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我们的香山(钟子美)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25

我们的香山(钟子美)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我们的香山
──六十年友情聚首

钟子美

优雅的钢琴,今天且请稍作歇息,让出心声的空间。

你是音乐家主人的沱沱河(2),他心曲的源头。音符飘飘的情思,从这里开始淙淙流淌。紫蓿苜的草原,杉木林的屏障,是小提琴或者瑟士风的独语,天高天蓝。奔腾不回的峡谷,是交响,驰电鞭雷。一马平川,秋熟金黄,应是你黑白琴键的本色吧?

而这一切,六十年岸芷汀兰的回响,请稍作歇息,让出心声的空间。

心声的空间,让出给六十年友情聚首的畅谈。

一颈白琉璃花瓶投放了一束粉红的荷花,盛开着圣洁的梦。音乐家也是艺术家的主人,今天为这个别墅从远处捎来夏日水国清凉的祝福。蜻蜓的羽衣,月夜的蛙鼓,翠绿的圆盘泻露,都归结在这粉红的寄词,为我们六十年友情聚首的畅谈作开场白。

首先是茶叙。且不去评论单丛或者类茶叶螃蟹脚的芬芳,春雨秋风通过杯沿聚集的记忆已足够回味。

六十年前,我们结缘在一片最美丽的林子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棵树,虽然幼小,枝桠骨骼却已长成各自的模样。以绿色的眼神,我们相互欣赏相互砥砺。六十年后,虽已披上秋风飒飒的斑斓,我们各自已长成骄傲的参天大树,各自带领着自己的林子,然而我们一眼就看出彼此原有枝桠骨骼的模样,青春不变,纯良不变。
我们之间的哲人如是说。

然后是中西合璧的午餐,艺术家主人精心的烹饪杰作。水果沙拉的女声三重唱是前菜,却容许安哥。白饭的配菜,番杏科的水晶冰菜凉浸浸的诗句步韵着芦笋的鲜嫩,带着海风咸味的小鲍鱼是赋是骚是元曲?且进酒,加拿大的冰酒,北极雪下的葡萄甜润芳芬。鱼子酱,不一定是里海的,却充满俄罗斯风情,呼应着墙上俄罗斯名画中的伏特加。还有奥地利鹅肝酱的余味无穷……舌尖上几十年艺术品位的回旋。

而更难忘的,仍是席间絮絮叨叨的回忆,时代的缩影。

时代赋予我们坚强的意志和杰克‧伦敦式热爱生命的追求(3)。我们之中有刚与死神插肩而过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却依样从容,依样谈笑风生。记得他家里有“宁静致远”的祖训,一个世纪如一日地指示着。

时代的烙印不容抹去,也无从抹去。

我们在巫山看过云,在太平洋看过海。我们有歌有泪。

现在一切都归于平静,甚至无为。

此刻,在音乐家的别墅里,我们有了我们的香山,白居易的香山,九老的香山,志趣相投的香山。

六十年在茶杯上重演,时不时加上注疏,香山式的清谈,远离世俗的感喟。

小园香径共徘徊。

音乐家也是艺术家的主人,引领我们来到锦鲤唼喋的小池,要我们必须痴信池畔美人蕉期许着永不萎落的美丽,如同满园果树期许着再聚的丰收和甜蜜。

精神和物质极度的匮乏飞跃为可喜的丰盛,可以追溯哲理的根基吗?是人性所致,是我们性灵核心的胜利。哲学自问自答。

离开别墅,又见广袤的翠湖和树冠如朵朵绿云的桉树林。手机继续任性地数码化库存着归途的风光。
六十年时代风云下的友情,在白居易式的香山情怀中继续演绎,乃至斯文。
2017.06.17

(注)
(1)唐朝诗人白居易曾在故居香山(今河南洛阳龙门山之东),与胡杲、吉旼、刘贞、郑据、卢贞、张浑及李元爽、禅僧如满八位耆老集结“九老会”。这些志趣相投的九位老人,退身隐居,远离世俗,忘情山水,耽于清淡。
(2)沱沱河,又称通天河,是长江源头。
(3)杰克‧伦敦,美国作家,著有《热爱生命》短篇小说。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