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霧中的是樂園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2

霧中的是樂園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榴梿畅想曲
林太深

我本老饕,尤喜榴梿,如猫儿爱鱼狗狗追腥般喜爱榴梿。年青时有一次竟然午饭停炊,以榴梿代饭连续三个月有余,落下了此后的脂肪肝,我无怨无悔,乐此不疲。

我真佩服先辈侨民,不受制于直译为土梿,而是经过文学加工为榴梿,榴梿留连,流连忘返,除了保持原来植物学上的属性外,还增加了文学元素,和流连引起的人间悲喜剧,剧中有陈世美,也有王宝钊。

在榴梿飘香季节,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又回到了千百年前,在一片苍凉榕树下,几个赤膊的青壮年操着潮语,准备为那有人说香,有人掩鼻的水果正名;一个说:有人说香、有人嫌臭,就叫香臭果吧。一个说:直译算了,就叫土梿,简单明瞭。一个说:不妥,人家还以为是从土里蹦出来一样。一个正在思索的人若有所思地说:形状像瘤,挂在树上,就叫瘤梿吧。既不伤谜母,也忠于原作。一个忙抢着说:病字壳,今后谁还敢吃这东西?那个正在沉思的人说:这名字好!只需把病壳改为木边,就叫榴梿。正合我等流连忘返之意,诸君以为如何?众人拍手通过。从此,这个有人爱极有人憎恶的南洋特产,名字就这样传开来,凡有华人居住且有出产榴梿的地方,都称之为榴梿。

每当榴梿上市,市井上总会流行二句话:当裤食榴梿或卖了纱笼吃榴梿。有钱人家当不在话下。穷人为吃榴梿需当裤或卖纱笼食榴梿。说明榴梿诱惑力之大,也说明此翻译的经典,唯美与传神。

关于榴梿传说,还有更夸张更匪夷所思的说法:说榴梿本是三保公的排泄物,其实,仅就外形及过熟气味而言,还有相处之处;若问许多趋之若鹜者,得出的结论却大相径庭,他们认为:这种寓言式的结论只寄托了六百年前流落海外的侨民对祖国使者的热盼和爱戴,自大明开始,只有永乐帝朱棣派天元号为旗舰的郑和舰队到访西洋以迄东菲,宣扬国威与国策,使海外侨民均感祖国强大,与有荣焉,为表达这种感情,他们遂将心爱之物,中泰人民的贡品呈上了灵台,献给了代表中华大地的郑和三保公,这是多么至诚,多么用心良苦!因为任何物质的价值,都表达不了他们的感情,唯有这种超物质的奉献,在泰国产的果实上贴上中华的标签且能长久地保存这种纪念。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现方法呢?我想起了此地有种风俗,百姓为表示对皇室和高僧的崇敬,将干净手帕铺在地上,让所尊敬的人物从上面踩过,然后视为圣物,珍以其藏。细想,在民俗学观点上,两者不也有着相类似和相通之处么?六百年前的传说至今,我们又该如何去珍惜去尊重呢?为了寻访这段故事的可信性,我又梦回当年汉字们的伊甸园,问问他们的看法。他们七嘴八舌地说:都是这般说法:三保公蹲在岸上如厕,排泄物挂在树枝上,便成了后来的榴梿。另一个说:其实,榴梿早就有了,只是为了表彰郑和功勋,如教会泰国人烧制陶瓷和推广农作物种植等等,便把一个时代的功劳都寄予在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身上,历史上莫不如此。细看正是当年对榴梿一词拍板定案之人。我顿然明白:村野乡间,原来藏着不少有学问的人。真谓藏龙卧虎!

在榴梿的传说中,还饱含着当年华侨的泪水和辛酸,初来乍到的新唐,经过加倍的奋斗努力,数年之后略有小成,午夜梦回,被冷衾寒,生活既乏人照料,事业也缺个帮手,于是,动了重娶之心。明知对不住唐山发妻,奈何关山阻隔,过番岂是易事?于是每月家批照寄,归期却总支支吾吾,有时甚至用流连忘返的故事胡诌一翻,等到有乡人回乡,谎言才被戳破。生米已成熟饭,由不得你说不。于是百年之后,社会上创新了一个名词:暹配,以有别于唐山由父母主婚的草头结发:原配。

市井上传说榴梿为百果之王,为什么?

我认为:从外表看:雄霸霸尖刺刺的个头往地里一站,就够让人打寒噤了。中国十八般武艺中就有外表与之相似的武器,有谁敢敌敢惹?

从内容看:它的美味,征服了东西南北客;对不喜欢它的人,同样也征服了东西南北客。爱者羡其香,恶者憎其臭。两极分化严重,谁能比?谁可比!

假如果中有大赛,争武林至尊。可以断定,武林至尊,非榴梿莫属!
榴梿,无疑是泰国的一张名片!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3
More in this category: « 石 榴 学诗 杨玲 »