭拜的时候,因为雨越来越大,手忙脚乱的烧纸钱。 ”爸爸是我们全家心中的最痛!提起爸爸,姐妹的眼眶又红了!

爸爸,清明又到了,女儿又回来看您了!

从姐姐家五楼的后阳台看过去,爸爸的小黄楼就在眼前,曾经是姹紫嫣红的阳台如今已经萧瑟残破;曾经是欢声笑语的家园如今是人去楼空!爷爷走了,爸爸也走了,母亲跟弟弟去广州住了!家,散了!

许多过往,流动成一幅幅的画,处处都是爸爸留下的踪迹和爸爸的音容笑貌。想想父女两再也无法见面,一幕一幕全变成殷殷的酸楚!

我们一行十人从祖居拿了祭物,越过细溪背的石桥,走过弯弯曲曲的田坎,然后上山。不到两公里的路,我觉得特别漫长难走!这条路,父亲!您带我走过很多次,也是清明的时候,您挑着祭拜曾祖父母的祭品,一路上都是沉默的。我和姐姐弟弟跟在您后面,有说有笑,天真的我们哪里懂得您对您祖父母的感情!

当时爸爸您曾告诉我们,清明扫墓不是迷信想得到祖宗的庇护,而是对先人的缅怀和纪念。如今,变成您跟曾祖父母住在一起,而我们姐弟来扫墓祭拜!

冰冷的墓台、墓碑,“虎卫千秋盛,龙朝儿孙昌”,十个字是那么的醒目!爸爸,生与死,阴与阳,就这样天人相隔,咫尺天涯!重逢的渴望被现实寸寸凌迟!

“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远远近近,传来阵阵的鞭炮声!此时此刻,谁家子孙都是难于诉说的哀思!青烟袅袅缭绕在墓地四周,飘荡着无尽的伤怀。

我让我的一对儿女晶晶和德德,向他们的外公和老曾祖父母跪下!爸爸,您见到晶晶时,她才是四个月的婴儿!而德德还没出生,您就永远离开了我们。记得,那年亮亮四岁,跟我一起来扫墓,他问我“妈妈你为什么哭着叫爸爸?你爸爸在哪里?”我跟他说:“我爸爸是你外公,外公在里面睡觉。”天真的孩子又问:“外公为什么睡在暗暗的里面,不冷吗?什么时候能出来?”闻者无不黯然掉泪!

燃着的纸钱随风飞舞!爸爸吟过的诗句“纸灰飞作白蝴蝶……,一滴何曾到九泉”又在我耳边回响!爸爸,九泉之下拿着这些钱去花去享受吧。

墓旁,去年那株紫藤缠绕树干的妖娆炫目,如今已是藤将断、树欲倒!人生也是这样,曾经相依相伴的鲜活生命,在转瞬间就烟消云散,生命真的脆弱至极。来与去,生与死,都由不得我们!

擦着流不尽的眼泪,我连续打了三个喷嚏。“一次打三个喷嚏,说明有人想你了。”您的话犹如耳边。
爸爸,我知道,是爸爸您想女儿了!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离开的时候,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回望着苍松树下的墓地,我的眼泪又忍不住簌簌掉下!

经过五经富镇上,巧遇送丧的仪仗队,播放的是筷子兄弟演唱的一首老歌《父亲》: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一曲未尽,早已泪水成行!

爸爸,女儿多想和从前一样,牵着您温暖的手掌!多么想用我的一切换您长留!

错过了那些不懂得爱的岁月,遗憾已永远无法弥补!

雨,下得越来越大!每一滴雨滴,都倾注着我的渴望——爸爸,女儿想您!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11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故乡情 阡陌 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