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我家有女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28

我家有女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我家有女
晶莹

我曾经是想以七十五岁为自己生命极限的,而且这一想法在心中酝酿已久,甚至还为那一时刻的到来设计了若干欢愉的场景。然而,这一想法却突然于公元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农历甲午年润九月廿四日十一时五十四分至五十五分的某一瞬间,发生了改变,并即刻让我萌生了再多活十年,乃至更多几年的奢侈念头。这一切皆缘于在那一刻我宝贝女儿的降生。作为爸爸,我得看着她健康长大,看着她完成学业,看着她工作遂心,看着她结婚生子。而此时此刻,我的小崽崽刚刚两岁七个月十八天又十几分钟。

女儿乳名妞妞。这个名字在她出生前我便想好了,只为俗名好养。

在迎接女儿来到新世界的紧张忙碌之后,我开始静下来趴在电脑前,依照五行八字的规则给女儿起中文名字。结果趴了整整一天一晚还另加若干其它零碎时间,终没搞出名堂,我无奈地放弃了,心想留待回中国时请高人指点吧。令我心烦的是,这期间让我了然:从命理上讲妞妞这个名字起的并不给力。我曾想为女儿更换乳名,怎奈大家都叫开了。于是,我又上网遍查辞书,甚至咨询了日本的老师,只想找一个发音为NIU的合适字来,最终我失望了。后来在书面上我便常自欺欺人地以NIUNIU来代替妞妞。

现在到外面,当女儿遇到陌生人,并期待互动时,便会手指自己胸前大声说NIUNIU。我也模仿英文儿童歌曲《BINGO》改编了一首同旋律的《NIUNIU》在我们父女间传唱:There was a Papa who had a baby, and NIUNIU was her name-o, N-I-U-N-I-U, N-I-U-N-I-U, N-I-U-N-I-U, and NIUNIU was her name-o.

女儿还有其它若干诨名,但仅限于我和女儿之间使用。像:小崽崽、小香香、小臭臭、小甜甜、小屁屁、小狗娃、小驴崽等。我甚至还编过顺口溜,香香臭臭小甜甜,心肝宝贝ยิ้มหวาน。因为在女儿还不会讲话时,一次与我视频对望中听到我这即兴的两句话女儿笑个不停,于是这个顺口溜便成了我们视频通话中的保留节目。再后来许是女儿长大了,许是时间太久了,这两句话渐渐失去了笑点,也就渐渐被弃用了。在现在的日常生活中,我常称女儿小屁屁崽崽儿,当然也称女儿和NIUNIU,如果女儿因不满爸爸作为且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对抗,我会叫她小驴;女儿在对爸爸的做法感到开心快乐时,便会动情地手指自己叫NIUNIU,再手指我喊爸爸。总之,她早已熟知了NIUNIU与她的关联。

每每思及女儿,快乐的心情与莫名的牵挂总是相随相伴地纠缠在一起。我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所有和女儿相关的事情,我都害怕。有些事情甚至会幻化成我心底敬畏的图腾。比方说,每当经过女儿出生的曼谷基督教医院门口时,我都会双手合十送上一份虔诚与感激。讲真话,对这家医院我是心存芥蒂的——在女儿出生后,因为护理原因,脐带的止血夹与其身体贴的太紧,导致在女儿的细嫩皮肤上留下了终身印痕,可我依然感激他们引领女儿来到并适应了这个她那时绝对陌生的世界。再比如,女儿游泳——其实是戏水时,喜欢捞起落入泳池中的白色花朵,也喜欢摘一小片叶子在手,然后一边把玩,一边大声用英文和泰文交替地朗诵着她们的名字,当然在爸爸引导下,时而也会用汉语说花儿、叶子,这个时候爸爸要应声附和,如果爸爸没留意不吱声,她便会注视爸爸并大声复述,直到我回应为止。有时,她也会一遍遍重复某个词以呼唤偶遇人的回应,对那些回应女儿的偶遇者,我会即时心生感念。玩完的花朵与叶子,女儿都会交与爸爸保管,有时还会像抽查般的再次要回,当然最后还是要交回到爸爸手中,而我必须悉心收藏。至于什么时间扔掉,一般是若干天以后的下一次得到相同的物件,并获得女儿替换首肯的时候。其时被替换的花和叶早干枯得原貌尽失了。

女儿早就成为了爸爸的老师。是真的!首先是泰文字母,崽崽两岁多就全部认识了,至于英文字母就更早了。而且她特别喜欢教人认读,于是爸爸成了她当然的学生,只可惜爸爸到现在也不能交叉认读全部泰文字母,而女儿早已熟诵于心。在女儿的教学过程中,爸爸时有读错,女儿便会沉静下来,等待爸爸重读;如果依然不对,女儿会轻声复述,而不是大声提示——这迥异于没有书本时的即兴训练。因此当我随读后且女儿默不作声时,我会下意识地将头探过去,以便第一时间听清女儿发音纠正自己错误。我受教于女儿的不止泰文,还有英文,比如hexagon、octopus、ladybug等都是女儿教我的。

上月二十日晚上,女儿去Samitivej医院常规检查后回家的车里。妈妈前面开车,女儿和我坐在后面。女儿又拿出了数字板教爸爸认数——中、泰、英文巡回演练。在用英文教读21时,女儿读twenty-one,爸爸却迷迷糊糊地将泰文里1的发音植入进来,变成了20是英文发音,1是泰文发音,整个发音很像英文的28。女儿连续纠正四次,爸爸四次我行我素。我的小屁屁终于忍无可忍,义愤填膺地站立起来,吼向爸爸:twenty-one!并扬起小手以示抗议。爸爸一脸莫名其妙并满腹委屈,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可女儿罢教的态度毅然决然。

与崽崽相处时有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女儿常常让爸爸读泰文的卡通故事。每当此时,我总是歉疚地说:爸爸静下来一定好好学学泰文,然后给崽崽读。同样的话我已经说过N次了,但到现在仍只停留在能跟读泰文字母而已;相应地,爸爸妈妈读给崽崽的英文版《Peppa Goes Camping》,前边很多页面女儿已能读给人听。我们只是应女儿要求多次读给她,而不是教给她。哎——,父女咋就这么大差距呢!?

在小崽崽刚成胎时甚至之前,我是渴望添个儿子的。理由很简单——重男轻女,我孤家寡人南来泰国,当然希望留下男丁传宗接代。我甚至在วัดราชสิงขร里的观音像前发愿:生男敬献香资一千,生女五百。大概是三个多月的孕检时,最终确认是女孩,当时的心情倒也坦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崽崽的爷爷奶奶生前看到的四个孙辈尽为男丁,他们做梦都想有个孙女。因此,我曾然在观音像前的男千女半的香资俗念——或曰恶念,早就渐趋离析。到后来,随着预产期的临近,恶念最终崩塌瓦解。

女儿降生期间,我获准陪产,因此一定听见了女儿的第一声啼哭。可这一记忆却至今空白,概因当时精神高度紧张,屏蔽了外面的一切。虽然名曰陪产,但在医生进行剖腹手术这样的血腥操作时,我还是被请到了手术室外的走廊里坐下,而且是必须在专用椅子上坐下。可能是母体刀口小,而女儿相对体大,医护人员要用一种像铲子一样的器械撬动女儿身体以助其来到外面世界,我甚至听到了医护人员二次撬动发力的声音。其时我的心高悬于喉间,唯求女儿平安降生,曾苛望的聪明漂亮等念头,早飞到了九霄云外。终于真切地听到了女儿的啼哭。我被唤进室内,护士手捧满身羊水留痕的女儿向我示意时,我紧张得难于自抑,误以为是女儿身上长了什么斑点,便不停地问护士。我跟着护士走到斜对面的清洗室门口,又次被挡在走廊里。不过五六分钟,我却恍若隔年,直到我再被从被告席般的椅子上唤起,并被允许走进清洗室,看到清洗已毕,一脸红润,被裹在襁褓中,且哭声未止的崽崽时,我的心才慢慢开始松弛下来。护士把崽崽送到我面前,我轻柔且拘谨地将啼哭不歇的崽崽捧到面前端详——这是父女俩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不知该用多大力度合适,害怕稍不留意,就会碰痛她的肌肤。

若干天之后,当我跪拜在วัดราชสิงขร观音像前挥泪焚香、感恩忏悔时,心是虔诚的,更是敬畏的——这源自我曾经的恶俗想法对观世音菩萨的大不敬,源自我代受了女儿来自她亲生爸爸的曾然的无端轻视,尽管爸爸后来改变了观念,并正付诸行动纠正错误,但我依旧认为爸爸轻蔑女儿这件事情十恶不赦。

为迎接女儿到来,形式上我自身作了仓促的认真准备——除了皮鞋之外从里到外全新,且到目前为止也仅穿那一次。只可惜进入产房前,全部被要求换成了医院准备好的行头。所以到头来,仅剩当时医院配发的一次性帽子,还有一枚绝对是无意带在身上的十铢硬币,成为真正和我一起迎接女儿的珍藏品。

现实生活中,我对女儿可能是溺爱的。虽然我自己全然不知,但大多数人都这样认为,甚至包括崽崽的叔叔。这一点从崽崽自己的行为中似乎也可以得到旁证,在妈妈那儿得不到满足的事情,她会转而寻求爸爸解决,为此妈妈没少抱怨爸爸。小崽崽似乎也吃定了爸爸。比如游泳这件事。因为女儿恋水,下去就不想上来。于是,妈妈陪游时,便设定时间,下水前拿着手机跟崽崽说清楚,到什么时刻必须上来。尽管刚开始实施时,崽崽也会吭吭,但很快就都适应了。如果只有爸爸陪游,这套手段就不灵光了。虽然下水前没什么异样,但上水时崽崽会用一驴二哭的办法对付爸爸。因此时间总是一拖再拖。有一次爸爸实在没辙了,便道:爸爸走了!并当真走开四五米远。闻崽崽吭声戛然而止,爸爸回头望去,见崽崽正一次次规则地用手指沾着泳池中的水,然后送到嘴里吸吮——爸爸每次下水前都会叮嘱崽崽泳池的水不能喝。爸爸见状,快速回奔,停止了恶作剧的崽崽哈哈大笑……

女儿去医院找医生,爸爸很少陪同,怕爸爸添乱,特别是有扎针环节时。女儿因医痛哭大叫或因病无精打采时,爸爸真的是心如刀绞般的痛。每次走进医院,崽崽好像也特别地警觉,但凡爸爸在,总是让爸爸抱着,并把头深深地埋在爸爸的怀里。当女儿强行被妈妈抱进注射室,并不停地喊爸爸时,爸爸只能装聋作哑般地走向远处角落,痛楚地悄然流泪。
幼儿园的校长先是通过妈妈传话,再后来直接面谈爸爸:希望以后不要总抱着,让孩子自己走路。道理不缪,可老话不是说穷养儿子娇养女吗?女儿生来就该是给爸爸娇惯的。于是,我跟女儿约定:在幼儿园不要让爸爸抱,外面可以。妈妈听到了很是不高兴,但从女儿后来的表现来看,当初似乎真的听懂了爸爸的话。我常跟女儿说的一句话就是,女儿好好长,有爸爸什么都不用怕。我也一直在努力践行着。

该是女儿午睡的时间了。爸爸静静地平躺在床上,女儿也枕着爸爸的臂弯面朝爸爸乖巧地侧躺着,两只小手不停地摆弄着她玩具小鸡的翅膀和小嘴…… 突然,崽崽把左臂与左腿相继抬起放到爸爸身上。我侧目望去,见女儿双眼开始快速翕张,但翕张频率由快渐慢,且翕合时间越来越长,张开时间越来越短,没半分钟,女儿便悄然进入了甜美的梦乡。这是我生活中最最享受的时光掠影。

其实我早已体认到了调整自己育女言行的重要性,只是苦于心中在度的把控上的矛盾纠结,明知不该为,但看到女儿那般渴望,就心软了。女儿要快乐成长——爸爸就要尽可能地满足她的正当要求;女儿也要健康成长——培养她有良好的身体素质与思想行为,爸爸责无旁贷。无论如何,我得认真关注并努力扩张女儿未来没有爸爸时生活空间的快乐指数,而这完全取决于她脚下的路。在她尚不识道路的光明与昏暗、平坦与曲折、干爽与泥泞的当下,爸爸便是女儿当然的引路人。

常言道:三岁看老。女儿正在迈向三岁。崽崽!咱要把握时机,创造光鲜未来。你慢慢长,爸爸也慢慢地感悟我们间的相处之道。你已然丰富了爸爸的生活,你更将传承爸爸的生命,因此你的未来是你的,也是爸爸的,咱得携手呵护。
打心眼里感激你!我的小屁屁。只因你义无反顾地来到爸爸身边陪伴,爸爸也可藉以告慰你爷爷奶奶的在天之灵:我家有女!

爸爸会坚定地跟随在你的身旁或者身后,只要你侧转身或者回过头来,就一定会看到爸爸劳作的身影,那是爸爸在修葺仅供崽崽停泊的港湾。当爸爸形骸最终回归大地时,也一定会化作那棵你遮荫的大树,那座你背靠的大山。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