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张锡镇 鸡蛋花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16

张锡镇 鸡蛋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鸡蛋花
张锡镇

我们北方人都知道,凡开花的树多为果树,像桃、梨、苹果、海棠,这些树一到春天,即开花、授粉、结果。只开花不结果的树很少,我只知道玉兰树是其一。就像人们恋爱、结婚、生子一样,必经这三部曲,只是恋爱,不结婚生子的极少。泰国却不同,这里许多树真的只开花、不结果。这种树比比皆是,最常见的就是鸡蛋花树,她们就像一直处在爱河中的花季少女一样,总绽着恋爱般的笑容,不结婚,更不生子。这似乎正好折射了泰国的社会现状——到处是美女,不少都是单身贵族,似乎永远身陷热恋,却不谈婚姻,更无延续香火之意。这难道是一种美丽的巧合?

鸡蛋花是中文名字,大概因其色泽是由花瓣的蛋青色过渡到花心的蛋黄色。初见此花容,便觉这名起得贴切而温馨。然而,泰文名字却颇有些争议。原来,这种花叫兰通(lanthom),泰国人也对此花很是喜爱,可就是不愿意将其种在自家庭院,全因花名的发音近似另一个词——拉通(Rathom),词义为悲哀”或悲伤”,试问,谁愿把悲伤”种在家里呢?为了避晦,人们索性把其名改成丽拉娃蒂”(leelawadee),意为温柔优美的姿态”。这样一来,此花从发音到词义都被赋予了温柔、美丽、可人的淑女形象。泰国人的普遍说法,此花易名是诗琳通公主所为,其实不然。后来,为避免以讹传讹,吉拉达王宫御花园办公室官员还专门就此事向泰国农业大学下达文告,澄清并无此事。看来,这是来自民间的智慧。

如此一来,人们对此花的宠爱和欣赏益发无拘无束,蔓延开来。在泰国,鸡蛋花树随处可见,机关、学校、公园、私人庭院,不一而足。十几年前,在泰国大学校园里初遇此树,便留下深刻印象,惊鸿一瞥,久念不忘。旅居泰国后,我住的小区不少家都种有这种树,有的院内还不止一棵。在小区散步,每每经过一簇簇的鸡蛋花,我就情不自禁,放慢脚步,悉心观赏,有时干脆驻足片刻,用鼻子轻嗅它那淡淡清香。

老挝人对此花亦情有独钟,将其定为国花。在我国西双版纳以及一些东南亚国家,鸡蛋花被佛教寺院定为五树六花”之一,而广泛栽植,故又名庙树”或塔树”。鸡蛋花是热情的西双版纳傣族人招待宾客的最好特色菜。
世间,但凡美的事物,人们总爱赋予其一个美丽的神话和传说。鸡蛋花也有传说。据中国的传统说法,一位美丽的天仙因爱情违反了天条,逃离至人间的南国。面临天神的惩罚,她将珍视的爱情信物——黄丝带,紧紧缠绕在她洁白的衣裙上,后撞石而死。不久,在她殉情的地方,长出一棵神奇的树,开出的花便带上了蛋青和蛋黄的颜色。此后于南国,人们便以此花象征对爱情的忠贞。

鸡蛋花种类繁多,有颜色、大小的差别,最常见的是蛋青和蛋黄两色交相过渡的那种。泰国虽无四季,但有凉季、热季和雨季。每当十一月至一月的凉季到来,鸡蛋花树就要落叶。叶落后,向上伸展的粗壮枝杈光秃秃的,活像美丽的梅花鹿鹿角。热季来临,她们也像桃花和杏花那样,先花后叶,在一个个鹿角上开出一团团、一簇簇鸡蛋花,远远望去,真是花团锦簇。走近细看,每一簇都有一二十朵鸡蛋花组成。每朵花形不大,有怀表大小,但在左拥右抱中,尽情地绽放笑脸,勾勒出一种团结就是力量”的立体美。每朵花只有五瓣儿,盛开时,花瓣的大部分呈白色,逐渐变黄,直到花蕊。每个花瓣围绕花蕊在根部一片儿压一片儿,好似一个会旋转的小风车。

每种花都有自己炫美的方式和诱人的品质。鸡蛋花最独特之处是她的嫩、素、雅。不像其他花卉花瓣儿那样薄如蝉翼、轻如羽毛,她的花瓣不大,却肥厚多汁,蛋青般的白嫩,令人不忍碰触,好像轻轻一划,即汁液欲滴。她亦不像菊花、玫瑰、牡丹那么妖艳夺目,一身珠圆玉润的花瓣透着一身素淡的气质。她一般不长于百花丛中,争芳夺艳,而是远离群花,独处一隅,静谧高雅。她的嫩,可比二八年华的少女脸颊;她的素,可比神话中的白素贞;她的雅,则极像深闺之中的淑女。当你亲吻她的花瓣时,会情不自禁联想到杨妃的雪肌玉脂,令人魂飞魄散。

到了四五月,鸡蛋花还在盛开,而且更加美艳,因为有片片浓绿的叶子长出来了。俗话说,红花还须绿叶扶持”。鸡蛋花叶形似一般树叶,但面积大得多,尤其质地肥厚多汁,用指甲轻掐,便留下明显的掐痕,似有汁液渗出。当满树的叶子长齐,浓绿欲滴,拥托着一簇簇花团,更显得花朵皎洁夺目,恬淡清雅。

鸡蛋花的花期极长,在中国南方长达七八个月,而在泰国,几乎全年有花,只在短短的凉季才稍有间歇。泰国是花的海洋。她为这个花卉的国度奉献着独有的素丽和淡雅。房前伫立这样一棵袅袅花树,不仅为幽静的庭院平添凉荫清爽,而且能陶冶人的审美情趣,焕发飘逸心境。阅读小憩,走至树下花前,吸一腔馥郁,赏一树花雪,说不出的赏心悦目,神清气爽。

鸡蛋花的美丽可人往往诱惑着那些爱俏的花季少女,常令她们情不自禁地伸手采上一朵,插在发间,以烘托其青春的美。也不时看到一些年轻妈妈们用鸡蛋花装扮自己的小囡囡,锦上添花,更显可爱。

鸡蛋花不仅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这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旅居泰国多年,从未听说此花能治病。据查,其花朵和树皮均能入药,可清热解毒,润肺止咳。在中国广东地区常将白色的鸡蛋花晾干做凉茶饮料,很受欢迎,同时,花朵还可以提取芳香精油,用做化妆品和高级香皂之原料。据最新报道,鸡蛋花的树液还可以治疗一种HIV感染或抗癌药物,及电疗所引起的皮肤病。瞧,这平淡无奇、貌不惊人的鸡蛋花还有这种神奇功效。

古人常常借物明志,松、竹、梅、兰都曾用来颂咏人的品格。至今,尚未看到以鸡蛋花明志者。在我看来,鸡蛋花也好有一比,就像我们做人一样,越是金玉其外、招摇过市、哗众取宠的人,往往是才疏学浅、无所作为的庸才;而那些含而不露、其貌平平、默默无闻的人,很可能是受众人尊崇的栋梁之才。

鸡蛋花,真的平淡无奇,就那么小小的五片花瓣简单组合的花朵,没有艳丽夺目的色彩,就那么淡淡地,无言地展示着笑容。她的花语告诉我们,鸡蛋花的精神就是孕育希望、复活与重生。这不就是我们大谈特谈的重振中华的梦吗?
淡泊名利,宁静致远,不就是鸡蛋花传递给人们的启示吗?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