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0

石 榴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石 榴
莫凡

十年前有幸买了一栋三层七五的楼房(俗称商品楼),虽不是豪宅,但上可住家,下可办公,算是不错。或许受刘禹锡的陋室铭所影响,我一向重视生活环境,对吃香喝辣倒不感兴趣。在我看来,安逸舒适、宁静温馨的生活环境,确可调治日时为生活打拼而造成的辛苦与疲累。对人生的追求,我并没有什么野心或奢望,只求过得有品味即可。我认为,有品味的生活是精神价值的一种升华,并不一定需要金钱来雕砌,它超越尘世的浮华与庸俗。因此,营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让生活显得有品味是十分必要的,而养花种草是良好的生活环境中必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因此,在那栋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的楼房的阳台上,我种下了许多花草:有米兰、月季、玫瑰、海棠,也有石榴、报年红、九重葛等,虽谈不上奇花异卉,却也枝叶扶疏,生气盎然。

养花种草是一种花时间、费精力的差事。修枝剪叶、浇水施肥是十分讲究的,要不就难以展现出花草的另一种美——形态美。我种的花草虽不是名门望族,但我还是会悉心照料的,早晚必至,天天如是,而那些花草也很争气,不让我失望,长得枝繁叶茂,争奇斗艳,使偌大的阳台色香俱全,酣然如春。我种的花草虽多,但最让我喜欢的,还是那棵貌不惊人、却质朴品高的石榴了!

根据资料,石榴属落叶乔木或灌木,品种特別多,常见的栽培品种可分为果石榴和花石榴两大类。果石榴不但可以观赏,而且还可以食用,有将近七十个品种;花石榴主要以观花和赏果为主,按株形、花果及叶片的大小分为一般种和矮生種,而一般种属普通花石榴,有白石榴、红石榴、黃石榴等;石榴的果籽可以食用,晶瑩剔透,酸甜可口,它不仅含有丰富的糖份、维生素和苹果酸,而且还含有钙、磷、钾等矿物质,营养价值极高;石榴可谓全身是宝了,它的根、叶、花、果均可药用,有清热抑毒、止血解酒等功效。基于身边的品种有限,我种的是红石榴。

我之所以喜欢石榴,是因为它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被视为吉祥物,特別是在潮汕地区。我第一次真正地认识石榴,已是记不清在什么时候了,但我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的农村,那些画红绘绿、洋溢着喜气的眠床(睡床)、衣柜、屋梁和门龛,都能见到石榴的身影;还有,人们在举办结婚喜庆或出殡治丧的仪式时,也离不开石榴,总会折几根纳祥驱邪、避凶化吉,这种古老的风俗习惯,到现在还在流传着。据老前辈所说,之所以在眠床、屋梁等地方画上石榴,或在举办喜事、喪礼的仪式时折几根石榴,主要是讨个吉祥,寓意多子多孙、纳祥接福或消灾解难、百事无忌之意,难怪那些养花种草的,大都少不了种石榴。

我之所以喜欢石榴,并不只是因为它属于吉祥物和具有药用价值,更重要的是它还有着顽強的生命力。可不是么?记得在一次给花草施肥中,由于我下手过重,造成了许多花草被无辜毒死,而那棵石榴却还是叶青花红,安然无恙;还有一次是我离家远行,差不多要半个多月才回来,可阳台上那些没被肥料扼杀的花草该怎么办?泼水节期间曼谷的气候可不是闹着玩的,平均气温都在三十几度左右,这不要说半个多月,就是两天没浇水,那些花草的生命也会岌岌可危的。为此我曾伤透脑筋,担心那些花草会因脱水而死。没法,在临要出门的时候,我只好用塑膠袋装满水后放置在那些花盆上,让它们像打点滴般慢慢渗透,希望那些花草在烈阳下能意志坚强地撑到我回来。可是,当我远行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做法太幼稚了,那些花红叶绿的花草早已枝干叶枯、愤然离世了,唯独那棵貌不惊人的石榴还在那里坚挺着,成为我阳台上唯一生存的植物,尽管它已显得叶黃枝瘦、憔悴秃然。真的不可思议!相较于那些徒有外表却不耐寒热的奇花异卉,石榴的生命力不知要强多少倍,难怪古代许多文人墨客会吟诗作赋来描写它、赞美它,如苏轼的阮郎归、王安石的咏石榴花、李商隐的石榴、韩愈的榴花等,无不流露着诗人们惜榴的钟钟情怀。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石榴有正色,玉树真虛名⋯⋯读着诗,想着那棵活了下来的石榴,我陷入了沉思,从它的外表进入了它的内在⋯⋯

是的,经过生死考验,我对石榴的感情不觉加深,内心也不由然萌生了几分敬意!在它的身上,我彷彿看到了什么。人与人之间,如果少一分虛伪浮夸、自私自大,而多一分石榴的质朴踏实、不亢不卑的奉献精神,那这个社会,是不是更加温暖、更为和谐些呢?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